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終提出五點反駁新科立委黃國昌的首日質詢

文/黃士修

話說新科立委黃國昌在開議第一天質詢就挑核廢料處理問題是吧?看了一下逐字稿,太陽花戰神的程度也不過爾爾。


1.

黃國昌談的核廢料處理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放在蘭嶼的低階核廢料沒有遷出,二是核電廠的用過核子燃料池爆滿,突顯最終處置場的選址問題。

在討論公共政策之前,我們必須先釐清科學事實,這個順序非常重要。無論高階或低階,核廢料與其它廢棄物相比的唯一獨特之處便是輻射。如果黃國昌的中學理化有學好,應該知道輻射是可以被阻隔的,而且並不是很難。

帶有輻射的核廢料,只要用鋼桶和水泥封裝起來,請問它會造成什麼危害?沒有,而且它幾乎不影響生物圈。在其他工業,我們幾乎找不到對環境如此負責任的廢棄物處理方式。這些資訊都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但是黃國昌裝作不知道。

640_5b171a079c405b4f87b72072e7e3c9af

乾式貯存設施之密封鋼筒外殼材料採用15.9 mm厚之304L不鏽鋼

2.

了解這點之後,我們再來談蘭嶼的低階核廢料。連在貯存場長年工作的台電員工都沒因為輻射而有健康問題了,請問最近距離至少在5公里外的部落居民,要怎麼因為核廢料受害?

雖然我知道蘭嶼核廢料根本不影響居民健康,但我贊成核廢料遷出蘭嶼。黃國昌不敢說的是,並不是所有蘭嶼居民都反對核廢料放在那邊。有些人視核廢料為蘭嶼惡靈,終日擔心受怕。請問,是誰害他們一輩子活在恐懼的陰影之下?就是像黃國昌這樣的反核政客,以及背後的利益團體。

也有些人主張可以遷出,但補助要繼續發放。這當然沒有道理,所以整個計畫就卡死了。如果黃國昌有GUTS的話,請跟我一起主張:立刻遷出蘭嶼核廢料,並立刻取消所有回饋金,包括電費全免的補助。

3.

接著是高階核廢料的中期貯存場和最終處置場問題。先談中期貯存場,也就是乾式貯存設施。針對個別電廠的乾貯設施,是運轉需要的特定設施,沒有選址問題,除非是要另蓋集中式乾貯設施。

黃國昌的另一個慣用手法,便是把問題都推到反黑箱。他想把決定場址的過程,試圖導到未經公民參與不該決定場址。但事實是,新建設施必須經過環評、投資可行性評估、安全分析等程序。環評程序本來就有範疇界定、公告閱覽、說明會、公聽會等公民參與的途徑。

黃國昌說沒有公民參與是黑箱作業,事實上是這個參與的方式不是他要的,但台電也不可能逾越法令。我們應該問的是,黃國昌為什麼只會拿公民參與當幌子?因為這樣可以塑造民主的錯覺,最容易騙到選票。

4.

黃國昌提到Obama終止Yucca Mountain最終處置場計畫。但他的資訊沒有更新,那是2012年的事。美國核管會在2014年已經重新啟動該計畫。

如果黃國昌有做更深一點的功課,更應該知道Yucca Mountain最終處置場計畫受阻的關鍵,也是政治因素,而不是技術問題。過去民主黨佔國會多數,所以相關計畫被擋下。

是不是跟台灣很像?核廢料不是技術上不能處理,而是政治上「不能被處理」。政客藐視專業,舉世皆然。

5.

黃國昌說,北海岸的居民忍受核電超過40年,核電廠對環境造成負面衝擊,但這些說法從來沒有科學研究證實。我們同樣要問,是誰讓北海岸的居民活在恐懼的陰影之下?就是像黃國昌這樣的反核政客,以及背後的利益團體

對於公共議題最基本、也很少人敢談(因為政治不正確)的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容忍社運團體/公眾人物用謊言欺騙大眾獲取名聲利益?

LOGO_核能流言終結者的答案:如果我們不能容忍政府說謊,那我們當然也不能容忍社運團體/公眾人物說謊。說謊的行為都必須被譴責,公共議題的討論品質才有進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