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藍網民的困境與孤獨

 文/陳廷奕

最近出現一堆要泛藍網民「突破同溫層」的論述。

其實我明白這種聲音的出現,是要試圖讓我們的戰力可以向上提升,讓瘋吱谷可以變成瘋吱谷2.0。(編按:瘋吱谷/FB粉專名。)

回想太陽花學運那個時候,就是我積極投入政治領域,也是我開始花大量時間在政黑板(PTT)的轉捩點。當時我剛好在學校做一個有關於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專題,在太陽花學運還沒起來的時候。反服貿抗爭其實在政府談判內容的時候就開始了,他們一開始就用所謂的 「黑箱服貿」來大肆的批評政府密室談判,這個時候的”黑箱”,是指談判黑箱。

後來兩岸談好的服貿條文要送到國內,待國會同意才能開始實施,民進黨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吵有關於「包裹審」以及「逐條審」。我做報告的時候,背景就是這樣,當時的「服貿黑箱」在花果山(編按:指PTT)並不熱門,最熱門的是所謂的「反旺中媒體巨獸」。我若不是當時有做服貿專題,我根本不會知道他是ECFA經濟架構下的其中一個部分,而接下來的太陽花學運,我相信也很少人知道。

接著,政府辦了20場公聽會(沒記錯的話),全省更有多少說明會,公聽會國民黨也讓民進黨主導多場,當時也決議要逐條審議,以行政命令的規則,在國會逐條審議,但是民進黨霸占主席台、干擾議事等等,用盡所有方法阻擋審議(至今仍一字未讀),最後鬧出了張慶忠以行政命令閒置三個月,可以無條件通過的漏洞,宣布通過服貿,俗稱 30秒黑箱,也就是太陽花一開始「黑箱服貿」的黑箱來源,這是第二次用黑箱形容服貿。

接著,同一批反服貿的青年,在一天晚上串通民進黨立委開側門,太陽花學運就成了。

在這當中,我跟朋友大聲的宣傳,沒有一個人明白什麼是黑箱,只知道30秒,同學接二連三的去聲援,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知道事情的緣由,即便是被我說明並且理解的同學,他們還是衝到會場,我的結論就是,他們根本只是因為「」。就是風向已經大到如此,論述什麼的,已經無法阻止。

太陽花學運的中後期,他們的訴求變來變去,因為外界不少為服貿辯論的文章出現,當時的政黑更是我的彈藥庫,不要說這些大大如何用自己的專業反駁要花多少時間,我一個化學系學生光是爬文加看懂,就讓我期末考直接放掉。

太陽花被挑戰,投書也一直發,但是太陽花不怕,他們只要不斷的修正訴求,不斷的調整或是換東西打,他們永遠掌握風向。

太陽花當時在立法院有許多野台,好多人去演講,朋友說,這些演講讓他們更了解服貿,了解服貿的「惡」,這些學生根本看不見投書,也已經聽不見我的反面意見,我被朋友視為深藍支持者,幫服貿辯護的媒體變成統媒,一直到現在。

網路上的沉默螺旋已經完備,綠色言論的絕對正確已經出現,到現在只有更強沒有最強。

藍營的文章,連轉發都不敢,相對綠營的轉發數,少有低於萬人的。

我想要說的是,論述,需要專業,堆疊,需要風向,總的來說,需要錢。

當時服貿何其專業?出來辯護的竟然是政黑板友?國民黨立委只有蔡正元力戰群吱,卻被他媽的國民黨一堆人唾棄。很多人罵藍營窩在同溫層,幹!如果藍營沒有同溫層可以互相補充彈藥,今天更慘。

很多人說綠營很多讀書會、很多論述,我想要說,整個台灣都是綠營的同溫層,他們轉發謠言是正義,他們唾棄藍營是英雄,他們舉手投足只要批藍,都可以獲得聲望。

綠營有甚麼論述?如果綠營的論述是對的,為什麼我要站在藍的這邊?他媽的我是愛自殘還是怎樣?當覺醒青年,有砲約、有錢拿、有名聲、有人緣。

泛藍網民需要的是「核能流言終結者」這樣的組織再多一點,並且在各領域上都要有,這些都會是藍營的彈藥庫,並且是靠山。

我對身邊的朋友從來不會害怕對他們溝通,一直以來我都不斷地在做,但是每個議題都需要彈藥庫,例如頂新案,我的臉書被人挑戰,但是我說法有依據,我不怕戰,綠營需要論述嗎?不,他們現在有風向,不需要論述。

lonely-man總的來說,我始終認為我還有很多可以做,但是現在幫藍說一句,就要跟一位朋友Say Goodbye,我有多少朋友?說實在,除非匿名,不然我很怕再幫藍營說話。

我要做一個總結。

藍營需要的是同溫層,但是這個同溫層必須更具攻擊性,也就是我們的同溫層必須成為智庫等級的,我們當中專業的人必須被整合,這些我們難道不是一直在做嗎?

要讓義勇軍,變成智庫,那時間就是慢慢來,催也沒有用,國民黨垮了,責任也不在我們身上,我不是要說喪氣話,一切都是歡喜做甘願受,如果需要改進,大家都願意虛心受教,但是我們的環境是艱困中的艱困,不要把我們想成猴子一樣,一座山一座山都是花果山。

看清楚一點,我燒掉時間、燒掉友誼,沒有報酬,比我更努力、更孤獨的藍營朋友多的是,我們說實在已經不需要批評了,已經夠多了。

  • 陳逸哲

    因為想到要累積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反服貿的論述在(原本樂觀看待ECFA的)郝明義開砲前就已經出發,能怪誰? 自己後知後覺。而且,把公共政策的論述框進藍綠架構? 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是想談理智還是談選邊站?

    濁水溪在2010年就辦了七俠五義之A閤發水陸大法會,小柯還忍受底下水管一直戳他,講了一大堆。三年後的2013,郝明義開砲。這些時候,你們在哪裡? 很簡單問一句,你們在哪裡?

    2015年3月30日,我站上立院後門的公民講堂,用五分鐘的時間想解釋服貿的利弊在哪,台下一片表情茫然 (從開口第一句”我在中國工作” 就開始茫了) 在那一晚跟前一晚,我到處找人聊服貿,坦白說,清楚的人大概是不清楚的三分之一強,我大概理解原文想表達的高處不勝寒跟灰心。

    但是

    灰心嗎? 應該說,有打算灰心嗎? 為什麼灰心? 因為在別人的眼中看不到理智? 還是自己實力不行? 又或者這件事就真的是有問題要改進?
    小柯有放棄嗎? 郝明義有放棄嗎? 他們沒有,所以最後累積成太陽花。

    結果你還在 “我相信也很少人知道”

    要取暖就取暖,不要裝得孤芳自賞,好像自己很聰明一樣。

    • 成加朋

      “把公共政策的論述框進藍綠架構? 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是想談理智還是談選邊站?”

      去問那些反核反服貿反頂新反課綱的~~ 只要誰不同意~ 馬上就是42689.2黨工五毛支那豬
      誰把公共政策論述框進藍綠架構??? 誰阿???

    • 張學億

      1.一篇文章通常不會只有一種功能,太陽花也是從取暖開始的,不要說得好像有取暖成分就是垃圾,誰不需要溫暖與支持?
      2.藍綠架構已經跟台灣所有公共議題混在一起,因為這些都是政治,當你的理智在別人眼中是選邊站時,有差嗎?搞清楚自己在幹什麼就好。
      3.大家繼續努力吧,百年老店不長進,自己又沒辦法讓他們長進,也只能接受這種結果,然後繼續前進。

    • chaperone02

      郝明義真的有看過服貿全文嗎?不過無所謂了,他現在已經具備政治正義,說甚麼都不可挑戰

  • 喵嗚

    總的來說,需要錢。點出核心了。

  • Nick Huang

    不是藍綠之爭而是冷靜理智與瘋狂反智之爭

  • 昱賢 林

    白痴,你也知道自己是化學系的,那你經濟學的基礎常識夠了嗎?你貿易學的基礎常識夠了嗎?你社會學的基礎常識夠了嗎? 沒有黑箱又如何?所有的問題解決不了也提不出利益在哪裡
    核終能成功,除了科學面的基礎扎實外,還有一大半得歸功於黃士修對自己不專長的戰場並不會隨便發表評論,同溫層就同溫層,沒有自省能力的同溫層就多多幻想吧。

    • Tommy Lee

      哈哈哈!反服貿太陽花…有幾個是學經濟的學貿易的啊???
      自打臉還打得真響啊,哈哈哈

    • JB

      我只看到你通篇謾罵,但是你是哪一系的?報上來!你覺得哪一個問題解決不了?提出來!你覺得哪一點不利益?提出來。你說人家搞不懂問題,那是那些問題搞不懂?提出來!別漫無邊際亂罵一通,這樣的你連你罵的人都不如。通篇連個主題都沒有,也只有喇叭大而已。
      何況,服貿關係的產業哪一個人學過經濟學?貿易學?那些印刷廠老闆?那些美髮院從業人員?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抗議無理?早說嘛!凡是沒經過經濟學常識、貿易學常識、社會學常識認證的都不准談服貿。然而,去談判的人可都是經濟學貿易學專業的佼佼者,那你怎麼不乖乖接受?

  • Longinus Liang

    沒有錯,藍營只要在每個領域都有流言終結者,由核能流言終結者的黃士修先生組織並領導這些人,必能打破綠營的同溫層,將真正對台灣有幫助的正確的資訊傳播給社會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