什麼是「特殊性關係」?

文/田英奇

一次性用品_網路圖片先開一個玩笑。話說大陸有些人英文很爛,所以鬧了不少笑話,其中之一就是左邊這張照片。所謂「一次性用品」,就是我們台灣通稱的「拋棄式」用品,比如隱形眼鏡,內褲,餐具等等。如果按照「一次性」來翻譯,應該翻成one-time-use,如果如圖上所示,翻成a time sex,就鬧了大笑話──除非它賣的是保險套,因為大概不會有人重複使用。

好了,我們言歸正傳,請問「特殊性關係」是什麼?我看(電視、網路)半天,始終就是沒有人(敢)挑明了講,那就讓我來做這件笨差事。如果玩文字技巧,「特殊性關係」可以解釋成「特殊的性關係」,或是「特殊性的關係」;上回金溥聰提告,這次柯文哲拍桌,大約都是認為講這話的人在隱射第一種解釋。但是誰說「特殊性關係」不能比照「一次性用品」,強調其「特殊性」?比如、蔡英文當年為李登輝設計的「特殊國與國關係」,如果改成「特殊性國與國關係」,似也未嘗不可。當然用這樣曖昧的用語來講別人,格調實在不高,這也是始作俑者馮光遠,以及引述者徐弘庭被人批評的原因。

然而,解釋成「特殊的性關係」,如果細細研究這裡面的含意與意義,我們會發現問題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既然云「特殊」,自是有別於「一般」,而後者意味的,自然是一男一女你情我願的性關係。但是,所謂特殊是什麼?廣義來講,若有別於「一般」,那麼「特殊」包含的可多了──當然包括同性戀在內。問題是,同性戀的觀念在今天不但不是禁忌,而已經是多半人可以接受(雖不一定贊成)的觀念,甚至是(某些人)一種前衛,時髦的表徵。現在哪一個台面上的人膽敢說同性戀大逆不道,甚至只是表示一點點不同的意見,勢必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請看去年初郭采潔的例子,可知一二。

那麼你會問,金溥聰為什麼要告馮光遠?請看馮光遠臉書的原文:

金溥聰跟馬英九這一對有著特殊性關係的「密友」,終於要在立法院,公開面對大家對他們兩個是同性戀伴侶的質詢,這應該是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之後始料未及的事情吧。

很明顯的,馮光遠所說的,自然馬金兩人是同性戀,金溥聰之所以提告,是要說明「這不是事實」。但問題是碰上恐龍法官,居然說「馮指的「特殊性關係」是形容馬、金兩人交情密切,非指同性性向」──除了睜眼說瞎話之外,我實在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好在這官司還可以上訴,我們等著看這事情的發展。

不過無論如何,台北地院一審是判無罪了,因此我們回頭來看徐弘庭,他是怎麼說的:

「你袒護戴季全這件事情,已經超乎了所有台北市民的常識。我真的講,馮光遠有一天會講,你跟戴季全有特殊性關係。」

徐弘庭是不是在玩文字遊戲,指的是上面說的「特殊性的關係」?我想不是,那麼當然是藉著馮光遠的話,說「有一天」「馮光遠」會講柯戴兩人是「有著特殊性關係的密友」。

市議員徐弘庭引用馮光遠馬金特殊性關係論諷柯護戴過度_華視新聞

市議員徐弘庭引用時代力量/作家馮光遠「馬金特性關係論」諷刺市長柯文哲過度坦護悠遊卡董事長戴季全,引發爭議。(圖片來源:華視新聞。若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好了,請問柯p在暴怒什麼?他說他不能接受這一種「人身攻擊」──這對嗎?你可以說,我和戴季全沒有「特殊性關係」,議員引用馮光遠所言不是事實,也就是說,我柯文哲不是同性戀。但問題是,柯p怒到以拳捶桌,聽說還血壓升高,顯然認為人家隱射他是同性戀,對他是一種「人身攻擊」──這什麼意思?這不是明明白白的表示,柯文哲瞧不起同性戀,自己被說成同性戀是對他的侮辱?

當然,也可以,柯文哲當然可以瞧不起同性戀,那是他的自由。我作此文,只是點出來,若是拿出來細細檢驗,你會發現許多人表面上言行,骨子裡卻代表更深一層的含意呢!柯文哲如果身體還好,應該再暴怒捶桌幾次給我們看,因為馮光遠已經跳出來自承,跟柯文哲有「特殊性關係」的,應該是我(馮光遠)。天呀!馮光遠既然是「發明人」,自然有「原始定義權」,因此按照馮光遠的定義,只要是柯文哲送過「中堂」的人,都可能和柯文哲有「特殊性關係」──包括蔡英文、洪秀柱、宋楚瑜………這還不告?議員有免責權,馮光遠可沒有,柯文哲呀,「告他!告他!」!

  • Milk369

    你太看得起柯文哲了!
    他IQ高,不代表他有常識。

    就算馮光遠已經清楚說明「特殊性關係」是指兩個是同性戀伴侶的關係。
    恐龍法官還是判定「特殊性關係」是形容交情密切,非指同性性向。

    為何前次徐弘庭用「特殊性關係」行容柯文哲與洪智坤時,柯文哲還笑嘻嘻地,但這次卻在議會打鼓?
    因為洪智坤扯不上『性』這檔事,但戴季全可是跟『性』有著深厚的關係。
    所以柯文哲真的只是因為恐龍法官說的,形容兩人交情密切的「特殊性關係」而生氣嗎?
    當然不是,真實原因應該是因為戴季全跟『性』有著『特殊關係』,柯文哲因此羞愧轉生氣。

    總言之;徐弘庭用語與意思,其實已經經過法院的恐龍認證過了,柯文哲真是沒常識,這有何好氣!

    • 田英奇

      老兄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上回他笑嘻嘻,這回他那麼生氣?

      董智森判斷:柯文哲是裝的,他的目的是轉移焦點。

      柯文哲很聰明的,但是這種聰明人當市長,就是台北的災難。

      • Milk369

        再聰明,都沒有誠實以對來的好!
        謊言讓人失信,且永不翻身。

        台灣的政治有綠光加持,配合恐龍認證,誠實似乎是狗屁。

        但記得,政治可以如此無是非,那政治以外呢?
        國內可以鄉愿,國際上誰又是白痴?

        • 田英奇

          這些人,聰明到可以忘記誠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