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和平,民主只是泡沫

文/黃國樑

馬習會_法新社圖片

馬習會日前在新加坡舉行。(圖片來源:法新社)

習近平並不批毛,毛澤東於他,既是親情的痛楚,又是精神的源頭。毛澤東曾說「貪汙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而這兩者正是習近平上台時對共產黨所抓的主要病根。而馬英九對蔣介石亦頗為孺慕,老蔣一遷台後,即令韓戰爆發,仍推動縣長直選,魄力與眼光曾讓馬英九深為折服。

「馬習會」不是對日勝利後重慶上場的「蔣毛會」,並不久遠的那個無端的二十世紀,太多的歧異都以殘酷的戰爭解決,如今在新加坡演繹的「馬習會」,反而是對彼此曾經深藏的敵視的化解。當人類因為過去太殘酷的歷史,終而懂得以協商去解決紛爭時,有了一絲絲的智慧後,就要跟過去的那種愚妄揮別。

但必須揮別的,並不只是愚妄而已,而更是一些刻意塑造、擴大的差異,譬如以為自己是某種神聖的、恩賜的族裔,而彼方則必然是受了詛咒、被放逐到煉獄的魔 頭。亦即,一種藉由意識形態的鼓吹,所堆疊出來的妖魔化策略,藉由各式的運動、口號、宣傳,將她的文化母體醜化,寇讎化,卻又悄悄將自己自義成一個悲情 的、尤里西斯(Ullysses)般的英雄。

馬習蔡三人_jiji_com

習近平。蔡英文。馬英九。(圖片來源:www.jiji.com

近年的反中操作,已經遠遠地超越了現實,將台灣的民主自由美化得猶如二千五百年前希臘自由城邦的再現,彷彿每一個人皆成哲學家般地姣美,而對岸卻又宛若托爾金筆下的魔域,是一群魔獸所組裝的軍隊,將要侵蝕這塊聖地。這種已高度虛幻的鬥爭,已是放棄了所有可能的自虐,瘋狂而絕決地將門鎖上,到了不計生民死生的地步。

蔡英文不就以民主來包裝自我嗎?稱自己與馬的不同,就在於她執守民主。然而,當年在依然威權的國民黨底下冒死抗拒的黨外,誰見過蔡英文奮鬥的身影?她的年輕時期,不過開進口車飆車,以及拿著家族的資助,遠赴英美求學,在倫敦過著嬌女的生涯,蔡英文忝言的民主,不過就是一種割稻仔尾的歡騰,沒有真正的光輝,只是自己熨貼上去的金箔。

在那一群綠得無以復加的群體催眠式的自聖過程中,台灣忘掉了其他的各項價值,譬如,人民生存與發展下去的經濟基礎,更譬如,和平,讓台海平靜與舒緩而使萬民安居的和平,但彷彿,這些在台灣竟然一點都不是個東西?又更或是,同是兄弟的同族血胤,難道竟可以像拂去衣服上麵包屑般,一撢而掉?這種唯民主論,這種窮得只剩下民主的叫喊,是十分蒼白而虛偽的,因為它竟看輕了和平,視和平為軟弱的代稱。

但「馬習會」卻正是為那些被忽視的價值,為多少人可以繼續存續下去的命脈而努力,並非不論民主,而是民主絕非全部,沒有和平,民主只是泡沫

除了泡沫與虛偽的民主之外的一切真實的價值,都是「馬習會」勇往直前的績業,今人或許可以不顧,歷史卻絕不會或忘。

  • 王啟 清

    我在1989年就曾應邀到空心菜的敦化南豪宅內作客 她可以是豪門的代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