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只想置身事外嗎?

fd9f2e93-06b0-46df-9af1-5805add83f29

ISIS曾以台北101作為攻擊目標製圖在twitter上發表恐嚇言論

文/田英奇

        上個禮拜,美國總統在東協會議中,「欽點」台灣為「反恐盟友」的一員──按照以往的「慣例」,台灣應該「不勝光榮之至」才是,可沒想到ISIS劍及履及,馬上把中華民國的國旗放上去,還放在老美的旁邊,這回台灣可害怕了,隱隱覺得老美真是不懷好心,要拉台灣下水,其中尤以柯文哲罵得最直接,說美國從來沒把我們當一個國家,到了要錢的時候才找上我們,「實在太爛了」。

美國爛嗎?這個問題本身就有問題,因為要看從誰的角度來看,不過對老美而言,外人怎麼看一點也不重要,它怎麼說怎麼做,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著想。身為世界獨強,它看事情的角度,思考的問題當然和我們不一樣。

那我們台灣,在吵吵嚷嚷之餘,有沒有想過,我們台灣該怎麼對待這件事?什麼才是對台灣最重要的?

首先,請台灣放下可笑的井蛙之見和雙重標準吧。台灣始終有一種奇怪心態,是只要老美青睞一下,不管是美軍月曆放個國軍照片,聯席會議隱約露出青天白日國旗,甚至戰鬥機技術降落一下,都高興個半天,這算是個什麼?這回歐巴馬在正式會議上點名台灣為盟友,卻又埋怨不已,這又算個什麼?難道搞了半天,台灣只會是精神上的自爽,一旦要來真格的就怕死了?
其次,台灣要想清楚,你有什麼選擇?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說,台灣最好的策略是中立。這話是不錯,我們表面上可以這麼喊喊,可是在國際社會上,有多少可以讓你中立的空間?全世界唯一聲稱自己「永久中立」的國家只有一個,叫瑞士。台灣想學?姑不論瑞士地形險峻,易守難攻,瑞士的武裝精良,全民皆兵,台灣做得到嗎?說一句殘酷的話,今天中華民國尚能「存活」於台灣,難道是靠中共的「善意」嗎?美國老大哥點了名,你台灣除了私底下嘟嚷兩句之外,敢出來嗆聲說我們要在反恐戰爭裡中立嗎?

所以,請讓我們面對現實,台灣在反恐浪潮之下,沒有辦法置身事外,勢必要選邊站──當然我們不會站在「伊斯蘭國」這一邊。表面上低調是應該的,總不要像當年陳水扁政府一樣,「諭令」海珊在48小時離境那麼荒唐;然而台面之下,我們除了消極的層面,增加國內的保安措施,提高國人憂患意識之外,確實應該對國際反恐的行動,積極的盡一分力量。
老實說,美國人點名台灣,不盡是想佔台灣的便宜──台灣才多大?說一句可能有人不愛聽的話,美國人肯點名台灣,算是瞧得起台灣,因為台灣有足夠的經濟規模,有重要的戰略位置。我們應該想想,在現在這種情勢之下,台灣能做一個自了漢嗎?與其作什麼「獨善其身」,「置身事外」的迷夢,不如因勢利導,利用這個機會,提高台灣的國際地位,爭取我們國家最高的利益。

我在「台灣,何去何從?」一文中,舉出十九世紀薩丁尼亞的例子:克里米亞戰爭是俄國與土耳其的戰爭,跟小國薩丁尼亞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什麼首相加富爾要派一萬八千子弟兵參戰?就是因為薩丁尼亞有雄心壯志,加富爾知道欲統一義大利,必須交好英法,因此在出征前夕,加富爾致送行辭,謂「國家的未來在汝等手中」!果然薩軍英勇作戰,揚威克里米亞半島,提高了國家聲望,也贏得了英法的同情與支持,才有後來打敗奧國,統一義大利的不朽事功。

看到這裡,你是以為我是一個戰爭販子,還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家?都不是。我沒有要台灣參戰,也清楚的知道無論哪一個黨當家,都不會有什麼統一全國的雄心壯志。我只是說,外頭已經天翻地覆,台灣實在不應該坐井觀天,只想到永遠安於自己的小日子。沒錯,出去闖闖難免會頭破血流,但是自我禁錮只會坐以待斃。在今天反恐浪潮之下,我們除了人道救助之外,是不是應該想想,能不能利用這個機會,跟別人交流反恐經驗,學習一些最新的軍事科技,甚至真的為國際社會盡一點金錢以外的力量?無論多少,這總比妄想自己能置身事外,要有志氣得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