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是為了迎來一個更惡質的社會

11226004_1041250255895984_3003443690270460615_n文/Yu Fu

對於最近的抵制活動真的是有種強烈的憤怒與無力感,先講講一些我對於食安的簡單看法好了。食安如果推到最好的情況應該是希望能達到企業們都可以「自主管理」,而非嚴刑峻法的朝令夕改的每遇到一次食安事件就重新更改加嚴加難食安管制規範吧?這樣朝令夕改廠商該如何錯其手足?另一點是這樣是否會更加影響增加許多地下工廠的可能性?這也是值得思索的部份。

(一) 陳陸宏談食安政策(上):別把食品當毒品,別把食品人當壞人
http://www.foodnext.net/cloud/consume/paper/3975317834
(二) 陳陸宏談食安政策(下) 食安法兩年五改,要如何重建民眾信任?
http://www.foodnext.net/life/health/paper/3739517858

這次的抵制活動,已經將社會氛圍推向更加瘋狂不可理喻的境界。

臺灣本該是個民主自由的小島嶼,你的意見與我不同,我仍然尊重你發話的權力。然而,現在的抵制活動變成:「我覺得這不該喝,也不該被買,所以我就要讓所有人買不到、喝不到。」於是開始有大量秒買秒退的民眾(這部分請參考下面附的連結正義魔島解說Costco秒買秒退民眾的討論,在此不多做說明。)。我不確定這起始的初衷是良善的,而或是惡劣的。究竟假設的人是以覺得這有毒(1)所以不該給別人喝的立場去評判,還是覺得所有購買的人都是蠢夫愚婦、貪小便宜,為了遏止這些沒辦法受你們控制好達成抵制淘汰廠商的目的的人們個更沉重的教訓?(2)

正義魔島 作者/ 單厚之 | 社會觀察

對於心態是(1)的部份,我很感佩您的用心良苦,但是很抱歉,現在的「頂新油案」是沒有證據指出它有問題(無論是在食用油、檢驗方式、是否為病死豬的部份,如果有任何異議,請讀過判決書再來戰。)所以不該稱為毒油,這是抹黑。然而,油都可能沒有問題,鮮奶更不能說有問題(看多數民眾的假設是:既然他都做毒油了,那其他商品也不可信,而且不要支持黑心廠商之類的。但前面一項就不能證實了,後面更是不該這樣套用。)。

如果要跟我跳針那個什麼牛奶放在空氣下的愚蠢實驗,我送您三個連結好好回家啃:

如果心態是(2)的,我對於這樣的臺灣人我覺得相當可悲,什麼時候我們這民主自由的社會多了這麼多神經病法西斯,一整天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英雄主義過頭了吧?憑什麼要別人都跟著您的想法走?以為這樣的舉動是愛臺灣?是礙臺灣吧!如果都成年了還會覺得有著「 民粹、反智、反民主 」這樣想法或舉動的人帥氣,我真的為您感到可悲。

另外,為什麼就沒有人覺得自己的觀點被媒體網路給操作或影響了呢?

先套一句朋友的朋友的話:「有個律師說大便如果經過精煉後可以吃,我們吃精煉過的大便應該也是可以的,藉以反諷頂新的判決。我很好奇的是媒體端出沒有精煉過的大便,為什麼大家還是吃得很開心??」

關於某律師或很喜歡舉例大便的人,我想您應該去多讀一些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

今天朋友與我討論到此案,提到一點關於「 認知失調是高學歷、高地位、好面子的人的致命傷。」也就是當我們的信念(或想法)與事實(或已經做過的事)抵觸時,就會處在所謂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狀態。這狀態讓人不舒服,因為我們希望自己表裡一致。但是因為事實無法改變,我們常常做的就是改變我們的信念或想法來配合,而這往往也讓我們容易一錯再錯。

高學歷、高社經地位、愛面子的人的致命傷——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

在我的認知裡,其實強冠油案到頂新油案的時間很近,有些人就直接張冠李戴直接拿強冠做的錯打頂新,這是相當愚蠢的。但更多的是媒體的捕風捉影和檢調提不出證據的放話,也許我們都因為媒體辦案而未審先判,先行在心裡有個既有的成見。有了成見之後,大家看事情的角度就會先行假設他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在無罪的判決書出來,很多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因為他「或許」根本不是大眾期望下的壞人,或是您假設他是個壞人,但是卻無法將這假設證實(也就是上面提到的「認知失調」)。這樣的結果無法滿足您滿溢的正義感,對自己的情緒又無法過得去,也拉不下臉來承認自己的錯誤,於是有了一連串號召抵制的行為,這抵制明明白白的只是個遷怒的行為。

看到很多人因為在頂新的案子上竟被判了無罪,罵的東西沒有實體,轉而罵味全之前使用到強冠的油的案子,這更加荒唐,於是得再丟出去年9月時我寫的預知文:

對最近很紅的案子,我現階段研究的不多,不特別想發表看法。但是可以談談【企業責任這問題】:先『假設』一下,A、B、C三家公司。今天有個原料源頭的案子爆發。A公司得到資訊一看自己公司有,馬上承認,並且列出所有使用到這影響物的…

Yu Fu 貼上了 2014年9月6日

____
以上只是個假設,與實際的公司團體無關 (///▽///)。

相信對那時候強冠案子還有印象的應該都知道,那時候學醫藥的食藥署署長還用:「 罪大惡極、罪無可恕 」要求強冠歇業及A公司移送法辦。(處理A公司這部份引起我一票食品圈的朋友撻伐,覺得太誇張,只是要找個代罪羔羊平眾怒。)

隔了一個月,大家都知道C公司是誰了,但是C公司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譴責為難,現在還是鄉民們認定的良心食品公司的代表,甚至所有對食品大公司失去信心的人民全都投向了C公司的懷抱。然後,我們現在卻又再次對A公司進行抵制與撻伐,我見到了前所未有的諷刺情景。

依據上述的經驗告訴我們食安無須認真做,會做表面功夫,下面再怎麼骯髒,隱瞞一下就好了嘛,平時不忘勤打廣告,時不時出來欺壓同業就好了,就足夠良心了,對吧?

你們說,在這樣的潮流下,臺灣的食安怎麼會好呢?

抵制,是為了迎來一個更惡質的社會。
Welcome to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