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荒謬的制度?

文/田英奇

        我們常常聽到許多有關於台灣政治和社會的一些正面想法,比如說「依法行政」、「照制度走」、「不信人、信制度」等等。台灣全面民主化至今,也二十年了,如果那麼「正面」,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是會面臨那麼多荒謬的事情?為什麼我們的民主品質仍然有待加強?為什麼到現在我們還常常面臨這個國家到底是正不正常的詭異問題?

這個大問題我想了頗久,後來得到一個結論,就是我們要什麼制度有什麼制度,要什麼法律有什麼法律,這不是問題,問題在──人。在台灣,一小撮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創造制度的同時,也留下玩弄制度的空間。

我們的公民經過選舉,選出了代表治權的政府和代表政權的議會,從這個時候開始,其實我們就產生了人與制度的扞格──儘管我們的選舉制度不比其他國家差。本來的想法,是我們選賢與能,找出有能力的人來管理國家,找出有德行的人來監督政府,結果呢?候選人為了討好選民,大開支票,選舉經費如流水一般花出去,一般有理想有抱負的升斗小民誰選得起?而這些參選人當選後,會不把這些花費搞回來嗎?輕者接受選民關說,為財團護航,重者自己包工程,搞特權,收回扣,反正立委議員犯了事去坐牢的,屈指可數。反過來講,哪個主張一點公平正義,說要加稅的,說要漲油電價的,說不要浪費公帑搞跨年的,那簡直是跟自己的選票過不去,其志不行,豈非偶然?

雖說從根開始,我們的民主就有問題,但是比起那些當權者玩弄制度的手段,我們的選舉在整個民主體系裡,還是最有價值的。我們的代議制度,在中央叫立法院,在地方叫議會,分別制定法律或是地方自治條例,也就是說,制度就是他們創立的。這些制度可以建立得冠冕堂皇,但是千萬別忘了,它們是人創立的,而這些創立的人只要有歹念,也可以輕而易舉的玩弄制度。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講,法律規定公共工程預算超過一百萬者須要上網公開招標;於是就有「有心人」把一個工程標拆成好幾個,每個都是九十幾萬,因此通通可以議價了!這種混蛋的事明顯是在玩弄制度,以圖利特定人,所幸還有媒體為我們披露,讓不肖官員代表不敢膽大妄為,但是治本之道,還是要從事政治的人有所警惕,知道某些事情不能做,否則必定身敗名裂。

看到這裡,你會不會哈哈大笑,說你田某人未免也太天真了吧,要政治人物能夠有所警惕,不敢恣意妄為,恐怕要比太陽打西邊出來還要難?沒錯,這時候就輪到民主的機制上場,我們絕大多數老百姓總該跟什麼工程標案無關吧,只要老百姓能夠落實民主的真諦,讓政治人物懼怕失去權力,總是可以稍微制衡一下,使他們有所收斂。然而,我下面要舉的制度例子,非常詭異,極為荒謬,完全不符合公開透明,甚至違反民主常軌,但我們老百姓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309439_9c91f30097239e8e_o

擋兩岸監督條例 台聯3委提200案癱瘓立院 圖片來源:Udn

對,聰明的你猜到了,就是立法院的政黨協商制度。這個制度簡而言之,就是只要某個政黨當選三名以上的立法委員,就可以組黨團參與協商,而且只要任一黨團對某一法案「有意見」,該法案就──各位坐穩了──放進冰箱擱置四個月,不予討論!事實上,依照立法院法案堆積如山及效率極端低落的現況,四個月幾乎就等於遙遙無期,放進冰箱就幾乎等於送入太平間了!

我當然知道立院政黨協商有其歷史,但是拜託,這未免也太挑戰我們的智商了吧?開會議事,就是要充分討論,然後公決,少數服從多數,這,連小學生開班會都是這樣吧?但是立法院的政黨協商,只要三個人,就可以「綁架」整個立法院,這算是什麼少數服從多數?

然而,立法院會改嗎?不會的,因為黨團們正是要利用這種他們一手炮製出來的「制度」,來利益交換,縱橫捭闔,更可以拿來當遮羞布,架空立法院,欺騙老百姓,謀取他們最大的利益!

d391617

最擅長此道的國會議長示意圖 來源:東森新聞

那麼,怎麼辦?看到最擅長此道的國會議長,誓言要「國會改革」,但是你我都知道,他才不會care什麼國會改革,他只care他的位子,而且不管自己的黨選得再爛,他還是會選上,而且大概還是會當院長,繼續用那套「政黨協商」喬來喬去,什麼都還是會一樣的!

我想來想去,只想到一個辦法,可以讓事情不一樣:就是以荒謬來面對荒謬,以荒謬來終結荒謬。既然沒有辦法改掉這麼個怪胎制度,那麼只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運用(不是玩弄)這個制度,凸顯其荒謬,徹底讓這個制度破產。辦法就是,讓一個有戰鬥力的小黨拿到三席立委。只要三席,就可以讓任何法案──包括立法院修改「朝野協商」制度──完全停擺。如果哪一個小黨明確把這一點揭櫫出來,我認為它一定拿得到選票!

不要戴帽子,說什麼不顧國計民生,說什麼癱瘓政府運作,民進黨和台聯霸佔主席台的時候,什麼時候考慮過國計民生,政府運作了?

你我都知道,其實明年的總統大選已經結束了,但是如果我上面假設的情況真的出現了,我告訴你,真正的好戲才正要開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