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史上最平庸」而誠實充滿勇氣的總統

Grover Cleveland_圖片來源白宮

克里夫蘭(S. Grover Cleveland)。圖片來源:白宮。

如果今天是克里夫蘭(S. Grover Cleveland)重生,並與川普一起競選美國總統,而我們是美國人,我們會選誰?

我想絕大多數人不會馬上作決定,而是會先問:誰是克里夫蘭?

克里夫蘭是美國史上唯一一位當過兩任不連續屆期的總統(第22任與第24任),而且還是美國史上動用國會法案否決權第二多的總統(第一多是羅斯福,但羅斯福當了三任總統;而克里夫蘭光第一任內動用否決權的次數,就比他之前21任總統的總和還要多一倍)。

另外,克里夫蘭在第一次就任美國總統時,她的夫人只有21歲,因此是史上最年輕的第一夫人。克里夫蘭就任時仍是單身漢,因此最初是由他的妹妹入住白宮,擔 任「白宮女主人」的角色。其後才由朋友介紹,迎娶了一個年輕女學生為妻,並成為美國史上唯一一個於白宮舉行婚禮的總統)。

克里夫蘭不僅是美國史上少數能有兩度勝選紀錄的總統之一,他更是第一個面臨「要不要挑戰第三任總統」考驗者。因為克里夫蘭的兩任任期並不連續,因此根據憲法,他可以繼續參選第25任總統;可惜他選擇不要創造這種憲政前例,而甘心退休。

再另外,克里夫蘭也是美國史上第一個在攝影鏡頭前留下影片畫面的總統。

儘管聚集了這麼多歷史上的紀錄,但對於大多數美國人而言,克里夫蘭卻是最平庸(即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壞)的總統(甚至不一定是之一)。大部分美國人對克里夫蘭的記憶,就是「那個因為性侵女性而有私生子的總統嘛」(雖然性侵云云應該只是政敵的惡意抹黑)!

但克里夫蘭作得很爛嗎?其實也不是。他在黨政機器(The machine)主導一切的腐敗風氣中上台,但卻拒絕任用裙帶私人,也不刻意開除聯邦政府的前朝人馬;他甚至削減部門的人士編制,以縮小聯邦政府的規模。(但這就把他的同黨人士氣得牙癢癢的)

他在第一任內就大力協助美國海軍轉型為現代軍隊,並且成功地廢止了許多品質惡劣的軍事設施建造合約。他也大力整頓各種政府與私人企業關於鐵路開發的合約, 以收回許多被鐵路開發商侵吞的廣大西部土地。(如果看過美劇《地獄之輪》,就知道當時鐵路開發者是如何通過丈量優勢以及規劃路線權而大發土地財)

此外,克里夫蘭的第二任初期適逢嚴重的經濟衰退(而這不是他的錯,因為他在第二任當選前的四年內都只是卸任元首),而他也大膽地進行了貨幣改革(放棄銀本 位)與關稅改革(阻擋了要求提高關稅保護門檻的壓力,甚至反而降低了些許關稅,以鼓勵自由貿易);雖然大衰退的趨勢並沒有因此而完全停止,而且克里夫蘭也 因此蒙受政敵猛烈的攻擊,但克里夫蘭敢於向龐大的利益集團與權貴人士說「不!」的行為,讓歷史學家承認他確實如第一任競選時的競選文宣般所言:「他是最誠 實的總統!」

最重要的是:他開始修正了美國原本基於昭昭天命而發展出來的擴張與侵略主義。儘管他仍然持有當時主流的種族主義偏見,但他連續否決了幾次國會主張的帝國主義性質的海外擴張行動提案。

一個誠實,且充滿勇氣的總統,最後卻只落得「史上最平庸」的稱號。這到底說明了什麼呢?

也許,它說明了政治終究是高明的騙術,所以不是道德高尚的人可以玩的遊戲。

但也許,它說明了美國社會逐漸的庸俗化,導致了政治變成了綜藝場,而只有那些“能讓選民留下鮮明特色”的政客才能出頭。

無論如何,我相信不是只有我們會問「誰是克里夫蘭?」這種問題。如果真是讓美國人民在克里夫蘭與川普中作選擇,大部分的美國人也會先問「誰是克里夫蘭?」

 

  • Milk369

    克里夫蘭平不平庸先不說,他至少有除弊。
    很多時候『除弊』比『興利』重要,但也辛苦。
    台灣的政客只知『興利』,沒人『除弊』,結果就是滿天飛得都是『利』,地裡埋的都是『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