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5

「嘿啊,阮毋係番仔」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於自己的政治與文化,一面是彷彿欲棄之而後快的自卑;一面卻又像初到非洲或其他區域的西方白人,展現輕視與欲救贖之的高傲?我從來都不認為政治該與生活分離,但我只是不想翻開某些社會運行必然存在的黑暗,不想談那些在黑暗或必要之惡中生存的人們,聽了會哈哈大笑的「你理想中的政治」

當有人一面要說子彈不長眼,一面又說要尊重原住民使用獵槍的文化;當有人默許ACG文化物化性別乃至生命,一邊又大談尊重生命與性別的平權

抱歉,我們可以聊聊除了政治以外的東西

因為我不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現在與對岸比,我們還有的優勢是什麼?

台灣會走健康的路還是糟糕的路呢?台灣越採取敵視政策,對岸的磁吸負作用就越強。只有走積極交流的路,才有可能避免自己被負作用吸血。我們不只要寬容看待西進的人才,也應該思考怎樣反手吸納對岸的人才,才能平衡彼岸的吸納效應。
 
但這題在台灣差不多是無解。台灣一片反陸客、反陸生的民粹氣氛,哪有可能還要反手吸納對方人才呢?台灣有什麼值得對岸人才過來的呢?來的不都是特務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拿著性別平等的法律,去達成性別刻板印象的結果

說到底,臺灣就是假貨型知識份子太多,所以傳播介紹了太多似是而非的歪理;才會導致一般民眾隨便看到什麼術語就自己腦補、望文生義地創造出各種奇怪的學說。

面對這種風氣,誠實負責的知識份子應該嚴厲地斥責才是;但臺灣則是知識份子帶頭炮製歪理、然後再鄉愿溫情地站在這些群眾背後搖旗吶喊。

這種社會不死,哪種人類社會該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找個炒地皮的富家女領導無產階級大革命

一群運動的領導者,或在旁吹捧運動究有多麼高貴之情操的可恥的學者、藝人,或是什麼正義之士,何以紛紛急著在這次選舉中組黨、提名參選?豈不是就為了從此可以躍為上流社會,再對這個已然走下坡的國家啃食乾淨嗎?難道還有人真以為他們真有什麼你我都欠缺的道德勇氣?

蔡英文以及這一次來勢洶洶的所有的以擊倒國民黨為名的團體,都是新世紀的掠奪者,他們掠奪的手段早已鍛鍊地爐火純青,他們不必再喊台灣獨立了,他們喊的是公民參與、分配正義、決策透明,但這些都是掩人耳目的美麗外衣,在這些名義底下,掠奪將在全民歌頌、吹號狂歡中冠冕堂皇地完成。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如何面對荒謬的制度?

我們常常聽到許多有關於台灣政治和社會的一些正面想法,比如說「依法行政」、「照制度走」、「不信人、信制度」等等。台灣全面民主化至今,也二十年了,如果那麼「正面」,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是會面臨那麼多荒謬的事情?為什麼我們的民主品質仍然有待加強?為什麼到現在我們還常常面臨這個國家到底是正不正常的詭異問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在山裡過當代生活的代價

總歸一句,部分媒體的標題「孝子獵羊遭判重刑」是過於危言聳聽,這位孝順的兒子動機固然良善,但其實他是因為「那把槍」被關的(3年),「獵羊」是附帶的(7個月)而且還可以易科罰金。「孝子持非法獵槍獵羊遭判重刑」這才是公道客觀的標題。

狩獵文化,從來不是0和1的問題,中間有0.01~0.99這麼多的可能性,是不可能簡化成「法官不食人間煙火」或「原住民打獵活該被抓」甚至「文化霸凌」這種單一結論的。

「沒有標準答案」,就是這個議題的答案。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對照美式民主法治的兩個約束,想想臺灣

一邊看,就一邊想起臺灣最近風起雲湧的「秒退滅頂」公民行動。

說實話,把這種惡質的愚行稱為「公民行動」,絕對是對這個詞的嚴重污衊;但如果順著臺灣的學者與公知們平日的邏輯來看,若不把這種行為稱為「公民行動」,則好像也沒有詞可以稱呼了。(當然,我還可以選擇不要順著那些公知們去平行宇宙留學考察所帶回來的邏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到吃到飽燒烤店 抵制葷食

阿素的行為在網路上受到熱烈的歡迎,大家都稱讚阿素是一個勇者,敢為自己吃素的理念付出實際行動。與其沒什麼用的單方面抵制肉品,不如親身去做,這樣肉品商才會痛,畢竟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吃素的理念才能正確地推廣。

就這樣,人類對動物的關懷,又往前邁進了一步。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的 可以去死了

說實話,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云云的人,其實可以去死了。我不是說氣話,而是字面上的去死。

何以她們可以去死?因為她們已經跟所有異己正式宣告:她們沒有任何遵守憲政法制的意願。沒有守法的意願,自然就沒有辦法脫離自然狀態;所以她們跟異己的關係,就只可能是弱肉強食。

既然我想不出她們在跟所謂的「漢人政權」開戰之後會有任何勝算的可能,而且對於“不願意脫離自然狀態”的人而言、「和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別人也不會願意跟她們簽和約,所以雙方的戰爭、必然會以「一方的死滅」告終。而死的,當然會是她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臺灣人,最一以貫之的民族

一群人拿著正義的大旗利用一個一個社會運行的互信基礎鑽漏洞。甚至剝奪他人的工作權、選擇權。現在不是一個人退掉自己買的鮮乳、倒掉自己買的鮮乳,是大量買掉別人可以買的鮮乳然後強迫COSTCO與味全利用原先店家對善意消費者的保障吃下損失。他只是一個人,但所退的量卻超過了幾十人的量。

一個人把自己的聲音放大到彷彿代表全世界,而且毫無羞怯地在網路上自封為這是一種暴民對抗暴政。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抵制,是為了迎來一個更惡質的社會

臺灣本該是個民主自由的小島嶼,你的意見與我不同,我仍然尊重你發話的權力。然而,現在的抵制活動變成:「我覺得這不該喝,也不該被買,所以我就要讓所有人買不到、喝不到。」於是開始有大量秒買秒退的民眾(這部分請參考下面附的連結正義魔島解說Costco秒買秒退民眾的討論,在此不多做說明。)。我不確定這起始的初衷是良善的,而或是惡劣的。究竟假設的人是以覺得這有毒(1)所以不該給別人喝的立場去評判,還是覺得所有購買的人都是蠢夫愚婦、貪小便宜,為了遏止這些沒辦法受你們控制好達成抵制淘汰廠商的目的的人們個更沉重的教訓?(2)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黃士修 一個人的擁核

關於最近的福島核災,我目前查不到有人真正因「輻射」而犧牲的,包括令人肅然起敬的「福島五十死士」,請勿與地震、海嘯、火災、氫氧爆炸混為一談。關於台電核四建設案,工安意外、電路起火,任何一家工廠都可能會有,與輻安無關;要求零風險,則又犯了理盲的毛病,風險評估和機會成本是可以量化計算的,不是全有全無的文字遊戲。還記得某立委要求醫學界保證打流感疫苗不會死任何一個人嗎?還記得三聚氰胺的「零檢出」事件嗎?

身為一個學習科學者,推廣正確的科學概念、消除科學盲現象,是我的志向。也許是因為我身在理工科系,有滿多朋友支持、甚至同樣開始以此為志向。我希望能喚起科學人的精神,也希望與文科人建立良好的溝通。我要做的,是阻止某些人士將核能發電汙名化,對核能有正確的認識,再來談反不反核。

科學神話從未存在、迫害人群的也不是科技霸權,而是與你我相同的人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社運 一場名為「正義」的遊戲

社運人士並不是真正的關心與在乎社會的運作與發展,他們只想玩一場名為「正義」的遊戲,至於這正義的標準,還是由他們自己來界定。

這場名為「正義」的遊戲,是否真的做到公平正義,從來不是社運人士追求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英國能源政策值得學習嗎?

英國電力市場“自由化”,電力價格由買賣雙方依“市場機制”決定,當天某時段電力價格較平日高漲40倍。增加再生能源發電,減少核能火力電廠,電力自由化不正是歐洲國家貢獻台灣的“妙計”嗎?不也正是當今執政及反對兩黨都爭相擁抱加碼的民粹媚俗能源政策嗎?

如果德國、英國過去十年採行的新能源政策真能富國利民,台灣當然要“見賢思齊”加強學習。但德國、英國推行新能源政策的後果都慘不忍睹,台灣實豈不應“見不賢而內自省”,避免重蹈這些負面教材的覆轍。這是朝野兩黨及全國人民都應冷靜思考的重大議題。盲目崇洋是要不得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悼念柯俊雄,與那段慷慨犧牲、不求為己的大時代

而這一個碩大的族類,又有新的扈從者,他們受了新式教育,可以玩弄文字點論江山,就從旁為主子謀畫籌算,最厲害的是,他們寫曲史編偽經,把氣節斥之痴愚,卻將叛降歌成崢嶸,登堂入室毫不羞澀。

我們身處的時代,已失去了可以追尋的美好。所謂美好的背後,都是一群人的奢靡生計,民主是張三的收入、自由是李四的貿易、人權則是王五的生意,有的經營改革,有的代理現狀。

柯俊雄的飄逝,似是將一個僅存的回憶也劃上句號了。在他額角眉尖所曾勾勒出來的英雄氣慨,在一個虛假的符號充斥的網路時代,已經沒有存放的空間。人類將在虛擬實境中,將實體化為虛無,我們綁在虛偽的自由主義太空艙裡,緩緩飄向無法救贖的自毀黑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文思革 2015年末 編輯室報告

說來如同世間所有尋常故事的開端,去年的這個時候,幾個原本素不相識,沒有政治背景、也沒有顯赫家世與財力的傻子,聚集在一起了。

為了對抗那一股滿是惡意、濫情理盲、被政客操弄的民粹潮流,為了能幫國家以及我們下一代的孩子們留住一點中道的聲音與力量,即使當時看來那是一種有如唐吉軻德式的發起、遙遠如星光般的希望、或者說是妄想--

我們成立了文思革。

一年走過,居然恰是在今天有了三千個稱讚,我們驚喜之餘也是感慨,敢於站出來的盟友,還有三千個。

感謝你們!

透過大家的點讚與留言,我們確實地知道,文思革的努力、傻子們的初心,並不白費;中道不是消失,只是沉默。
文思革每篇文章的點閱率,往往都大於三千這數字,這表示有太多中道理性的朋友,選擇隱形而沉默的表態著。

而文思革不能沉默。

我們希望這國家的所有國民一起,
在虛偽之中,明白清楚謊言與詭計的惡意;
在喧嘩之中,傾聽訴說理性與客觀的話語;
在紛亂之中,獲得堅持良善與正義的勇氣。

#讓我們一起真實地活著。
編輯臺聲明於民國一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晚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臺灣水牛跟蕃薯都是外來種你知道嗎?

如果要論外來種,台灣水牛是外來種,台灣番薯是外來種;如果要論強勢入侵種,台灣漢人就是台灣島史上最強勢的入侵種。看看你的族譜,五六代以前、七八代以前、十八代之前,每一個也都是大陸人,漢人有哪一個不是大陸人的後代呢?
 
如果大家願意承認我們就是大陸人的後代,我就覺得這張考卷回答得中肯,台灣生態是我們自己搞垮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是大陸人的後代,卻飄飄然對這個報導猛按讚,你並沒有婊到別人,你只是婊到自己而已。
 
就是我們對自己所做的罪惡無知,才使得台灣生態日漸沉淪。

(至於那個「被逗樂了」的蘋果小編,你被罵了還覺得樂,我也被你逗得都樂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

死於巴黎恐怖事件的平民很可憐,但是那些滿心求死的所謂恐怖份子,亦人子也,本心何嘗不樂和平豐盛?西方大國怎麼不想想為什麼逼地他們走上絕路?習近平的 名言:「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話很不中聽,但 的確,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弄地世界陣陣烽火,處處難民,有什麼好說的?美國要我們跟著他們的黑白價值觀成為反恐夥伴,我只想到那首名曲:「眼前的黑不是 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現在就想到台灣?別折騰我們了。你們斧頭幫在外面打完有空告訴我們一聲,我們在不起眼的豬籠城寨裹只想討個安生。拜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論槍枝開放--不是人人都是龍五好嗎?

兵器與武器,都是不祥之物。任何接觸使用它的人,都要慎重小心,而且都要有著「可能會因此傷人傷己」的覺悟。

人類的文明與法制的秩序當然不可能不靠武力或暴力去捍衛,但「捍衛秩序」真的不是只有「靠我們自己雙手」這種前現代思想一種作法而已。

美國之所以有擁槍文化,是因為美國在發展的過程中,有長期「國家暴力機器的能力孱弱不堪、所以非得靠人民自我防衛」的歷史。再者,美國憲法給予人民擁槍權,是為了正當化「用民兵預防暴政」這點,而不是期待人民可以對抗恐怖攻擊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台灣只想置身事外嗎?

所以,請讓我們面對現實,台灣在反恐浪潮之下,沒有辦法置身事外,勢必要選邊站──當然我們不會站在「伊斯蘭國」這一邊。表面上低調是應該的,總不要像當年陳水扁政府一樣,「諭令」海珊在48小時離境那麼荒唐;然而台面之下,我們除了消極的層面,增加國內的保安措施,提高國人憂患意識之外,確實應該對國際反恐的行動,積極的盡一分力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