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謠跟爆料 網路世界的日常

文/葉林

川普初選大勝,或許代表美國新世代人類傾向好惡已定。大言不慚、歧視性攻擊、說話不負責任等等,竟然可以民調一路上揚。這連自由派的紐時與華郵都看不下去。他們分析,這其實是有計劃與精細的議題操作,但,選民買單了。川普的社群策略,自然堪稱大獲成功。而類似川普的人,在台灣的姿態還真不遑多讓。

古典普世的人類價值觀,在一個世代一個世代往前革命推翻下,慢慢遭遇極大的挑戰。現在,不分中外,彷彿敢嗆敢反就能出頭。但,這真的正義嗎?

其實,嚐過操弄甜頭、熟悉鄉民文化、熟稔網路技術者,會更變本加厲運用這捉摸不定的可怕「原力」。因為,成本低,投報率太高。

網路力量,也是一種權力。如果說大家都聽過「權力會使人腐化」這句名言,對於輿論社群力量就該極度戒慎恐懼。真正的民意與操作出來的輿論是兩件事。兩軍對決時,掌握社群輿論力量的優勢ㄧ方透過飽和攻擊與烏賊戰術,很快可讓對手疲於奔命而三槍斃命。掌握權力的主要對象除了政黨,當然是目的性強烈的媒體。但,勝負底定後,輸的人只要不是吃素的,給他點時間醞釀,未來更可能如法炮製、加倍奉還、毫不手軟。

社群時代,有太多人習慣匿名攻擊而肆無忌憚;到處造謠跟斷章取義式的爆料,更是網路世界之日常。

摸著左胸口想想,這,真的好嗎??

網路社群與各色媒體的發達,到底真正解決了「知溝」、「數位溝」的落差?亦或只是勾引人類劣根性爆發的一條毒蛇?深深覺得,匿名與社群化,喚起的往往是人性深層的魔鬼。因為,要享受酸噓鬥的快感,還有比這裡更安全的環境嗎?熟悉網路社群的年輕世代,真有能力分辨謠言、或是抗拒輿論霸凌不須負責的過癮嗎?他們真能懂酸噓鬥最後是對是錯嗎?

媒體作亂已久,但社群崛起這幾年,不管好事壞事,最後結局一定是社會信任互相傷害,每逢大災尤為明顯。台南地震為例,幾天的熱血激情集氣期一過,必定進入政治指責的階段;接著,編輯台每天需要巨量 side stories ,除了主將(賴清德、建商、政治立場)廝殺外,連熱心幫忙的配角(因故撤退的救難隊、等不到親人的崩潰家屬、紅十字、慈濟...)也難逃被鍵盤媒體與鍵盤鄉民捉對亂鬥、暗黑汙名的宿命。

73456b9e15175f67

台南地震,我相信賴清德盡心盡力。因為站在倒塌現場前,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想到休息二字。刻意鬥他,不是英雄好漢。但藉這機會反思眾星拱月的「賴神」二字,其實是個很好的沈澱。對於一路捍衛賴清德的死忠支持者而言,我相信事件中只要主詞換成敵營人物,風向肯定大變。這就是我最厭惡的 —「顏色對了,什麼都對」的網路文化。

640_e63e80829ad70ea865d6dfd7c5f89c01

賴神不只沒睡覺 連鞋子都開口笑 引用自蘋果日報

 

【同一個標準、抹去顏色就事論事】,才能讓台灣更好。雖然,我們都知道這個理想難以企求。

老天狠心撕裂大地已經是個警訊,但如果媒體網民們不思縫補傷痕,卻催化更多的相互傷害,這跟縱容自己抽鴉片享樂而後百病纏身的邏輯有何不同?

操弄議題、造謠分化,這些伎倆都像潛伏社會的癌細胞。如果你自認是位思考者,更應該勇於發言、挑戰所有不負責任的言論。社群時代工具太便利,如果不想說、懶得說,最後的結果就是癌細胞擴散,等死。

ㄧ個人能力有限,但任何場域、該說時絕不應該閉嘴。追求和平,有時候還真必須以暴制暴。輿論戰場上的堅定主攻與強勢側衛(flank),要互補支撐。

但我也希望,【說的一定要是事實證據與道理】、不是情緒與既定立場。

就像柴靜面對大陸 PM 2.5 說的:「我不怕死、但不想這樣活。」同樣,我也不怕台灣因為劣質媒體與酸民文化肆虐而崩垮,只是也不想這樣活。

年快過完,深有所感的這篇非主流老派文在網路世界不會討好。不過善惡對錯是幼稚園數學問題,哪邊餅大,哪邊就贏。你要認為自己是好人,就別放棄任何講道理的發言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