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6

陳真 談感受

正常人看到這樣的事,肯定也會覺得痛苦。在這一點上,絕大多數人總算來到一個共同的心理基礎上。平常有些事,難以言說,因為你的世界同我的世界長得不一樣,甚至截然相反,你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也因此,你無從知道、遑論體會我所要說的一切。但在這樣一個共同心理基礎上,你有沒有可能,或者說,你願不願意透過想像,想像一下我想說卻說不上來的那一切?你有沒有辦法想像,類似像這樣的女童遭遇,假若不是一個,而是千千萬萬個,假若不是偶發,而是無日無之、肆無忌憚地隨時發生且任意為之?你有沒有辦法想像,當你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並且就在你眼前不斷地發生時,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阿姨」之死

電影的台詞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同樣的,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拗不過去,終有一天要面對的。史跡班班可考,宋楚瑜的「長輩」,吳淑珍的「鑽戒」,莫不如此。這年頭有google,年紀小的,或記性差的,請自行google一下,你會發現這些笑柄比小說還好看。

不曉得在當今火熱的「浩鼎案」中,「阿姨」二字,會不會成為新的搜尋關鍵字?長話短說,浩鼎研發的乳癌疫苗,成果不如預期,但是中研院長翁啟惠為其強勢背書,而且強調自己沒有浩鼎的股票,不產生利益的對價關係。結果近日被媒體發現,翁院長夫婦是沒有浩鼎的股票,但是他們成年的女兒有,畫家翁郁琇小姐在2012年12月4日用美金一塊錢一股的價錢,一口氣就買了三百萬股(也就是花了三百萬美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背後那些假設

我常舉個例,假若哪天你被誰給拉住手臂,攔住去路,你手一推,想把對方推開,企圖掙脫,並且一邊推一邊尖叫說:「叢啥小,閃啦,不要拉啦!」旁人看到了,毫無疑問你是在吶喊自由,但是,如果因此說你是個自由主義者,那就真的是想太多了。

在英國十年,從來沒有一個西方人問我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染黑?在台灣,一個月平均大約會有15至30個人會問我這個問題: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去染?我總是啞口無言。這在我聽起來就好像問一個人為什麼不去當和尚,為什麼不出來選美一樣難以回答。我沒事幹嘛一定要去當和尚呢?

為什麼不染髮?問久了,為了娛樂大眾,我就瞎掰一些自嘲的笑話,把自己說成老公公,讓人們進一步感到開心。我發現,亞洲人,特別是台灣人,特別喜歡在外表上著墨。但我在此要說的是一種「知識論上的不對等」(這個嚇人的名詞是我自己瞎掰的),簡單說就是問題的兩端其實原本應該是對等的,為什麼要當和尚,以及為什麼不去當和尚,這兩個問題的「命題地位」或「知識論地位」應該是一樣的,就如同為什麼要染髮,以及為什麼不去染髮,兩者地位一樣。但是,因為某種偏見或某種因素,使得問題的形成往另一頭傾斜,在一種原本平凡無平的事物中,硬是畫出一條常態與異樣或變態的區隔。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看台灣的新聞

歐巴馬訪問古巴。BBC 在台灣時間今天凌晨兩點多現場直播古美兩國總統的聯合記者會,前後一個多小時,看完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

古美兩國去年建交以來,各方自然有各種評論。依我看,對付主要敵人–“中國”,顯然才是美國的主要核心考量之一。美國與伊朗關係的所謂 “解凍”,基本上我也是這樣看的。此地的所謂和平進展,也許就只是為彼地的衝突與戰爭做好準備。但我不是要講這些,而只是要說台灣媒體的低能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看完BBC的記者會現場轉播之後,我轉到台灣的各大電視台,看看台灣方面有沒有相關報導,結果找到一個什麼 “寰宇新聞台”,談到古美建交,談論的焦點竟然是什麼古巴人的天生熱情浪漫,還說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古巴隨處可見的帥哥美女充滿拉丁風情的熱舞,在古巴大街上就能隨時隨地扭腰擺臀,然後畫面上就出現一些甩哥辣妹迅速搖擺的美臀特寫。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那麼……你的善意在哪裡?

在新聞報導裡,我們常會見到「善意回應」,「釋出善意」等等字句,其實說穿了,這些都是基本的做人原則,我不能平白無故希望你對我好吧?總是得表示些什麼,代表我誠心想跟你攀個交情。這種「行為模式」在商場生意上尤其明顯,一個買家希望賣家打個折扣,說我多買兩份吧;一個餐廳希望顧客上門消費,只要你「按讚」我就送甜品一份……

不難發現,這些所謂的「善意」,必然是互相的,你對我友善,我也對你客氣,「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然而善意其實也是現實的,我對你「釋出善意」,當然也希望你對我有「善意回應」,若是反應並非如此,那對方也就太不上道了,畢竟沒有人是傻子,在現實世界裡也不可能天天講究什麼宗教情懷,是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轉型正義並不真空,它就在政治裡

悲哀的是我們真以為自己已超越政治。

今天是二二八事發69週年紀念。網路上有許多討論轉型正義該如何行使的規範性或者其他面向的討論。其中,大多論述對德國轉型正義萌生孺慕之情。以網路術語來說,就是「德國好棒棒」。然而,我要再當一次烏鴉,提醒諸位,轉型正義本不是一個真空的過程。它是政治的,不僅僅因為它是在一政治過程中被實踐;更重要的,轉型正義本身難以迴避「政治鬥爭」的誘惑。在對德國產生愛意之前,請先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認識眼前這個觸動你心弦的案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和平不是在和平中感受,而是在戰爭中領悟

我試著簡略地解讀北京的意圖。我以為,由於完全不信任蔡英文,以及她所領導的民進黨,甚至亦已不信任台灣的民眾,北京並不期待蔡英文的任何語言,反而嚮往對台灣展示兩岸真正的差距,讓台灣真正理解她自己的處境。

上回採訪蘇起時他的一個說法讓我產生了一個念頭,馬英九創造了兩岸深度和平,卻反而讓恐中、 反中的台灣人認同升高到歷史頂點,因此北京希冀讓台灣重新溫習一下何謂兩岸對峙。

簡單地說,對北京而言,馬英九八年的兩岸,台灣人的表現,頗像我們描摩一個人的卑劣行徑時的用語,就叫「犯賤」,亦即,對他愈好,他卻叫囂、嫌惡地愈加厲害。那麼,「溫柔」顯然是錯誤的,愈是溫柔,卻愈被人踩在腳下,愈吐你口水。唯有握起拳頭,把肌肉露出來,那人才懂得害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偉大的臺灣人自己發展出了一種嬉謔性民主

其實蔡英文五二0說什麼完全無關宏旨,她的話台灣島上的人固然關心,但蔡英文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兩岸的格局與走勢,更不會扭轉台灣下沈的命運。

我完全看不到那些獨派莫名的樂觀是從何而來,有些人總要高談闊論民主的崇高與偉大,以及台灣是民主典範之類的自我陶醉或更精確地說是自我麻醉的陳腔濫調,然而,希臘很民主,並不曾改變它成為一個歐豬國家的窘況。民主不能阻擋一個國家的衰亡,不僅是此刻的希臘,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也不能挽回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淪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民主大頭病

姚立明說:「是因為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被信任,這是我們的資產。」

這是完全毫無邏輯的說詞,我稱這個叫做「民主大頭病」,好像實行民主,就可以贏得豐厚獎賞似的。

我只問一句就夠:我們是民主國家能給其他民主國家帶來什麼利益?

台灣會因總統是民選的,使台灣的土地冒出石油嗎?還是暴增10億人成為巨大市場?或是地下出現稀土礦藏?

完全不可能。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國民黨的淪落

老實說,在權勢上,國民黨想打敗民進黨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除非他開始學習「民進黨化」,就如同當年民進黨青出於藍、努力向國民黨看齊一般,開始學習如何掌控媒體,進行煽動、洗腦、造謠、抹黑、抗爭等等等,進行無日無之的攻擊與鬥爭,同時也加強對我方人員之造神與美化;並以愛台灣為藉口,無時無刻就只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捍衛台灣主權!抵制一切對台灣有利的政策與作為!努力把國家搞爛,讓社會發展停擺,並且盡一切力量從事各種無法無天的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盡一切力量中飽私囊和黨庫,並以國家資源為餌,賣官鬻爵,利誘或威脅各方勢力,乃至干預司法,廢棄各種典章法制,使之成為一黨或一、二人意志之呈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進一步鞏固黨的力量與權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他指出的錯誤讓全球頂尖經濟學者都驚呆了

朱敬一說「經濟學者都以所得稅來研究所得重分配」。但就我看過的經濟學論文而言,好像並不都是如此;絕大多數學者都傾向使用「所得」的資料,而非「所得稅」的資料。差一個字,真的差很多。

或者應該這樣說:研究「所得重分配」的經濟學者或分成兩類:一類研究「福利經濟學」,一類研究「發展經濟學」。

前者研究的是已開發國家;目標是在找出「在不殺死金雞母的前提下、最大化榨取金雞母的產蛋量」此一目標的合理稅率。

後者研究的是開發中、甚至是未開發國家;目標在找出「在不至於形成貧富兩極化的前提下、最快速提昇整個經濟體的經濟發展」的促產或振興景氣對策(稅率當然也是工具之一)。

既然研究對象不同,研究目標也不同,所採用的測量工具與所使用的資料來源也不會相同。但她們同樣都被人們稱為經濟學者;而且大部分都在經濟系或國際政治經濟學系裡頭任教,或是在世界銀行底下的研究部門工作。

儘管如此,顯然朱敬一眼中的“頂尖”「經濟學者」並不包含世界銀行或全球各大開發銀行裡頭的那些同行。看來臺灣人才濟濟,連個經濟學都能稱霸全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不要誤解了「氫能」

最近「氫能」這個詞紅起來了;但我要提醒大家,不要誤解了「氫能」這個詞。 在此之前,「氫能」在汽車產業的風潮,並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能源」 (並不是將之視為,類似風力、地熱的產能、發電方法) ,而是把它當成「電池」在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也來談談制服吧!

話說在前頭,制服、鞋襪、髮型⋯⋯等,甚至到校時間、輔導課存廢等問題,我不認為是教育改革的核心!之所以討論這些問題,我只是想,做為一個教育工作者,至少該教會學生,理性思辯的重要!

所以今天就來談談「制服」!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在這高喊正義的時代裡扣教官帽子是一件很潮的事

現在我要說的是,因為政大單一事件,就開始全面性要檢討教官是不公允的,一來現在很多教官根本很年輕,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定的政治立場,再來,現在滲透進校園的,通常都是比較潮的覺醒勢力,換言之,檢討特定政黨入侵校園,再扣帽子給教官的論述都不存在。

為了某些政治立場,進而汙名化,最後貼標籤、扣帽子,欺負沒有管道發聲的一般人,這種行為,非常值得商榷。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小雪與如花的故事

志明是一個心智與生理功能都正常的適婚年齡男性,1995年,在如花的熱烈追求下,他跟如花在一起了。因為如花雖然長得其貌不揚,但是她很有錢,每個月都固定給志明100K,於是,即便如花沒辦法滿足志明所有的生理需求,他們還是相安無事的在一起十八年。
 
後來,如花隔壁的妙齡女子小雪漸漸長大成人,出落得愈發標緻,而且家裡經商成功,家財萬貫,村里每個男子都瘋狂的追求小雪。志明也漸漸的被小雪吸引。
 
終於,在2013年的11月,志明下定決心跟如花分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立委的理化教育不能等II──謝天謝地她終於聽懂了

陳瑩明顯是想把爐碴直接當成pH=12.5的強鹼物質,所以很危險。但魏署長指出不能這樣認定,因為摻在混凝土中的爐碴很難溶出,即使雨量大到溶出一點點,也會被稀釋到影響非常小。

如果大家有空的話,請幫我計算一下,在「局長:要測他有沒有溶於水,要看他有沒有溶出來。」這句之前,環保署署長和工業局局長已經向立委說明過多少次要溶於水才能測pH值。然後立委才說「強鹼的這個氫離子測得出來當然就是液體狀態了吧。」謝天謝地她終於聽懂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日內瓦宣言與個人就醫權利豈能容許民粹冒犯?

國際醫療轉送其實也沒麼大不了,就是從另外一個國家的A醫院,轉到台灣的B醫院。不論是從美國、從日本、從大陸、還是從歐洲。要將病人透過跨國際的轉送,都必須要有詳細的聯繫和計畫。你要吵這個制度?為什麼可以保留床?那我問問你:今天離島有重症患者因為離島無法提供所需的醫療能量,而病患需要飛回來台灣就醫,那你要不要事先聯絡好床位,讓病患接受完善的照謢?從澎湖馬祖飛回來直接直升機降落台北榮總頂樓算不算特權?怎麼沒有人喊這是特權?我冒著生命危險將病人從高空中降落送至醫院治療,為的就是病患有得完善照謢。

我還是老話一句:
「不論今天來的是總統、死刑犯、還是毒蟲、瘋子….
只要他真的生病,
他就是個病人。」
就算陳水扁來了,也是一樣。
病人就是病人,沒有因為我繳的健保錢被花掉而有所改變。
該一針上就是一針上。

這是我的專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