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外海軍相比不同工更不同酬!

文/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11080840_853654458065512_4985791057646434413_o有時聽那些霉體、名嘴、立委們講話,真是氣結,電視上有則報導,說我們只是“綠水海軍”,不能與老美的“藍水海軍”相比,他們是大洋艦隊,一出港數月半載,我們頂多二個月,還有人說兩者是“不同工却同酬”….。

針對這點,我必須為海軍再說幾句話:

一、先從是否「同酬」來看:
依日前有篇報導"美國軍人收入高、待遇好,各類補助有140多項 ”乙文網站上所提,以一個美國海軍上校為例,年薪從最低11.7萬至最高15.3萬美元(還不包括比我們多更多的軍人、軍退、就業與眷屬福利),大概折合 新台幣每月31.8萬至41.6萬元,然而我們多少?以一位作戰艦上校艦長為例,就我退伍前迄今已逾五年仍未調餉來推算,上校最高12級大約9.8萬/每 月,最資淺上校可能在7萬上下(均未扣健保及其他副食費等雜支),尚不及人家老美的1/5到1/4,若加上海勤加給,頂多2萬,也不能與人相比擬,何來 “同酬”之說?……

甚至國內航運業界商船船長薪資更高,大概月薪高達新台幣50至60萬元之間,你去問看看,一艘漁船捕漁回來能賺多少錢?一艘遊艇租出去多久可以回本?同樣 都在海上跑的,海軍真是廉價勞工,特別是現在的艦長,旣要帶兵,又必須承擔一艘船上數百人的生命安危風險(商船也不過十幾,二十人),負全艦軍紀、演訓與 人命成敗之責,但動不動就要被小兵亂告,亂反映(例如這次紀德級艦釣魚風波),動不動可能立刻被長官拔掉(比柯P還狠而且頻率很高),連回家都是件奢侈的 事,船上官兵已不像從前義務役三年兵那樣精實,現在官不官、兵不兵,原來的老常備士官幾已絕跡(國中保送之聯招即招考生,忠誠度最佳,筆者即海軍士校聯招 13期),技術菁英没有了,很多艦長每天都提心吊膽,航行期間隨時都得守在駕駛台上,完全不如以往艦長威風凜凜的氣勢。

二、就「不同工」方面探討:
我國海軍當然不同於美國海軍經常在世界各國海域航行,頂多也只是一年一度的敦睦遠航,但霉體、名嘴、立委們孰不知,“在岸上跑的,搞不清楚在水裡游的”, “在陸地上行走的,搞不清楚在海裡跑的”,外行凌駕專業,全靠一張嘴。海軍只要在船上,隨時都得待命,哪怕是休假在家,都得隨時接到通知立刻回船執行戰備任務或出海,待命不是你想像那麼輕鬆,在艦艇上,不是讓你每天睡大頭覺不做事。

我曾在基隆擔任搜救待命艦,有長達半年没回家,每天頂多只能在半小時方圓範圍内走動、洽公(有救難任務30分鐘内要出港),隨時緊張兮兮的,每天生活在船上,縱使不開船,反而比實際在海上航行還累,我兒今年去當兵,服義務役,在成功級艦上,他說:“我寧可開船,沒有岸上靠碼頭那麼多雜事煩人,要集合、要點名、要派工、要岸訓、要出公差、要敲鐵鏽、要油漆、要保養裝備、要梯口值更、要處理一堆行政工作……,海上航行反而時間過得快,只是輪班、值更,除非操演,否則下了更以後,根本没事。”……他說,我喜歡開船。

什麼是“不同工”?……大家都是住在船上,在海上生活,隨時待命開船,都是在海上跑的,無論遠洋、近海,都是討海人,都在船上,都得待命,都要辛苦勤勞工 作,有什麼差別?不懂海上跑的,只有外行人才講得出那種酸可殺人的話,何況台灣海峽惡浪世界知名,海象瞬息萬變,風浪甚大,自古白山黑水、唐山過台 灣,1905年日俄海戰,俄國艦隊從波羅的海出發,歷經18000浬(航海人都用浬、碼來計算距離,以節來推算速度,即每小時多少浬?而不是公里,霉體常亂報,外行)遠征東亞,疲憊之餘再加上台灣海峽惡浪,難怪輸得奇慘,日本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的艦隊以逸待勞,大獲全勝,台灣海峽的風浪,也可說居功不小 呢。

飛揚軍事

(圖片來源:飛揚軍事。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美國海軍船大且穩,福利極好,吃好、住好、睡好,航母上更有郵局、百貨公司、超市、理髮廳、SPA…,一應俱全,大洋航行多半風平浪靜,還能烤肉、釣 魚、日光浴,没有台灣人的小鼻小眼,没有一堆機機歪歪的霉體、名嘴、立委、爆料小兵(可能一個小兵就可幹掉一個艦長),你說我們和美國同不同工?若叫老美來幹中華民國海軍,乘坐那狹窄得可憐的老軍艦,甚至有的年紀已快80歲的老船,在如此惡浪的台灣海峽航行,你說老美會幹嗎?鐵定不幹,你說同工不同工?是不同工啊,而且更苦更累,更没尊嚴!

我們在社會上常說要“同工同酬,待遇均等”,特別是勞工,但當你是個軍人,失去自由,不能時時刻刻見到親人,不能與親人朝夕相聚,隨時必須冒險救災救難, 隨時可能立刻失去生命(憲法賦予軍人死亡義務,唯軍人獨有),把一輩子青春奉獻給國家,叫你當30年的這樣的軍人,不能做這不能做那,綁手礙脚,你願不願 意?就像我前面講的老美,你願不願意幹中華民國海軍?當然不幹,苦啊!尤其那冬防的惡浪,任誰都打寒噤。以前人當三年兵都喊苦,我兒才當10個月的義務役士兵在船上,也喊苦,我這當了30幾年的老海軍,從小兵到老上校,長年離鄉背景,海上流浪漂泊,我是他父親,在他小時候我久久才回家一次,他嚇得躲得遠遠,不認識我這個軍人父親,我,又情何以堪?軍人眷屬何其偉大,退了伍還能維持一個完整的家,也真不容易。

1982年英阿福島戰爭,【競技神】號航母甲板上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英軍

1982年英阿福島戰爭,【競技神】號航母甲板上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英軍。

台灣人啊,別小鼻子小眼睛了,連海軍利用任務空檔釣個魚也不行,中秋節烤肉也要禁,不能上網、不能肆意滑手機、不能在營區喝酒、不能打電動、不能出入聲色場所、不能穿軍服買飲料、買便當、買麥當勞、吃早餐、因為阿帕契連艦慶懇親會也不准家屬拍照……,下次請蘊釀可不可以端午節不准吃肉粽(殺生傷胃),過年不准發紅包,放鞭炮(聽說除夕夜準零點的軍艦拉汽笛一分鐘的傳統也被禁了),元宵節不准吃元宵……,這台灣人也愈來愈没人情味了,長官啊,為了保命、保官位,請儘量隨霉體起舞,禁來禁去,禁到連官兵士氣都没了,這軍紀有更好嗎?戰力有更強嗎?您們難道没聽到那基層怨聲載道的聲音?那失落已久的軍人魂、那風骨,哪裡去了?

  • 在領導統御學裡面,有一則理論叫“通權達變”, 商鞅相秦「治世不一道,使國不必古」,故而變法維新,富國強兵,使秦得以一統六國;現代的管理科學則強調「權變管理」(contingent management),認為組織之領導者,不可拘泥於僵化的制度與過時的思想,當因應時代、環境、潮流的變遷,權衡法、理、情,面對不同的個案(case by case),調整出適切的步伐,方能創建可大可久的組織。
  • 但權變的前提,則必基於適切的「授權」(delegation of power),即上級單位依法定程序,將權限授與下級單位,令其能獨立作業,避免困擾,更不必凡事請示,延宕時機。巴頓將軍說:「所有成功的指揮官,都是有個性的人,有些需要督促,有些需要暗示;但幾乎沒有幾個需要約束的。」;由此當可瞭解,適當的授權,對連隊管理或作戰指揮,當有其「正向功能」(eufunction)。
  • (以上二段摘錄自國立成功大學【領導統御的研究與涵義】,如附註2)

釣不釣魚,何必規範或者納入準則,就照樣授權給各艦長去決定,也只有他們知道官兵士氣何時該提振?什麼時候可以釣魚?連這種小事都約束,將來打仗,如何擔當重任?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海上更是如此。

為什麼不學學大海的胸襟?學學老美的安然自若、幽默、對國家的忠誠榮譽與對軍人的無比尊崇?……“兵魂銷盡國魂空”(梁啟超飲冰室全集詩),要國軍精實壯 大,堅實戰備,保衛台灣,穩定經濟,百姓能夠安和樂利,讓中華民國、讓台灣生存,也該把國軍當人看,請尊重他們,給他們在精神緊繃、疲憊之餘,也能有輕鬆 活潑的一面,士氣才能提升,戰力才能發揚,也才會有人願意來當兵,軍人不是死板板的聖人,也是血肉之軀,有血有淚,也需要國人,家人的全力支持,且讓他們安心服役,專心訓練,充滿信心來保國衛民,才是你我之福,別太苛責,請為國軍加油!

 

(2015.10.22以上由黎樵撰筆)

  • ACE

    講了一堆屁話,為何我要說這事屁話!?因為,小時不讀書,長大當立委、名嘴、記者。你對這些人講道理,就如同脫褲子放屁,抑或是拿肉包子打狗。

  • Shang

    原諒它們吧!!! 今天新聞不努力,明天努力找新聞…..

  • 賴伯儒

    都不知道台灣三軍有何用,乾脆廢除好了,浪費資源沒作為,連被菲律賓欺負,屁都不敢放,還要跟別人比薪水,笑死人。

  • 林永清

    這位退伍軍人,無人能夠強迫你當中華民國海軍吧!只恨你不生在USA?無格之武夫

  • 球太滑

    50 60萬的商船船長 那家公司 ?
    我是商船船員 從沒聽過台灣船員有此行情。
    2 中華民國海軍想跟美國海軍比?
    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
    3讓海軍丟臉的正是海軍的高階軍官
    該不會忘了尹清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