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

文/許修豪

歐巴馬反恐提及台灣

美國總統歐巴馬11月22日在吉隆坡談反恐議題,提及美國領導的反伊斯蘭國聯盟,成員包括台灣。 (圖片來源:美聯社)

2002年10月開始在美國念書時,正傳邪惡的國家伊拉克邪惡的領導人海珊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各家電視新聞每天都在播放標題為Showdown with Saddam Hussein (跟海珊攤牌/決戰)的消息,配合快節奏殺氣騰騰的背景音樂,大概每個觀眾都相信上國雄師就要替天行道,摧毀頑抗的妖魔小醜,實現正義了。結果隔年三月出 兵,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場世紀烏龍。海珊當然不是好人,但是美國的出師更是無名-根本沒什麼大規模毀性武器。但是海珊很快被殺,伊拉克實質亡國,美國只在乎 石油,放任伊拉克國家博物館被洗劫,國家失去秩序,伊拉克從此陷入混亂悲慘的命運。

戰爭一打,美國軍士開始有傷亡,美國人的性命可金貴著,每次電視螢幕播出美軍幾百人的傷亡數字一點一滴的增加時(畫面角落會出現一個數字框),我都可以感 覺到新聞主播的痛心和惋惜。但是同樣的,每天都有伊拉克人死於東一場轟炸,西一顆炸彈,今天數十,明天數百,算術再差的人都可以略估一個月可能逾千,一年 可能逾萬,幾年下來好幾萬絕對跑不掉。美國新聞卻始終沒怎麼著墨伊拉克軍民的總傷亡人口。猜想他們的心態,就是這些信伊斯蘭教的中東人,性命賤如雞屎,反正非我族類,別來給我找麻煩就好了。

這就是美國這樣西方大國的世界觀。就像著名巴勒斯坦裔學者薩伊德嚴厲批評的,美國這樣的西方大國一直用電影「空軍一號」式的文化產品,教育世界大眾美國人都像片中哈里遜福特演的美國總統,是好總統、好爸爸,好先生,機智英勇,解救國家;中東人的典型,就是片中劫機的恐怖份子,陰險凶狠殘暴,殺人不眨眼,合理的命運就是該被好人消滅掉。但這種宣傳,根本禁不起深究。巴勒斯坦人都是恐怖份子?我們該看看巴勒斯坦人是怎樣被英美西方國家透過聯合國決議逼迫變成難 民,再看以色列人是如何經年累月的茶毒他們,逼到他們無路可走,只能求個魚死網破,與汝偕亡。凱達、IS、諸多中東領導人都是壞人?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美國要以夷制夷,拉一幫打另一幫直接扶植甚至訓練出來的。等到他們稍有氣候後和美國翻臉,美國人只好再去扶植另一幫繼續玩下去,愈弄愈大洞⋯⋯

死於巴黎恐怖事件的平民很可憐,但是那些滿心求死的所謂恐怖份子,亦人子也,本心何嘗不樂和平豐盛?西方大國怎麼不想想為什麼逼地他們走上絕路?習近平的名言:「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話很不中聽,但 的確,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弄地世界陣陣烽火,處處難民,有什麼好說的?美國要我們跟著他們的黑白價值觀成為反恐夥伴,我只想到那首名曲:「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現在就想到台灣?別折騰我們了。你們斧頭幫在外面打完有空告訴我們一聲,我們在不起眼的豬籠城寨裹只想討個安生。拜託。

ISIS反美新影片台灣也被點名_華視

ISIS反美新影片台灣也被點名。(圖片截圖:華視新聞)

  • Hermes Yang

    美國有一篇論文是專門研究,是不是看見黑色的身影更容易開槍,好像跟我們說的看到黑影就開槍有些異曲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