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性別平等的法律,去達成性別刻板印象的結果

男警留長髮遭免職_中央社

男警葉繼元蓄長髮遭免職。(圖片:中央社)

雖然法律人不一定這樣想,但我的看法是:如果要構成「性歧視」或「性別不友善」的條件,則首先就必須先確立「長髮=女性」這個性別刻板印象。

這世界上有什麼比「拿著性別平等的法律,去達成性別刻板印象的結果」這種事情還要荒謬的呢?

如同我在這個事件上已經零星回應過的那般:長髮,不是構成「性別」的核心元素,甚至不是構成「性傾向」的核心元素。因為同性戀也好、異性戀也好,性別認同“異常”也好,第三性或中性人也好,這些人都可以用長髮作自我裝扮。

如果說「堅持要長髮」只能是性別因素,則我看很多coser大概只能去掛號看性別認同異常的門診了。

男警留長髮各公民團體聲援_中時電子報

男警留長髮遭懲處。立委尤美女偕台灣人權促進會及婦女新知基金會聲援。(圖片:中時電子報)

人可不可以因為主觀上性別認同的因素而堅持要留長髮?可以。但這是一種基於性別刻板印象而形成的偏執;真正主張性解放或兩性平等的人,是不會刻意去鼓吹這種行為的(所以新知又一次背叛了女性主義)。【編按:此”新知”指”婦女新知基金會”】

再者,就算人基於主觀上性別認同的因素而堅持留長髮,這代表別人在任何情境下都不能動她的頭髮嗎?當然不是。如果要動腦科手術的急診,醫生當然很可能在沒 有徵詢過當事人意見的情形下而剃髮開刀。但這當然不構成罪或過失,因為絕大多數的法律都認為生命法益優於人表達其主觀好惡的言論自由法益。(沒有生命,如何有言論自由?)

在歐美,不願意殺害生命的良心犯,可不可以拒絕服兵役?可以,但很可能還是得因為藐視法庭而坐牢。但就算是這種良心犯,仍然沒有自己選擇從軍後還控告軍方強迫她去殺人的立場。

所以這整個事件,其實與性別無關。與當事人自己的主觀性別認同更無關;而只跟制服的本質有關

制服的本質,必然是對個人的自由與個性作了壓制。但學生可以不穿制服或不管法禁的一個前提,是因為「義務教育」。也就是說,自由人如果是基於自願的理由, 而選擇進入必須要穿著制服的環境,則這就不能主張自己這部份的自由與個體性受到侵害;正如同人不能主張「公共場所五公尺外的路人侵害了自己的隱私」一般。

紀律部隊本來就存在對成員個體性的壓制。事實上,任何結社都有這種面向;只不過有些會用「共同擁護團體象徵」這種正面表述的方式、來緩和「壓制個體差異」這種負面表述的方式而已。但實際上,絕大多數的結社都是兩種作法都有。

剛好與臺灣公知們所想像的相反(真的是完全相反),所謂的公民社會中的志願結社,其實不是讓人們去發展個體差異用的,而是讓人們去發展「群性」與「同質性」用的。

所以公民社會裡頭,團體與團體間是多元差異,但團體內卻是高度同質。正因為如此,所以托克維爾才會不斷強調公民社會中必須以「志願性」為核心。

姑且不論警隊算不算公民社會團體的一種罷了。

公民結社中的志願組織,可不可以要求拒絕接受同質化的人離開?當然可以;因為這就是志願結社的本質:合則聚、不合則去。

儘管洛克並沒有談太多大規模公民結社的部份,但幾乎完全一樣的邏輯、表現在洛克對宗教自由的立場之上。

事實上,整個自由主義的宗教自由觀,完全是從基督新教那種「人人可自己尋找認識耶神的方式」的核心信念出發。正因為如此,所以人們可以自由地去尋找自己所 屬意的教派去參與、去聚會;如果市面上找不到自己習慣的教派,則自己大可以另創一個新的教派。國家對此不能設置國教,以免壓縮了人們自由尋找教派的空間。 這就是宗教自由。

最後強調一點:在美國(或在自由主義),言論自由是涵蓋於宗教自由之中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是先保證國家不能設置國教的宗教自由,然後才是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最後才是集會結社自由。

道理其實很簡單:

人要先有言論,才有辦法聚集人追求共同目標;我們不可能設想群眾會自發性地聚會、但沒有目的也沒有理由。所以言論自由優先於集會結社自由。

但言論自由的重點在於人的思想,而人最重要的思想,就是宗教觀與宇宙觀這種意識形態(包含無神論或唯物論)。所以,宗教自由與思想自由,必須優先於言論自 由;因為一個沒有思考能力的人,根本沒有可能發表任何有意義的言論。而連人格表現都不算的囈語,到底又有什麼值得保障的呢?

說到底,臺灣就是假貨型知識份子太多,所以傳播介紹了太多似是而非的歪理;才會導致一般民眾隨便看到什麼術語就自己腦補、望文生義地創造出各種奇怪的學說。

面對這種風氣,誠實負責的知識份子應該嚴厲地斥責才是;但臺灣則是知識份子帶頭炮製歪理、然後再鄉愿溫情地站在這些群眾背後搖旗吶喊。

這種社會不死,哪種人類社會該死?

  • disqus_JxE9sgEdrc

    後半很跳痛串不起來…

  • Damien Liu

    最後三段的結論跟前面的論述完全無關

  • Annabel wei

    重點是,這位長髮的警察適任嗎?不應以長髮棄之,亦不應以長髮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