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政治上的詐騙

在台灣,”詐騙” 稱得上是主要產業之一,每年營收上百億。但這只是指一般的個體戶、零售商,真正的詐騙大戶是政黨及其無數的御用媒體、御用 “社運” 團體等等,以及一票吃香喝辣、名利雙收的名人、文人買辦,滿口進步理想,正義凜然,講的是一套,做的完全又是另一套,好話說盡,醜事壞事做絕。這年頭,誰掌握了媒體,誰就是老千的王,千王之王。

maxresdefault

為了進行媒體宣傳 59歲政治人物的卡通造型

平常,你常可看到一些荒唐透頂的詐騙案件,離譜到爆,什麼宇宙能量水,喝了之後百毒不侵刀槍不入,一瓶兩百萬之類。令人不解的是,怎麼會有人笨到那樣,竟然會相信那樣一種可笑至極的詐騙說詞?但事實上,政治上的詐騙方式更是離譜,深信的人卻幾乎整個島全部都是,少有例外;明明是一堆無恥人渣,人們卻依然跟著搖旗吶喊,深信不疑,說他們是理想家,是進步人士,是綠油油的社運結盟,是時代的力量

差不多三十年前有了,施明德曾經絕食至少三年,每天被強制插管餵食,生命如風中殘燭。有一天,我代表台權會打算去看他,一早坐火車準備出發時,一些綠油油的 “人權” 大老前來送行,其中一位(姑隱其名)竟然跟我說,他其實很希望施明德能趕快死掉,他說,這樣 “運動才能做大“。我聞言無語。

甘地甘地經常禁食,幾度瀕臨死亡。有一次,一個小女孩跟進,不飲不食,生命垂危。甘地並沒有勸阻,反而祝福,並表示這小女孩的靈魂將會得到救贖。後來小女孩死了,甘地感到悲慟,但依舊認為小女孩的死具有無比的精神價值。我能理解甘地的想法,並且為之充滿敬意,雖然我不會對旁人採取如此崇高的屬靈式祝福。但是,甘地的例子跟綠油油大老的渴望施明德能趕緊絕食陣亡成為烈士的心態卻完全不一樣;一個嚮往某種宗教精神世界,一個卻只是想利用他人的死來製造事端,累積一己一黨之所謂政治資源及鬥爭籌碼。

你想了解什麼是進步份子、什麼是理想家嗎?強烈推薦大家不妨去看看 “食人煉獄” (The Green Inferno,應該翻譯做綠油油的煉獄才對),裏面就有個人物典範,與島上現實人物相去不遠。

131442_1290

台灣論 小林善紀

我對綠油油的勢力之真正覺悟,其實就是因為慰安婦。記得大約是西元2000年吧,有個日本漫畫家出了一本叫 “台灣論” 的漫畫,引用李登輝及許文龍等人的談話說慰安婦不但是自願的,而且是台灣人 “出人頭地” 的一個重要管道。這些言論在島內外引發一些批評,但是,那個綠油油的黨以及一些我原本尊敬且十分友好的所謂 “人權” 大老,卻跳出來反駁,熱烈地支持這種所謂 “出人頭地” 的自願說法。我很不解,你的良心是被狗吃掉了嗎?你為了所謂台獨,有必要因此睜眼說瞎話嗎?有必要因此去傷害一群身心受創的婦女嗎?甚至連南京大屠殺三十萬人如此慘痛的血腥悲劇,在這些綠油油的人士或人權大老眼裏,竟然都變成一種令人開心的美事,因為奸殺擄掠中國人者,當然就是我們台灣人的朋友,當然值得肯定與讚揚。

我那時還很清純,以為裏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還特地為此遠從英國越洋連繫這些大老,得到的回答是罵說我出國留學之後,腦袋壞掉了,晚節不保了,被國民黨洗腦了,甚至還說我原來是國民黨長期派在黨外臥底的,否則怎麼會為敵人( “中國人”) 講話。於是我這才總算徹底覺悟,原來這些我原本視為同志的人,其實跟我根本扯不上一塊兒。

我始終相信:人性中有著基本的善,我們的一切努力不過就只是為了要保守這份基本的良善,我們的一切所謂 “犧牲”,不過就只是在見證與回應這樣一個永恆不滅的價值與呼喚。但是,對於這些所謂進步人士來說,一切都只是手段,一種謀取權力與利益、貫徹某種特定立場的手段;所謂基本價值,只是攻擊並傷害敵人的一種藉口和武器;而所謂神聖不可質疑的某種政治主張,其實也只是藉以謀取個人利益或滿足個人偏見與仇恨的手段。

這事如此顯而易見,但在這島上,你卻根本無從訴說,無人相信。詐騙往往就是這樣,你跟受騙者說:對方是騙子,是詐騙集團,你怎麼會相信這種蠢話?會有人因為你的提醒而幡然醒悟嗎?不會。就如同你不要以為北韓那些群眾激昂的感人場面全是刻意裝出來的,絕對不是,他們大多由衷相信官方那一整套鬼話或神話。島外如此,島內依然。蔣家年代如此,綠油油的時代更是如此。

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