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等待明天再說 明天一切都會好的

文/Tracy Way 發表於「野台

昨晚,去診所打針,習慣性的跟熟識已久像朋友般的護士邊注射邊閒話家常。忽然聊到了新聞事件。她提及台南救災的問題,覺得中華救災總隊很糟糕,被人家拍到偷裝備食物。

我回應她說,那個已經證實不是真相,只是誤會。結果她竟然激動的跟我大聲起來,說了一堆從新聞媒體看到的訊息,完全不理會我的試圖說明。

我只是想告訴她,不要只看片面之詞跟表面報導而已。
但她卻一直打斷我的話…幸好她夠專業,注射血管的針頭沒有被她的氣憤搞歪…
最後她說「好了,不要說了!」

我想著,我根本什麼都還沒說完就被你打斷凶了一頓…
沉默了一下,我回答她「我沒有要你相信什麼,我只是希望妳能多看不同資訊跟說法而已。」然後我便離開診所了。

回到家裡,我的情緒卻因為此事被影響了。

我不斷思考著。

一個個願意保持不同質疑聲音的節目因為壓力被迫停止,真真假假的政治更沒人能夠有個可以分辨虛偽的學習管道。生活周遭的人,彷彿中毒一般,隨著媒體跟網路謠傳而直接定罪某人某事。證據變成一部斷章取義的幾分鐘手機影片…前因後果沒有多少人願意深究。某位朋友告訴我,一個「爽」字,決定所有的是非黑白。被冤枉的,活該沒人道歉諒解。被支持的,理當被人掩錯高捧。即便司法能夠還人清白,依然還是定義在「爽」與「不爽」之間決定司法是否公正。埋頭苦幹被當作笨蛋,跳樑小丑被視為英雄。傻人是否真有傻福,越來越讓人懷疑。

深索許久,我沒有答案。

最後為了讓自己這天亮仍無法入睡的思緒沉澱,我打開平板,開始看電視影集。短時間的逃避開這暫時無解的問題。

「一切等待明天再說,明天一切都會好的!」亂世佳人女主角的郝思嘉曾這麼說。

gone-with-the-wind-3

那麼,就期待明天吧。

  • JB

    類似的事我前陣子看牙醫時也經歷過。
    很可悲。我們自以為得到了民主跟言論自由,然而這個言論自由卻是建立在以往的政權全都是錯的,起來領導反抗的政權才是對的這種「顛倒正義」(恕我不想稱為轉型正義),不過就是過去黑的變白的,白的變黑的而已,民智並沒有隨著媒體開放以及言論自由大開而跟著提升。
    這是我們所追求的言論自由嗎?不過就是過去社會的延伸。然而可怕的是,正因為人民自以為自己「親自聽聞」,就先入為主自以為正確自以為正義,這種盲點遠比威權時代更可怕。威權時代起碼有一個威權政府的假想敵存在,人民在「被迫聽聞」中至少還有反抗意識,或多或少會去思考為什麼;然而現在扭曲的媒體假借新聞自由進行思想灌輸,看起來似乎人民有選擇閱聽的自由,實際上不過就是關在一個透明的箱子裡受到限制,卻自以為有充分的自由,人民麻痺在這種氛圍裡逐漸失去思辨能力,好比溫水煮青蛙一般自陷於理性與道德盲點而不自知。
    要在一片五花八門的言論裡分辨是非是一件消耗腦力的事,倒不如直接把每件事丟貼上標籤,是黑是白一目了然,至於黑是不是真黑,白是不是白就不是那麼重要。這就是一般人民簡單的想法。人們的怠惰正給予野心家趁機而入的機會。
    我們自傲於我們的民主成就,然而,政治學裡最惡劣的民主政治模式卻正在此地上演,我們卻不自知而依然沾沾自喜於所謂的「民主奇蹟」,凡事只要抬出「民主」、「自由」的大招牌,連法律跟固有的道德都可以跟著轉彎。然而我們忘記了,民主的基石是法治,是具有理性思辨能力的選民,一但這兩個基石崩壞了,所謂的民所謂的自由治都是空談,更遑論國富民安這種最簡單不過的企求。

    • Tracy Way

      牙醫?
      感覺上您的威脅比我更大了許多…

      您說的與我思考的幾乎一模一樣。
      果真都是感同身受的人啊!

      • Milk369

        哈!血管與牙齒感同身受!

    • Milk369

      人的自覺很重要,臺灣的媒體不好,但還有國際的媒體可參考。
      臺灣的資訊是開放的,唯待百姓是否有自覺的吸收判斷能力。
      我希望物極必反的道理是成立的,因為今天的小孩是昨天的我,今天的小孩也會變為今天的我。
      台灣現在是種柳丁得芭樂,這如果不能抑制,那臺灣還有得亂的。

  • Milk369

    這種缺乏判斷力或是被片段資訊引導,且死不認錯的行為,我跟筆者一樣,也常常思索為何,而且感覺上以前較少,現在卻是愈來愈嚴重。為何呢?
    有幾種現象,是臺灣流行的;
    一、自卑轉自傲。現在的臺灣小孩,大概由生下來就沒感受過完全的自由,因為對岸永遠壓著臺灣,讓臺灣抬不起頭,而對付這種情感的最簡單方法,就是無理的自傲,脫離現實的自傲,麻醉藥般的自傲。
    二、不論是非,愛拼就會贏。欺凌弱小不用負責,是自我滿足的方法之一,欺凌強勢不用負責,更是自我昇天的絕佳方式。
    三、半弔子的自由民主。妨害他人自由的自由,少數不服從多數的民主,一切我最大,讓人人稱羨,且是自我實現的快捷道路。

    想想看臺灣的抗爭為何層出不窮,由建廠抗爭、勞資抗爭到議院抗爭、政治抗爭、意識型態的抗爭。
    這些妨害他人自由、少數不服從多數的愛拼就會贏情節,讓大家都能透過抗爭,擺脫自卑展現自傲。
    這種種,都在政府時時的鼓勵下,充分展現出無比的成功效率與傳奇。
    所以這些人都抱著;我幹嘛要認錯?我幹嘛要聽你的?不是我不懂,因為我自傲,我要讓人人稱羨,我要透過愛拼之路平步青雲,所以我只要聽我要聽的,你給我滾遠一點!
    一切都是政府的功勞,讓臺灣人個個都膺服『愛拼就會贏』定理。
    想想看如果台灣的法官不是只會考試就能當法官,侵犯臺灣的警察可能會被槍殺,超越規範的抗爭會挨揍,民意代表非會期無特權,胡言亂語的媒體(人)會被制裁,臺灣會是何種社會啊?

    如果上述為真,你大概就沒機會遇到『像朋友般的護士』了!

    • Tracy Way

      感覺上,似乎是如此。
      但我卻思考到有件有趣的事,只要不談政治,大家確實感情可以很好,什麼想法幾乎都是一樣的。
      卻唯獨觸及到政治立場等問題時,就會開始出現這種怪異的爭執…

      • Milk369

        不僅是政治而已,只是因為政治一事是全民皆可參與的活動。
        因為評點政治這話題,既不用負責,也無須專業(這只是現象),又進可說是切身,退可說我不從政。
        事實上在有利益衝突的點上,都有這種現象。
        我們會問,為何看不到其它?
        是因為其它事件發生時,都有高階能鎮壓,唯獨台灣的民主沒高階。
        這是台灣民主的發展極致,也是政府多年來的豐功偉業。
        你對你的主管服氣嗎?你敢對它嗆聲嗎?公司因為你一人而盈虧嗎?

        • Tracy Way

          這麼說吧…
          不是看不到,而是被蒙蔽。
          更多的是,事不關己便做不知。
          但身邊周遭一事一物,皆與政治有關,只是多數人並未曾查覺而已。
          民主說的是自己當老闆。
          當老闆的人如果懶得學習如何經營公司,如何挑選人才…
          那麼自然公司就是一團亂。
          台灣的多數人還沒意識到自己當老闆是需要做很多功課這件事。
          怠惰的老闆怎可能讓公司的業績變好呢?

        • JB

          民主政治的高階是法律,是道德良知,是理性思辨。然而,台灣的政客打著民主、自由的口號架空一切,嘴裡說的是人民最大,實際作為卻是政治利益最大。
          為了達到目的,政客可以扭曲事實,然後侈言為了得到「正義」,非法手段是必須的,多可笑,曾經他們所批判的白色恐怖跟戒嚴,其理由不也大同小異?甚至白色恐怖跟戒嚴的正確性還更高,因為當時國家處於一個動盪時期,維持國家的運作與一般百姓的身家性命,遠比所謂的政治正確性之類的空談要更切合人民的需要。然而看看他們怎麼批判過去那段歷史?又是怎麼縱容自己的「公民不服從」去衝撞整個社會的是非價值觀。怎麼有人可以無視自己所信仰的價值觀相互矛盾,腆顏空談正義?
          要找回能壓制民主亂象的高階,必須從法律下手;要找回人民對法律的尊重,必須從尊重法律與體制的程序做起。如果連法律制定都可以朝令夕改,如果連跟政府行政命令同等級的公共工程合約都可以隨政治首長輪替而跟著隨便修改取消,我們政府的誠信與尊嚴跟非洲的軍人政權何異?這樣一個政府如何取信於民?又如何使人民尊重?
          亂來自於法律誠信、道德價值觀與政府體制的破壞。為了政治利益,政客輕易越過了最該謹守的政治界限,對於未來,人民除了徬徨,還能有甚麼奢想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