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傷異鄉人的鬥爭之島

黃復興黨部主委戴伯特_中評社

黃復興黨部主委戴伯特。(圖片:中評社)

可想而知,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會比大選更黑,我大學的時候有接過朋友的邀約打工,去幫當時要選黨主席的馬英九監票,馬英九還寄了張什麼鬼給我,我記得這個活動是黃復興發起的,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國民黨內部有所謂鐵衛軍黃復興,監票監了什麼、拿了多少錢我都忘了,當時的目的是怕當時跟馬英九爭黨主席的王金平會作票。

國民黨的黨內選舉,一定會看起來很民主,但基本上就是派系組織票,上面喬好,誰挺誰,一翻兩瞪眼,有點像小學選班長,小學班長很少有人出來相互競爭的,通常都是老師點個前三名、模範生,大家總是投給說好的人這樣。

說來也悲哀,這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但因為臉友的同溫層而看起來炒的火熱,但實話說穿了,國民黨已經爛到連這種戲,都沒人想要停下來看。新的台灣要來臨 的,不會是新的中華民國,台灣論述已經在馬英九這八年來的幫忙下,順利的成型,接下來,台灣就會是台灣,文化上的中國人,中華民國的歷史傳承,都會變成風中絮語,偶然地,在某些故事裡被提及。

悲傷的不是你我,而是那些殘存在這塊土地上,隨著國民黨渡台而來的異鄉人。永遠的異鄉人,前半生的擺渡,終究只是時代巨輪下的南柯一夢。

「國民黨怎麼會輸的那麼慘啊!」「對啊!」「我爸爸九十多了,以前還看電視聊一下,現在一句話也不說了!」

「老人家難過啊!想不通!」「票也投不下去了。」

這些耳語,不會有人用心聽進去,特別是那些有國民黨黨證的人,他們老早遺忘了,這些異鄉人,他們是中國人,他們在中國出生,他們從中國被迫來到了台灣,信仰的他們心中認為是正確的價值,這個信仰沒有錯,信仰台灣沒有錯,信仰日本沒有錯。

台灣就是一塊多元文化的複合有機體,它還不能被暴力式的定義,因為它還在發展中,但定義與政治就是權力語言的遊戲,鬥爭的本質不是為了尋求國族認同的澄明之境,鬥爭的本質是利益的,但鬥爭的權力語言,卻是如刀尖般,刺在每個認同不一人們的喉頭上。

無論你認同什麼,他都是一件簡單卻有艱困、低俗而又神聖的事。

那不是對錯問題,一直以來,都是一種角度問題。

‪‎嫁接玫瑰已花果飄零‬

藍色玫瑰_krshadow

  • Annabel wei

    重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