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民粹主義與台灣政治

sb10062654a-001文/張恩瑋

民粹主義(populism)這詞是從拉丁語populus(流行)+ ism字尾(主義)集合而成的,簡易來說認定那些代議政治官員只為了中飽私囊與短期利益,是不可靠的。唯有人民自己才能真正決定自己需要什麼與想要什麼。

民粹主義近年在寶島上面非常盛行,再加上政治掛帥的關係,任何一項議題只有要有一點人反對,加上一些並不完整的懶人包、網路社群的分享,就變成「我們不知道政府在搞什麼,所以我們反對」,當炒到特定熱度的時候再由特定團體接管議題,塑造成「執政者不願傾聽人民的聲音」;最後激化成「執政者一定是故意要讓國家崩壞」這種嚴重負面的形象。

民主的好處就是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聲音同時在社會上,但凡事只要有人反對就不去做、又加上政府沒有針對可能造成爭議的政策大力澄清與辯護時,民主反而是種嚴重的負擔。

在我小的時候,大家都是中國人,大家也是台灣人,不會分彼此誰是誰。

但是到了今天,在刻意操弄之下,省籍議題、本省外省的話題突然被「激發」起來,有人「覺醒」了。開始什麼都要講究「台灣本體意識」、「台灣本土」、再來個「去中國化」。

但「台灣本土」是什麼?

我父親那邊的祖先是日據時代過來的,我母親那邊則是撤退時跟著來台灣的。

但我祖先是大陸來的沒錯,為什麼在強調政治正確的情況下我必須要認同所謂的「台灣本土」?我必須只愛著「台灣」而我不能同時愛著「中國」;如果獨派人士可以大聲的說出我支持台獨,為什麼現在我卻不能大聲的說我熱愛台灣我熱愛中國?

選舉前的子瑜事件,又再度提起了「台灣本土意識」;但光拿黃安就代表對岸中共與所有大陸人民太過武斷,但這種情況下最開心的莫過於推銷「我們建國」讓自己獲得選舉勝利與巨大政治利益的獨派人士,彷彿只要台獨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但今天就算真的台灣改國號建國,但台灣仍無法脫離目前所在的地理位置,國際環境與經濟情勢也不會因為換個國號而改變,對岸的影響難道就瞬間消失了?缺乏適當的兩岸政策,即便拿到政權換了國號,台灣人民也不會得到所謂的「尊嚴」、「經濟發展」和最重要的「和平」。

  • JB

    要喚醒理智很難,要喚醒仇恨卻很容易,這就是川普為什麼能受到美國人歡迎,isis越挫越勇的道理。
    本土派最有力的論述都是以仇恨起家,用228喚起台灣人的仇恨,用土地改革喚起舊地主階級的仇恨,用白色恐怖喚起遭到限制的仇恨,用國語教育喚起族群仇恨,以仇恨中國來鞏固本土意識維持自己本土的正統地位。仇恨的力量讓他們享受到甜美的權力果實,然而卻撕裂了整座島的人民,讓整座島陷入空轉的困境。
    美國黑人過去遭受壓迫的歷史百倍於「正台灣人」,然而歐巴馬卻不需利用仇恨來獲取政治利益,這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領導人;曼德拉受到的政治迫害遠比多數自以為被壓迫的「愛台民主鬥士」更多,他上台卻沒有鼓動黑人大肆仇恨白人,甚至說出「仇恨使頭腦不清,使計畫受阻。領袖沒有仇恨的空間。」這種雋永的傳世嘉言。台灣何時出現一個能跨越族群的領袖,那才是真正的天佑台灣。

  • chaperone02

    “高築牆(槍砲),廣積糧(鈔票),緩稱王(才來談自己想要行的理念)”,沒牆沒糧,覺得可以用”覺醒””我反核我是人”或是通過”在外國議會”請願”來完成台灣所謂的”獨立”,毫無可行性,覺醒沒覺醒的地方在於,出了台灣,美日歐還是只會很現實地看你有多少槍砲或是鈔票,沒人會在意你”覺醒”了甚麼,更沒人會在意你”喜歡”甚麼或是”討厭”甚麼,其實烏克蘭是一個很好的”可割可棄”的例子,不過覺醒大概也只會去看烏克蘭那些納粹人士用甚麼手段來反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