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什麼九二共識了,你聽過一五嗎?

文/黃國樑

有人問我為何習馬會後馬英九記者會,我向馬英九總統提問的問題是「九二共識」是否可改為「一五共識」?

我稍作解釋。「九二共識」是一九九二年香港會談中,一個為了事務性商談必須解決的政治性前提,而進行的探討,雙方僅由彼此政府授權團體的一個處長級人物負責。

加上,它的目的並不是全面解決兩岸政治定位,而主要是針對當時的事務性層次的協商議題,必須先對政治前提作出一個定位上的釐清,言明彼此是在「一個中國」的認知下進行協商的。因雙方對「一中」的內涵定義不同,於是有所爭執,在香港會談中並未解決,最後是稍後於函電中,海協會接受了海基會的提議,不在書面文字上敘明,而可以各自用「口頭聲明」方式表達。

這可以看出這個共識始終是限於「事務性協商」的,並不涉及其他領域的互動,包括更廣泛的協商或是深層的交流,並不當成這些互動的前提。也就是說,「九二共 識」嚴格而言,是有侷限性階段性的,就算其後不斷在連胡會後新聞公報上載明,也在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報告中被首度寫入,成為中共黨內認可的正式政治語彙,增潤了它的重要性,卻仍有先天上的瑕疵。

馬習會_法新社圖片

馬習會。於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圖片來源:法新社)

而馬習會上,馬與習都對「一個中國」進行了闡述,並且達到了一個頗為相融的共識程度,卻仍回溯九二年那個由許惠祐與周寧,與後來雙方函電的層次,以「鞏固九二共識」作為雙方的一致性見解,反而貶低與抹除了這次習馬會的政治高度與性質。

兩位領導人都談論了「一個中國」原則,也都強調了一中原則並不是「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與「台灣獨立」,亦即,「一個中國」原則意味著:兩岸雖對於「中國」的代表權有所爭執,但世上仍只有一個中國,中國之主權迄今沒有分割是具有共識的。

所謂的「各表」,意謂雙方皆對世界宣稱已方代表中國,即,你雖表述為PRC自認代表中國,但我並不以為然,雙方,尤其是中華民國這一方,都不挑戰中國的主權是否已被切割為二。

當「一中原則」已由兩位各自主張擁有中國主權之全部的政權的首腦,進行了討論,並且具備了足夠含量的共識,改稱為「一五共識」,既可以解決「九二共識」的侷限性,又可以順勢作為進入新階段的兩岸關係的新準據,是有其必要性與意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