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民主、人道、人權、和平、自由、實踐與公民等詐騙集團

概念(concept)和生命(life)之間,永遠會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一輕一重,一虛一實,兩者無法放在天平兩端衡量,更不用說等量其觀視為同一。當兩者離得越遠,當話語越是說得天花亂墜,生命便越說越遠。

概念既是人為,就如維根斯坦所說,它既然可以被建構,就能被解構;一種 “語言遊戲” 既然可以這樣玩,就必然也能那樣玩,它從來都不是什麼亙古不變的絕對價值。
一個概念,除了合法使用,自然也能誤用、濫用;即便是一道溫馨十足的和平命題,事實上卻很可能充滿血腥齷齪;所謂飛彈未至,概念先行。電影 “教父” 裏頭有句台詞說,”經濟是一把槍,而政治只是讓你知道何時應扣下扳機”。我倒還覺得經濟與政治之外,還有個更為基礎的東西,就是語言,或說概念。藉著謊言或語言、概念的濫用與誤用,制敵於無形之中。自從有了所謂民主之後,正確地說是有了某種毫無內在意義與價值的投票制度之後,這個島,每天就是在玩這一套概念戰,無所不用其極;卑鄙者註定取得無往不利的通行證。

柯波拉拍完 “教父” 後,還拍了一部以越戰為背景的 “現代啟示錄”。很多人說這是反戰電影,但科波拉說 “不是,我並不反戰,我只是反對謊言”。

市面上,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點利益,照樣充滿詐欺,更不用說以政治權力為核心的巨大暴利,自然更是詐騙集團橫行。島內如此,島外依然。朱高正有句名言,”政治是最高明的騙術”。當他誠實說出這項基本事實時,反倒引來群眾撻伐。

過去幾十年來,民主、人道、人權、和平、自由、實踐與公民等等等,基本上就是這一整套政治騙術的核心概念。凡是被以美國為首的詐騙集團給 “人道” 過、給 “民主輸出”、給 “維護和平” 過的國家,毫無例外地全部淪為人間煉獄。這些話,所涉事實如此明顯,理應一聽就懂,但卻不然。

生病很容易,但要研究與治療一個疾病卻極其艱難。就好像一道數學題目,隨便亂答一通很容易,但要讓他理解應該怎麼作答卻非常難。每當講到第一課,我一下便辭窮,沒法再講下去了。這門課太難上。這樣的困難並不光是智能上的 (intellectual),同時也是道德上與美學上的;智能之事易學難懂,美學之事卻連教與學似乎都不可能。你如何可能讓一個人把他原本眼中的帥哥美女,重新用不同的美學眼光,看成一個醜八怪?反之亦然。你如何可能讓一個人原本厭惡鄙視的人事物,變成他所傾心仰慕的對象?我跟你說,維根斯坦的一生著作,幾乎就全在講這件事,簡單說就是究竟有沒有可能有 “傳道” 這回事。我能在智能上傳授給你某個概念,但我如何可能傳授給你一種截然不同的美感、一種重新看待世界的眼光?

10574322_669379023149936_7480708468121422659_n

公民1985行動聯盟:年輕人不出來乾脆跳海自殺 圖片來源:死猴囝仔養成記

曾幾何時,民主、人道、人權、和平、自由、實踐與公民等等這些原本良善的概念,變得如此低能齷齪,不堪聞問;不光藉以行騙,同時也藉以表忠貞、表思想純正。這年頭,誰要是講起這些,並以之為標榜的,我敢說,此人八成是個混蛋,要不就是頭腦不清的傻蛋。前些日子,有人拿我的一位舊識的文章給我看,該文章巍巍峨峨裝腔作勢猛吊書袋地讚美什麼圓仔花佔領立法院的偉大反抗精神。我只看了一秒鐘就沒看,因為我實在不想對人性有太多的真實理解。此人性格溫馴,投合體制,對任何主流勢力向來是乖到不能再乖的一個人,如今卻威武英勇地 “反抗” 國民黨,威武英勇地講起民主自由的理想什麼的,甚至還一臉肅穆地扯到什麼鄭南榕,實在是猥瑣透了頂。

最近忙著在高雄找房子,想逃離台南這種完全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幾個月來,看了許多房子。除了房子本身的狀況,外在環境各種因素當然也是主要的考量。你一定會考量交通便利狀況、吃住乾淨與否、鄰居素質、文化活動、自然景觀、空氣、水源等等等。你一定是朝這些方向去考慮,應該沒有人找房子的首要關注是名稱問題,應該沒有人堅決不肯住萬惡的中正路與中山路,而只肯住在南榕巷或三太子路;應該也沒有人會首要考慮該鄉里的鄉里民大會是否定期召開,是否尊奉民主真神,是否一人一票普選產生里民代表;應該也沒有人會覺得為了追求鄉里大會一人一票的普選制度,搞得整個鄉里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姦殺擄掠無日無之是一樁感人的美事而趕緊搬進去共襄盛舉。

我們在處理切身相關的日常事務時都很正常,知道生命為何物,知道如何衡量人事物的真實意義與價值,可是,一碰到政治就完全走樣完全瘋狂了,任由人洗腦。詐騙集團幾乎可以完全左右他的一切思維,乃至灌輸他所要說出的一切話語,分毫不差,比我的電腦還聽話。詐騙集團要他恨誰,他就會恨得咬牙切齒;詐騙集團要他仰慕誰,他就會把他當成神一般仰慕愛戴;詐騙集團要他以某種特定的方式關注某個人事物,他就會分毫不差地以某個特定的方式關注某個人事物;詐騙集團要他在某個時刻對某種人事物沸騰,他就會馬上沸騰給你看,乖得跟茶壺一樣。

古今中外,古往今來,我對各種不可思議的人事物略有見聞,很難想像一個島,五十年前封閉得跟蛤蠣一樣密不通風,五十年後竟然更是變本加厲地愚昧與瘋狂。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