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君發現:海峽對面皆兄弟!

文/黃國樑

蔡英文粉專截圖2

蔡英文粉專昨日下午發布活動,至今日下午2時計擁入7萬多筆留言。截自蔡英文粉專。

「台湾人昨晚看到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人而已。。。每秒十几贴而已,算什么进攻。连服务器都不宕机的攻击都是挠痒。」

我算是個並不十分適應現今網路世界的人,特別是PTT這類只是一串代號,不知屏幕後頭真面目的這種網頁,每一個人都成了一個僵屍般的軀殼,只會發出地獄般的嘶叫。

許多慘綠世界裡的人,批判中國大陸的五毛、或是貼吧上的恐怖分子,但慘綠世界裡頭的聲腔,不是一般的不堪與可憎嗎?

這是一種召喚邪靈的機制,躲在無法被偵知實名的頁面後的人,將自己最醜惡的內在、最輕浮的邪思,一再地釋出到公共領域裡,將那個空間弄得汙穢不堪,似乎竟然是他們最放縱的狂歡、最興奮的高潮,這類的虛擬暗房裡的聚集,是我最為恐懼與厭惡的。

但我的疑問是,何以蔡英文竟然張臂擁抱這一類的支持者?她彷彿從不阻止這種惡行的形成,甚至還以某種美名去恭維他們,譬如稱之為言論自由,或是民主之必然。

我並非不認識這個人,某一段時期,甚至可以被稱為她的友人。但我實在難以解讀,如今那一個曾經總是帶著羞澀的政治新人,為何被權力一步步帶到深淵裡頭?她佯裝出一種與世無涉的漠然,卻在暗地裡鼓動著民粹,她默不作聲,直到情勢上升到沸點,已可括取最多利益的時刻,她出來揮一揮手,說些輕飄飄的、無人聽得懂的白話,然後將利益放入囊中。

但蔡英文終究只是一個人,或許更難以詮釋的是,那一大群,在一個自稱已是開放進步的社會裡,進行著威嚇、凌辱、抹黑、潑糞,以至於造謠、圍剿的網民,如何還可以自己稱義呢?還可以自認代表這個社會的進步價值呢?

大陸許多網民並未受過民主的洗禮,以至於他們只以為一個大集團的沖刷,一個大部隊的踩踏,就可以把所有他們厭惡的東西沖得無影無蹤,但這種邏輯不亦在如今的綠營裡頭嗎?

綠色婉君們在這一個封閉的台灣社會裡,作為一個最大的群體,不曾四處去凌虐他人嗎?不曾去攻擊連勝文,去洗版馬英九嗎?

紅色恐怖是台灣社會數十年走過的歲月,赤曾作為一種徹底的恐懼,懸在人們心頭;但那個恐怖已經在被改革開放化開了,對岸不再是一個狂人指揮著窮人的瘋狂集團,而是每個人掙著出頭,捲袖賺錢的天地;但這一頭卻長出一個綠色怪物,成天以一種正義的姿態,搜查它的敵人。

民主曾經在這裡出生,但卻在綠色恐怖裡死亡了。但它們卻絲毫無感,他們舉著民主的招牌,繼續獨占這個領域,但民主在其頭上,早就沒了氣息。

紅與綠終於遭遇了,它們恐怕將會發現,他們有著共同的母親、基因:就是多數恐怖,他們都著迷於用下流與不堪的字句去讓對手感到痛苦。

正因如此,台灣與中國大陸合而為一了,在精神上、氣質上,兩岸如此相類,失去家國是溫文儒雅之輩,他們被放逐了,因為,在這個空間裡,他們除了噤聲不語,什麼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