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大戰,誰是青年公敵?

巢運睡帝寶2_中時電子報

巢運團隊發起夜宿帝寶活動。年青人高舉「滅金權、爭公平」標語。(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若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文/路仁教授

蔡英文端出「20萬戶社會住宅」這道菜,色香味俱全,想引誘青年的心,有些人蠢動,有些人卻憶起,柯文哲曾說要煮「5萬戶社會住宅」這道菜,上任後卻端來一道空心菜,於是興奮轉失望。

青年受無屋之苦,選前曾到帝寶前紮營,將矛頭射向樓上住戶。但歐美富人愛住獨棟豪宅,有天有地有花園,他們多住一坪、青年便少一坪;台灣卻流行大樓豪宅,向天空借空間,影響居住權有限,無屋禍首應是土地炒作財團。

但炒作土地有風險,像如今房市低迷,囤積空屋得繳「囤屋稅」,受不了只能降價、便宜賣青年。柯文哲上任卻大降囤屋稅,讓財團可以繼續囤屋,而市庫流失稅收後,更無經費蓋青年住宅。

「別討好建商、忘了青年支持,」青年到市府前抗議。但柯文哲出線關鍵,卻不是青年吶喊,而是因為先打贏「綠營初選整合」的關鍵戰。在該戰役中,幫柯打敗姚文智的,是老式電話民調數字。

「市長支持誰?」接電話的並非青年手機族,而是在家優閒,日夜坐沙發的太太、阿嬤等電視族,於接話瞬間,將電視常播名字隨口說出。柯文哲的恩人,是下媒體麻醉藥的大亨,而他們也多是土地財團大亨。柯文哲當選後,自然降稅以投桃報李。

巢運為抗議高房價夜宿帝寶_好房網

巢運為抗議高房價夜宿帝寶。(圖片來源:好房網。如侵權請告知刪除。)

青年前仆後繼上街,吶喊學貸太重、學用落差、起薪不佳、工作過勞、房價太高…但最後也會發現,意見被淹沒,因為在藍綠對峙的台灣,出線關鍵戰是政黨初選,而青年連投一票的權力也沒。

「打破階級,替青年人找出路,」蔡主席說,但她卻於2008年接民進黨主席後,引進「世界獨一」老式電話民調,讓青年在民主政治中,成為比無產階級更慘的「無聲階級」,讓解嚴後常為勞動、青年階級發聲的民進黨,晉升為壓迫者的一員。

過去民進黨,也從不敢像蔡「躺著選」到明目張膽,於全國辦每人五萬元的豪華募款餐會,將無錢青年隔絕於餐廳外,將財團老闆、黨工、地方勢力連結於餐廳內,惡化社會的貧富階級。

巢運睡帝寶_加拿大華人網

「巢運睡帝寶」活動。(圖片來源:加拿大華人網。若侵權請告知刪除)

走筆之此,還相信蔡會破除階級者,請Google 蔡英文、祖墳,看在台北青潭水源區山上,她父親那花上億、佔地上千坪的祖墳。再想想看,連祖墳都在搞階級的人,當總統後會想彎下腰,關心活著的青年有無房子住嗎?青年請想想,別跟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