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的 可以去死了

文/Pei-Shi Lin

說實話,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云云的人,其實可以去死了。我不是說氣話,而是字面上的去死。

何以她們可以去死?因為她們已經跟所有異己正式宣告:她們沒有任何遵守憲政法制的意願。沒有守法的意願,自然就沒有辦法脫離自然狀態;所以她們跟異己的關係,就只可能是弱肉強食。

既然我想不出她們在跟所謂的「漢人政權」開戰之後會有任何勝算的可能,而且對於“不願意脫離自然狀態”的人而言、「和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別人也不會願意跟她們簽和約,所以雙方的戰爭、必然會以「一方的死滅」告終。而死的,當然會是她們。

cca-1-20001-pc-tw-002414590-n何以日本人當年會動用毒氣屠殺原住民?因為日本人沒辦法接受一群“不肯尊重和約”的人在境內活動。

事實上,這不是因為日本人很殘暴所以才這樣的。不是的。任何文明都沒辦法接受的。

任何形式的戰爭,都只可能以「屈辱地接受和約」或「全體總玉碎」兩種下場來結束。不管有沒有簽署書面的和約,只要戰敗方沒有真心屈服由戰勝方指派的秩序,則戰爭狀態就永遠不會結束、而只會出現暫時性的停戰協議而已。

另,誠然,全世界的已開發國家都有不少存在著「原住民」的問題。這就是何以很多國家都會設置「原住民保留區」、並立「原住民基本法」的原因。

但保留區也好,基本法也好,它們終究都得預設「對現行憲政作承認」這個前提。

要嫌棄基本法的保障不足,或是抗議現行制度不利於原住民的政治參與,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但要討論這些問題前,「承認憲政」仍然是必要的。

不肯承認這個前提,不管是不是原住民,都只可能是叛國者,不然就只可能是交戰國的敵人。這就是自然狀態。

以為高舉「原住民」三個字就可以豁免法制的一切?

我不知道這種中二傲嬌的邏輯是誰傳授的。但很顯然,臺灣所謂的原住民,其實跟現在的主流台式中國人沒啥差別。

倘若承認這種中二傲嬌當然不是原住民傳統的一部分;則我不知道那些一天到晚宣稱要尊重原住民的人,可以一邊自己踐踏傳統到底、然後一邊斥責漢人政權與法律都不尊重原住民。

倘若居然有人以為:這種中二傲嬌本來就是原住民傳統的一部分;則我不知道那些一天到晚宣稱要尊重原住民的人,何以不去這種人家中出草一下。

不是說祖靈會永存在生活周遭的事物上?它X的,祖先都被這種人污辱到底了,還不去當勇士用血討回來,難道不怕晚上睡覺被祖靈來抗議?

在我看,臺灣根本已經沒有什麼原住民了。有的,只是一群擁有原住民血脈的中國人而已。她們當中的某些人,或許會講一些祖先的語言、也或許會杜撰出某種跟祖先有關的族裔認同來自我享受一番,但實際上,從皮膚以下到神經元,沒有一吋不是中國人。

何以故?因為中國人是文化的概念。

原住民若不想當中國人,請先戒除「台式中國人」那種「用貼紙換獨立」的中二傲嬌病。

如果連當這種渾身滿滿中二傲嬌毛病的「台式中國人」都沒在怕了,痛罵別人「不尊重原住民傳統文化」就只是矯情而已。

我很好奇:原住民傳統文化當中,有沒有「恥」的概念?如果有,是不是也請那些成天要別人尊重原住民傳統文化的原住民,自己先把祖先文化中的「知恥」的精神給保存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