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槍枝開放--不是人人都是龍五好嗎?

文/Pei-Shi Lin

美國槍枝氾濫問題嚴重_wiki拜託真的不要再說「如果當地開放公開攜槍,就不會發生槍擊慘案了」這類的鬼話。

說這些話的人,或許玩槍多年,對於槍枝性能相當熟稔,而且也有著能夠以武力回應攻擊的反應能力。這些,我都不去質疑。

但問題是:不管是對於槍械性能的知識,或是對於安全保管槍枝的習慣,以至於室內室外使用火器進行戰術攻防的反應能力,這些全部都需要長期的訓練。

也就是說:一個人,如果平常不肯扎實花時間花錢在這些項目上,她就不可能被期待「能在無預警的情形下、快速反應恐怖攻擊或大規模」。

所以,除非我們能先確認:只要當地法令開放公開攜槍,則當地人必然會顯著地a.先開始花大量的時間與金錢投入相關訓練,然後b.有事沒事就隨身攜帶槍枝上街;不然「開放公開攜槍可鎮攝恐怖攻擊」這種論點就不可能成立。

是「不可能成立」,不是「聽起來不太合理」而已。

會游泳的人就不會淹死嗎?當然不是。只有「不碰水」才不會淹死(在此不論被自己體液嗆死的例子)。

我當然認為「大家都會游泳」這件事情很不錯;但說實話,它並不是必然的。至少,對於住在沙漠地區的人而言,「不會游泳」並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所以真的也不一定有必要耗費社會成本來強迫人民統統學會游泳。

「開放槍枝、但不要求持槍人投入相當的學習與訓練成本」這是很危險的事情。如果我們不認同這點,或許下次可以試著把上膛的槍枝交給家中五歲小孩或是正在因為與我們吵架而臉紅耳赤的鄰居看看。

如果我們不會這樣作,或甚至我們覺得這樣當然不行,則我們必然同意「要享受持槍的權利,就有相對應要負擔的義務」。

那麼,我們覺得社會上的一般人,究竟肯花費多少時間與金錢的成本,來因應「在住家附近的社區公園、醫院、老人中心、電影院等環境中、無預警發生恐怖攻擊」這種風險?

大部分的銀行都有武裝警衛,或至少有專人保全。但有哪個劫匪會因為這樣而放棄打劫銀行呢?

真的不是說「法令開放公開攜槍」,然後人民就會開始沒事放把槍在自己包包裡頭的。

除了「職務上確實有需要」,或是「生活上因為發生了些事故而覺得自己有可能會危險」的人之外,真正沒事就會帶把槍出門的人,真的只有那些「擁槍權公民運動者」而已。

除非我們能作到「願意確實花成本作持槍用槍訓練者」的人數在統計上有顯著的增加,不然「開放公開攜槍」對於防範恐怖攻擊一點用也沒有。

甚至更糟!它反而可能會增加很多原本不會發生的悲劇。

因為我們現在若看到有人沒事揹把槍在身上,我們會試圖去辨認她是不是軍警偵探或射擊運動愛好者;但當人人都會揹把槍在身上時,我們如何判斷排隊在我們背後等著結帳的持槍人士,沒有打算往我們腦門上開兩槍當發洩?我們會不會因為恐懼而試圖以自己腰間的武器來逼迫對方證明她並沒有發動恐怖攻擊或加害我們的意 圖?

說得難聽點:

倘若我們自己現在就是那種「雖然沒擁有槍枝、但每天一定會帶把螺絲刀或電擊棒放在後口袋出門去作健康檢查」的人,則我當然無話可說。

但,倘若我們現在並沒有每天都隨身攜帶著法令許可範圍內的武器出門上班上學或洽公休憩,則我們如何可能去期待其它路人居然會因為「法令開放公開攜槍」所以就會帶著火器出門接送小孩呢?

兵器與武器,都是不祥之物。任何接觸使用它的人,都要慎重小心,而且都要有著「可能會因此傷人傷己」的覺悟。

人類的文明與法制的秩序當然不可能不靠武力或暴力去捍衛,但「捍衛秩序」真的不是只有「靠我們自己雙手」這種前現代思想一種作法而已。

美國之所以有擁槍文化,是因為美國在發展的過程中,有長期「國家暴力機器的能力孱弱不堪、所以非得靠人民自我防衛」的歷史。再者,美國憲法給予人民擁槍權,是為了正當化「用民兵預防暴政」這點,而不是期待人民可以對抗恐怖攻擊的。

所以真的別再說那種謬論了。

美國槍擊死亡人數_中時

美國槍擊死亡人數遠超世界上其他開放槍枝的國家。(圖片來源:Forbes/中時電子報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