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最一以貫之的民族

hdsi文/張中一

最近滅頂風波正熾,已經演變到了民眾去對消費者權益保障堪稱最完整的COSTCO買林鳳營然後戳破他以後退貨。自言這樣是滅頂,這樣是暴政之下只得有暴民。

我聽了真啞然失笑,抵制之所以可貴是因為他是一個人在自身可發揮範圍內以個人自由選擇表示不合作、對權力的拒絕服從。聯合自發性抵制,是一群人共同發揮自身擁有的自由,對權力的共同拒絕服從。

但是COSTCO退牛奶,卻截然不同,一群人拿著正義的大旗利用一個一個社會運行的互信基礎鑽漏洞。甚至剝奪他人的工作權、選擇權。現在不是一個人退掉自己買的鮮乳、倒掉自己買的鮮乳,是大量買掉別人可以買的鮮乳然後強迫COSTCO與味全利用原先店家對善意消費者的保障吃下損失。他只是一個人,但所退的量卻超過了幾十人的量。

一個人把自己的聲音放大到彷彿代表全世界,而且毫無羞怯地在網路上自封為這是一種暴民對抗暴政。以下就是他們在網路上的嘴臉

結帳時,有位好市多的員工一位伯伯出來制止我們
說他有權不賣我,甚至不給我結帳
我跟他說你當然可以宣示你說的,但我剛加會員的時候
會員條例有寫到,我可以無償退貨,請問你憑哪一點不讓我消費
我知道這樣添加你們的困擾,但很抱歉,我只是要喚醒台灣人的意識

不要在自掃門前雪

他一在制止同時,我跟朋友說請錄影,我要寄到美國好市多去檢舉台灣高雄大順路店
我正在行使我消費者的權益

我加會員的同時,但此刻我會員權益受損,

600_phpt5QY0a
事實上觀察臺灣最近的社會幾場重大事件,難道不是都一樣嗎?從反核四、苗栗反大埔、文林苑都更、318服貿、洪仲丘、滅慈、反課綱微調、滅頂都一樣。少數的人宣稱自己代表多數,在網路上無限放大自己的音量。只是隨著這些人不斷重複他們的獲利模式的同時,勝利的光環讓他們越來越扭曲。終於到了頂新,做出把牛奶挖洞逼人家退貨的狀況。

民主的可貴在於彼此對權利的尊重與自我節制。而臺灣人某個程度上算是超級一以貫之:放大自己、膨脹自己、打壓他人的聲音、利用規則狡辯,順手罷凌不同意他們的其他人(例如在COSTCO退牛奶中被威脅要被申訴的員工)、拒絕負責任(他們公開發言卻不願意露臉)。臺灣人的一以貫之還表現在另一層面上:

我們這個社會對於這種低級下流的暴力破壞手段,一直沒有集體的道德制裁。我們是臺灣人,最一以貫之的民族。

對了,順便給在臺灣的井蛙知道,去美國申訴沒用的。真的有在美國待過的人就知道,美國很多店裡寫得很清楚「他們有權拒絕服務任何他們不想服務的顧客」,不讓你結帳是商店的權利。

  • 黃羽生

    在太平洋的彼岸 →

    A/

    他們可以在賣場外發傳單呼籲抵制 /

    但是 /

    得冒的風險 →

    1/ 公權力不會核准這種行為 !

    2/ 消費者自認被騷擾的控訴 /

    3/ 賣場認為妨礙營業的控訴 /

    4/ 廠商認為污衊品牌的控訴 !

    以上2 ~ 4 點的後果 →

    現行犯逮捕 + 刑事論罪 + 民事天價賠償 + 昂貴的律師費用

    B/

    若將在台灣賣場內幹的事情搬過太平洋 →

    惡意消費的行為 →

    賣場立即報警 →

    現行犯逮捕 + 刑事論罪 + 民事天價賠償 + 昂貴的律師費用

    C/

    在台灣 /

    仗著政治小醜的勢 →

    我們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紅衛兵 !

    你咬我啊 !

    D/

    微風起於萍末 !

    一葉落而知秋 !

    台灣的社會價值正墮落、沉淪著 !

    妳 我的明天就遭一群爛貨給毀滅了 !/

  • JB

    我一直認為對於這種事最好的作為就是冷處理。
    台灣人瘋臉書,想要透過臉書成為一日英雄的所在多有,發起人的臉書一片吹捧,讓發起人早迷失在掌聲中失去正常的自我反省能力,某些媒體又選擇性只挑對自己立場有利的新聞報導,缺乏自省與批判精神早失去媒體的操守,卻能迎合多數人的歡喜製造銷量,當然也製造出只有單向度思考、缺乏多元思辨能力的國民。這些都跟台灣人一窩蜂趕時潮的性格有關。
    經常跟這種人打交道的都知道,當頭澆他們一臉冷水是最好的方式。
    冷處理的方式,首先是呼籲眾人不隨之起舞,能不隨之起舞的人通常是有思辨能力,比較容易用道理邏輯說服的人。
    其次就是回復必須能一刀斃命,這一招是針對習慣單向道簡單思考的人,跟這種人解釋再多,遠不如一句能澆熄他們興頭的話有用;慫恿他們的人也深知這個道理,所以每次行動都有個簡易能鼓動人心的口號,口號後頭追加的說明,目的不是在說服跟他們行動的人,而是在激起對手的情緒,利用反對的聲音形成反宣傳效果幫他們推波助瀾。
    其三,反駁時不要直接否決對方,先把己方的重點用中性言詞說出來,再去說明,讓激情群眾先透過一個醒目的標題冷卻情緒,後續才能接著進行說服。比如說到反核,我通常不會直接說反核才是害地球的行為bahra bahra的,而是丟出「暖化是全球性的問題,核汙染是區域性的問題」這個大標題,讓他們先聚焦在對全人類影響更大的暖化問題,再慢慢用證據說明為何我不反核的立場。
    滅頂事件很多新聞標題都有推波助瀾效果,比如直說林鳳營營運變慘澹的標題,只會讓發起人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打怪目標」完勝,進而產生英雄心態;如果改成「台灣無辜在地酪農業的災難,滅頂行動下被犧牲的弱勢者」,在台灣這種濫情的社會更容易激起同情,而且在大標題式的宣傳之下,發起人宣稱不會打擊到台灣酪農業的大長串說明反而不易被注意。
    既然都了解台灣會民眾被媒體養得理盲又濫情,與其坐著抱怨,不如學會民眾習慣的溝通方式去引導他們,相信善良與道德能慢慢被找回來。

  • Li Jen Peng

    謝謝這句話:『美國很多店裡寫得很清楚「他們有權拒絕服務任何他們不想服務的顧客」,不讓你結帳是商店的權利。』以後開商店的時候可用,政府也應該多多宣導這句話,不要弄得台灣服務業都卑躬屈膝的,難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