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那些對蔡英文的愚蠢的美麗誤解

文/黃國樑

蔡英文_維基百科我預言,蔡英文的政府,仍然是一個貪腐政府。今年五月下旬開始的政治,將是一個肅殺的政治。

我曾經被這樣一個感覺與傳統民進黨不同,有些羞澀,話講得不太通順的人所迷惑。我以為她只是一個富家女,其餘就跟一般人無異,沒有太多的身段與虛矯,流露了清新的氣息。

大約快十年前(日子過得好快),她當副院長的第一個禮拜,我寫了她的副閣揆的生活,由早晨的一杯咖啡開啟。之後,陸續寫了一些她的家世,她所召開的一些會議裡頭她的決斷。

但當她快卸任時,在平時的一次電話閒聊中,她大力讚許了生技新藥條例草案,但強調這並非政院所提的草案,而是立法院長王金平領銜,但政院強力支持。

其後,她卸任了,政院由張俊雄、邱義仁回鍋,她的去向一時無人知悉。想探知她的消息,我打了過去,她說,「你想不到我在做什麼?」我問,「是什麼?」她即透露,她要去搞生技新藥去了,要開一家生技新藥的公司。

再往後大家就知道了,那家公司叫宇昌。行政院搞了很大的儀式,何美玥作為行政院開發基金的管理人,在發布投資這家公司的茶會還是酒會上,跟蔡英文一起笑顏逐開,儼然是政府找到了未來的產業明星,優良的投資標的。

但蔡英文告訴我那個訊息時,當我應是第一個知道她要去搞生技時,我就已感到不安。前不久她還在說那個法案很棒,結果她卸任立即去作了那個事業,我覺得這裡頭有說不出來的,難為外人道的花樣。

過去那些對她的愚蠢的美麗誤解,在這個時刻逐漸消失了,那年是2007年。在那之前,我寫過不少塑造她的形象的報導,她初試啼聲任陸委會主委,我即以「小紅帽」對抗「大野狼」,替她張布了某種正義與堅決的外衣。2004年之前,我還曾向她力陳可以爭取當扁下一任副手。

台灣社會如今就是沈浸於我醒過來之前的那種看法,以為她有什麼不同的對世界的視角,甚至可以匡正民進黨的一些激進的作法。

然而,她竟是激進民粹的始作俑者,她將最暴戾、最帶有欺詐性的政治,帶進了如今的台灣。那些最無賴、下流的方式進行政治攻訐的縱隊,皆可看出他們與蔡英文之間如絞絲纏繞般的關聯。

從這些日趨穢下的風氣,從她涉及的諸多揭示著貪婪的家世與案件,從她反覆閃爍的言語,都不能看到一個清朗純淨的新局將要降臨,反而是一種腐臭的、陰騺而狡詐的、虛無的政治的開始,反對者可能將被追剿,被一些囂張的、劣性的網路蟲蛆包抄,而痛不欲生。

並且,由於這種墮落的、將卑汙的念頭公開化的風尚成為主流,這樣的政治將盤踞不去,我們恐怕永難再有天朗氣清的一天。

  • Milk369

    她只是一個用國家公器賺錢的商人,奸商。
    有錢就能有權,有權就能搞錢,就算當上元首,仍然改不了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奸商個性。
    國家的未來,百姓的福祉,從來都不在她眼裡。
    因為沒有一個憂國憂家的人,會想盡辦法搞爛國家,只是為了達到當選的目的。

    民主政治最悲哀的事,就是兩手一攤、屁股一拍,她可以不管你死活,我們卻除了死什麼辦法都沒有。
    因為恥都沒了,還有什麼能約束?

  • Tomas Tso

    民進黨的不分區提名—-顯出蔡英文的理想性,強勢及手段;領導者一定要有願景,領導者一定要有堅強信仰,除此之外,好的領導者一定要有手段運用權力去實踐達成願景,這最重要!!

    國民黨由李登輝及宋楚瑜建立起來的黑金政商結構必須要依靠外在的力量進行變革,這正如同外科醫生無法切除自身的腫瘤!! ”台澎金馬關稅區”的社會面由1996年公民直選建立"中華民國台灣本土政權"已經十八年,政權輪替了兩次,現今面臨三個面向結構性問題,國民黨過去五十多年執政的包袱太重,無力改革
    :

    A. WTO所形成的全球化大趨勢—-”台澎金馬關稅區”面臨大方向的選擇,任何一種選擇的未來都必然要面對許多的挑戰,但是,”普羅大眾”社會和治理精英們矛盾的選擇—-就像身陷火場中的群眾會在爭論中錯過了時機!!

    B. 中華民國的憲政結構問題—-所謂的”五權憲法”架構因襲了威權體制不得不然的”御吏制度”及借屍還魂的”科舉制度”和現在的直接民選民主制度不能契合,其中各種"價值觀"的糾葛不是可以簡單辯證清楚的,這需要時間在"實踐中"逐步修正調整的—-這是總統層次的議題,要有魄力及勇氣面對!!

    C. ”台澎金馬關稅區”在1949~1996年間過去47年間因”便宜行事”所制定不能持續的制度,在”人口紅利”消失後已面臨質變的轉折點 :

    退休制度:”公權力機構”所雇用龐大軍公教人員積累的”未償還至少”高達五兆新台幣的退休金債務結合人口老化的趨勢—-這個重擔將壓在現在年輕人的肩上,這是必需要面對解決的首要重大社會問題。各種可持續退休制度多半要結合私人、職業(行會或公會)雇主、國家老人年金等多重結構建立的,要用到"納稅義務人稅金"支付的制度通常會設定領取年齡並按納稅年限比率領取的規定,如,需年滿65歲,若繳稅期限不滿四十年,則按比率領取,具有"公權力"的職業,雇主就是政府,資金來源是"納稅義務人稅金"領取退休金的年領事就必須是在滿65歲後,才可以領取;台灣"軍公教人員"的退休制度不是這樣的概念,例如,軍隊以前"專修班"服役年限七年期滿就可有”十八趴類似領月退”的機制,結果造成許多三十出頭就退休了開始領月退到死亡,盡義務的時間短,被供養的時間長,這就是沒有可持續性及社會階層對立的根本原因!! 公務員退休後所得替代率必須立刻降低到75%或者更低—-而且必須到滿65歲後才可以領取月退金!! 這些原是行政命令,馬總統在2011年卻將之法制化—-關中”後來”有覺悟,提出的些微改善法案卻排不上議程!!

    稅制 :李登輝執政時減免了金融業該繳的營業稅,而且又推動了兩稅合一租稅的減免使得企業經營者獲利的稅賦率下降到只有15%的不合理地步,二十年來惡化了台灣社會財富的分配。 2014年便宜行事的所得稅修正—早就該做、能做的,為何這六年不做了? 馬總統的執政團隊總是在”選舉時刻”推出些微調整是"緩慢"的進展; 稅制明顯偏袒資本擁有者—資本具有剝削性,真正有效開徵公義的資本利得稅卻因國民黨內連勝文的帶頭反對及王金平組職聯合的朝野等陰暗黑金利益勢力抵制,硬是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國土政策 : 台灣有限土地規劃的失當—平地的耕地發休耕補助,農業到高山破壞水土造成下游的土石流;大城市邊緣的農地"分割買賣"建構庭園農舍的交易,降低了”台澎金馬關稅區”糧食自給率;工業區及”自由貿易區”的開發都成為土地投機的誘因。 劉兆玄辭職前提出的”國土政策綱領(草案)”,這個法案如今安在哉?

    如今”人口紅利”所產生的經濟發展驅動力將在2025年枯竭,嬰兒潮世代精英階層,在財富分配的過程中”佔盡優勢”獲得最大的利益份額,這些人成了”自了漢”與台灣社會的感情連繫越來越超然。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社會普羅大眾階層憤怒的民粹主義正在滋長—–台灣社會是否會正在重現類似於老舍所描述的”駱駝祥子”的社會結構?? 年輕人會被逼上梁山用選票起來革命的!! 人民給了立法院多數的議席的執政黨能夠利用徵稅的公權力進行社會財富的"第二次分配"—卻是,國民黨"黑金結構"的本身摯肘執政黨提出的"公義法案"。

    這樣擁有絕對權力的執政黨,卻無力改革,2016年如何能夠不輪替了??

    政權就算是輪替了,能夠扭轉” 台澎金馬關稅區”社會向下沉淪的趨勢嗎??

    • JB

      我覺得現在的kmt比dpp好一點,kmt這幾年發生很重大的結構性改變,一些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開始鬆動,所以王大院長才有危機感,在這一兩年出現讓黨員感覺被背叛的大動作,在勢力重整之前的黎明很暗長,如果能夠往好的方向發展,破繭重生是可期的。當然,這是如果。
      相反的,dpp為了奪權,背棄自己建黨理念,很多老黨員批評他們老kmt化是其來有自的。這一次dpp看起來很團結,私底下派系間的利益分贓是如何錯綜複雜,才能讓所有派系乖乖閉嘴呢?可以想像,一但dpp大勝,政治大餅的爭奪大戰就會爆發,讓人感到痛心的內鬥虛耗才正要開始。

  • JB

    與其說台灣民眾誤解她,不如說她塑造了一種讓「現在的」台灣人嚮往的形象。
    台灣人是一種很矛盾的集合體,既自卑又自大,因此出現一個能夠讓台灣人投射情感的人物,台灣人很容易把那個人物當自己的化身,極端去美化,並把自己對未來的想像與希望寄託於對方。以前的陳水扁是這樣,現在的蔡英文也是這樣。(所以,陳水扁後來爆發的弊案那麼多,之所以直到最後人民才不情不願清醒,其緣由也是這種「自我投射」情結作祟—畢竟承認自己的錯誤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特別台灣人這個集合體對面子看得比啥都重要。)

  • 江碧珠

    蘋果綠報還在造蔡神,真是誤國誤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