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與小黑之死

作者:谷百合

我家附近有個社會的死角,曾發生過命案也是街友熱愛的棲身處所。

幾年前有位嗜酒的街友開始在這裏定居,有工上工沒工酒空。他定居不久後收留了一隻流浪狗,全身黑的發亮又乖巧,常跟著小學生上下學的腳步四處逛,自然而然地就被命名為小黑。而這位街友本性善良也熱心,常會關心上下學的孩子過馬路的安危,因此毫無違和地的融入了在地的生活。

某天,學校的孩子瘋傳小黑出車禍快死了。在好奇之下多看小黑幾眼,發現小黑似乎跛腳了,但活力十足。兩天後,突然發現有不明人士在陸橋下詭異的活動,並且一天出現好幾次。詢問孩子後得知有人通報動保團體,表示街友虐狗導致小黑生命垂危,因此動保人士準備搶救小黑,街友也被帶回警局詢問。可惜的是隔天便聽聞小黑的死訊,唯一安慰的是有善心人士為他送終,讓他在溫暖中走完最後一程。而在通報社會局後,街友也因不符安置規定又再次流浪街頭。

一切又回到昔日的平靜,常看到巡邏警力至陸橋下關心這位酒空的街友,也有下班後的警察會多看他的睡處,若人在就會多跟他聊幾句詢問他的近況。然而更令人好奇的是,總不見社工身影。

日子就這麼相安無事平靜的過了幾週。

就在一個寒流來襲的清晨,警方接獲里民通報,有人陳屍在鐵路旁的一座極小的佛像前,發現時已全身僵硬。警方獲報後趕至現場,確認這具大體就是定居在陸橋下的街友且已死亡多時。他的生命就這麼消逝在無聲無息中,最後由善心禮儀社為他處理後事。

在社工極盡所能謾罵警察的今日,我回想起那些身著警察制服卻盡社工之職的警察,更感嘆街友與小黑截然不同的命運。是否在當今社會中,當小黑是種幸福與幸運呢?

  • Milk369

    不能這樣寫文章暗諷社工,他們正努力與毒販培養信任的感情,街友又不販毒,管他做什麼?

  • Panda Huang

    我是支持警察的!! 如果沒有逮捕那對販毒夫妻,不知道還有多少家庭要遭殃!

  • Panda Huang

    哪裡暗諷義工? 只是陳述事實罷了。義工的心會不會太脆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