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6

228前因 台灣金融體系的崩壞

二戰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均陷於物資與糧食嚴重缺乏的狀態,故1941年時日台均已實施米穀配給制度。在台灣,1942年時甚至連肉、青果、鮮魚、油、鹽等民生必用物資也實施配給。
1945年春夏,一切副食品幾乎都從市場銷聲匿跡。停戰當時,台灣已到了商店幾乎看不到商品的經濟破產窘境。在美軍的大轟炸下,有關米糧的生產,台灣總督府的農業主管機關官員,瞭若指掌,並預測1945年將大大減收。
1945年夏,日本殖民當局已辦妥當年八月份繳納米穀的分配,完全已經知道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
1945年的台灣糙米實際產量約僅63.8萬公噸,僅及上(1944)年產量的59.8%。也就是說,即使仍實施日據末期配給嚴重不足的米糧配給制度,1946年春時台灣仍缺糧約三分之一。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台灣缺糧約超過一半。當時日本本土也是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狀態,日人形容當時是糧食的地獄。但就在要將台灣歸還我國前的九月上旬,日人在日本本土仍續實施嚴厲的米糧配給制度但在台灣卻發動蓄意放棄對糧食與各項物資一切管制的經濟戰。就個別(Micro)百姓而言,使得各地的餐廳如雨後春筍市場頓時供應充沛;就台灣整體(Macro)社會而言,此時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台灣半年份的食用。故到了明(1946)年的二、三月,台灣社會乃將進入饑餓狀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一切等待明天再說 明天一切都會好的

一個個願意保持不同質疑聲音的節目因為壓力被迫停止,真真假假的政治更沒人能夠有個可以分辨虛偽的學習管道。生活周遭的人,彷彿中毒一般,隨著媒體跟網路謠傳而直接定罪某人某事。證據變成一部斷章取義的幾分鐘手機影片…前因後果沒有多少人願意深究。某位朋友告訴我,一個「爽」字,決定所有的是非黑白。被冤枉的,活該沒人道歉諒解。被支持的,理當被人掩錯高捧。即便司法能夠還人清白,依然還是定義在「爽」與「不爽」之間決定司法是否公正。埋頭苦幹被當作笨蛋,跳樑小丑被視為英雄。傻人是否真有傻福,越來越讓人懷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核終提出五點反駁新科立委黃國昌的首日質詢

話說新科立委黃國昌在開議第一天質詢就挑核廢料處理問題是吧?看了一下逐字稿,太陽花戰神的程度也不過爾爾。如果我們不能容忍政府說謊,那我們當然也不能容忍社運團體/公眾人物說謊。說謊的行為都必須被譴責,公共議題的討論品質才有進步的希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造謠跟爆料 網路世界的日常

川普初選大勝,或許代表美國新世代人類傾向好惡已定。大言不慚、歧視性攻擊、說話不負責任等等,竟然可以民調一路上揚。這連自由派的紐時與華郵都看不下去。他們分析,這其實是有計劃與精細的議題操作,但,選民買單了。川普的社群策略,自然堪稱大獲成功。而類似川普的人,在台灣的姿態還真不遑多讓。

古典普世的人類價值觀,在一個世代一個世代往前革命推翻下,慢慢遭遇極大的挑戰。現在,不分中外,彷彿敢嗆敢反就能出頭。但,這真的正義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柯文哲的彼得原理與半部論語

上任一年多的柯市長,還有一定的高人氣,但是不知道還有多少人相信他是他自認的「不世出人才」,只要依靠他吹噓的智力和執行力,就可以從政治魔術帽裹拉出任何別人做不出的東西。如果沒有意外,柯市長很快就要從雲端重重摔下,拉著所有市民一起遍體鱗傷;並且成為管理學上著名的「彼得原理」(人會因為某種特質令他被擢升到不能勝任的職位,然後變成組織的障礙物及負資產)的最佳範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瑪丹娜與中華民國皆存在

瑪丹娜這個裝飾,只是一種行銷策略!其實不必太興奮。但這面旗幟對於綠營之人,仍然十分礙眼。躲在這面旗下,意淫、蠢思著台灣國,是一種極其扭曲的心境。
讓我突然起了揣想的是,瑪丹娜與陸皓東的跨時空疊合,在十九世紀末的一個基督徒青年陸皓東,畫了這個其實頗有藝術協調美感的圖案時,對它的命運完全無法猜測,更不可能想像,一個多世紀後,一位美國的搖滾巨星,將它投射到自己的臉龐之上。
雖然已是一幅命運乖舛的圖騰,青天白日依然可以延伸出許多不同的意涵,今天它搖身一變成了音樂盛典裡的興奮與高亢的標志。
陸皓東是不同凡響的,這個十二芒星,置於深邃的藍中,有著很沈甸、卻又深厚的情緒,並且具有幾何均衡的美感,實在是比歐秀雄那種很無厘頭地將台灣放在宛若徬徨、徘徊的十字路口裡,好得不知凡幾。
然而,十二芒星究竟如何進入陸皓東的腦海的?我曾幾回想過它的來歷,他既是個基督徒,或者,就是指涉著耶穌的十二位門徒,或是雅各的十二個兒子綿延而來的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又或是啟示錄裡從天而降的聖城新的耶路撒冷的十二個門?
但已然衰敗的國民黨,娜姐替你打氣來了。陸皓東今夜在天國,應該也頗得安慰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陳真 談說故事

身邊有人常懷疑我轉述世界名著的真實性。真的是那樣嗎?人家世界文學大師會那樣低級地寫東西嗎?"等待果陀" 何等名著,會出現什麼 “自己講笑話自己笑到尿褲子" 的情節嗎?

基本上,我的轉述應該都是真的,但你知道,轉述這東西就跟翻譯詩一樣,難免加油添醋;有時是故意瞎掰,例如我敢保證等待果陀裏絕對沒有 “口吃患者買汽水" 的笑話;有時則是記憶難免有誤,畢竟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幾乎不再閱讀這些所謂 “閒書",而全在學術書堆裏打滾了。這些閒書,大部份是在國中和國小階段讀的,另一部份是在念大學時。直到最近一兩年,因為每周甚至每天大量時間都在等車、坐車,零碎時間很多,才有一點機會重新複習這些閒書。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各層面的關係

說,大家都會說;光是說,或是說個不停,有意義嗎?意義難道不是來自 “做"?你與其講一千萬句,不如去做一下下。這意思當然不是指的一種行為主義上的意涵,並不是說你得拋頭顱灑熱血或實際投入政治才有資格談政治,而是說,政治是一種無所不在的東西,你不可能有一秒鐘脫離它,因此,你勢必得面對這樣一種像空氣一般分分秒秒環繞你四周的東西,這時候,你是什麼樣的人,自然就決定了你會如何面對這樣一團無所不在的空氣。你說這空氣是政治也好,說它是一種現實世界也罷,總歸你得決定讓自己在這樣一種世界中,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然後你的話語自然就會取得它應有的意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笑看台北大塞車

自從那個只會搶版面至今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柯文哲當上了台北市長,我們這些「非天龍國」的老百姓其實滿開心的──看看你們用八十五萬票選出來,選前選後把前任市長罵得一無是處的智商157,能搞出什麼名堂來?在柯p上任不到三個月之時,我就為文坦白講,我們多少是有點看笑話的心態──雖然我們這裡的一條龍,笑話鬧得也不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