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補習班究竟是扼殺思考的元兇,還是大學教育問題的照妖鏡?

文/ Phoenix Lin

三月四日的聯合報刊載了一則報導「前台大教務長:研究所被補習班攻陷」,大意是說研究生幾乎是靠補習考進來的,這對台大是個醜聞,因為補習班只會教如何應付考試,而不訓練學生思考,所以會排擠到有研究實力的學生進入研究所就讀。 由於在下也有十年以上的補習班教學經驗,看到這則新聞,頓時覺得有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這些教授批評最力的就是「補習班教不出會思考的學生」,但是學生要思考,前題是腦中須有「大量可用」的相關知識,如果沒有,又從何思考起? 或許在這些大學教授眼中,補習班老師都是「教書匠」。然而,教書匠也需要開發系統性的教材,配合淺顯易懂又精準無比的解說、不斷更新補充的時事例子,才能讓學生輕易地吸收理解。而且,每年都要經過「市場法則」的嚴格考驗,這種壓力下磨出來的教學功力,試問有幾個教授比得上? 如果有教授給學生的知識比補習班老師來得少、沒系統,那我就不知道這些教授要如何讓他們有思考能力? 學科基本知識都有問題了,會適合做研究嗎?

DSC00082

其次,該則報導又提到「補習班教的考試套餐,或許有助於考上研究所,卻無法培養學生獨立思辨的能力」,這論點似是而非,要分幾個層面來看:

(1) 不諱言,補習班確是考試導向,所以很多大學教授認為補習班老師是考試訓練師,言下之意就是只教考試會考的內容,而且偏向如何奪取高分,所以「考試套餐」就是「答題架構、技巧、或公式」,但題目稍有變化,就不知從何答起,因為不會「應用」,只會「套招」,成了「不會思考」之人。然而,以武俠小說為例,知識就是「內力」,答題技巧就是「招式」,如果一個門派只傳「招式」,而不培養「內力」,門下弟子是要怎麼戰勝對手? 同理,補習班老師若只教解題技巧,而不傳授學科知識,學生連問題在問什麼都不知道,是要怎麼答題? 沒有「知識內力」,光有「解題招式」有用嗎? 更何況,如前所述,補習班老師的系統性知識教學,是很多大學教授無法比擬的!

(2) 至於「題目稍有變化,就不知從何答起」,解題招式確實不能應付「每種」題型,加上現在考題愈來愈靈活,「萬用答題公式」似乎很難無往不利。所以,補教老師都會極力避免這種狀況,時常開發新題目供學生練習,甚至會融入時事和情境,以剌激學生思考,讓學生在練習的過程中,不斷檢視自我知識上的理解盲點,學習從不同角度看問題,進而融會貫通。差別就是在過程中,補習班老師會提供很多技巧,幫助學生更有效率達到剌激思考之目的,這難道不也是「思考能力」的訓練?

(3) 還有,這種批評的另一面向就是,每個學生寫出的答案都大同小異,這其實要怪出題學校的教授,即使是台大也不例外。以新聞傳播類的研究所為例,政大可以出現「一般人常說有圖有真相,請問你是否贊成這句話,請說贊成或反對的理由」,但台大某年卻是「何謂自律? 三律共管? 問責? 請簡要定義,最好能舉一案例說明」。前者開放性很大,是屬於「論述題形式」,後者根本是基礎觀念的「問答題形式」,正所謂「笨問題招來笨答案」,你希望招到會思考的學生,卻出這種沒思考性的題目,這不是搞笑,什麼才是搞笑? 也許台大會辯解,只有一年是這樣出,但身為國內最高學府,一年也不行,否則哪來的資格說這種話?

再者,關於研究能力,不知台大教授們有沒看過補習班老師在課後與同學討論問題,和指導讀書會? 有沒有看過他們除了例行正課外,也會另外安排輔導,訓練學生如何面對未知的問題,運用所學消化及整合資料,並做出邏輯嚴謹的推論? 這不也是「思辨和研究能力」的訓練? 補習班老師也知道培養「提出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之重要性,在已知的基礎上,透過尋找資料、驗證資料的方式來擴大知識與培養多元思考之訓練,恰巧和前面提過的開發靈活題目相輔相成。即使回歸考試導向,補習班老師給予學生在考場上過關斬將之能力的同時,那種能力亦包含了「思辯與研究」的部份。 也許不到一年的補習課程和研究所修業時間相比,著實短了不少,但該訓練的能力,一概不缺,要不然早就被淘汰掉了。

最後,若真的照台大教授想,考生只會答題,卻不會「獨立思辨及自主研究」,那他們不都是大學生嗎? 是誰的問題比較大? 難道大一到大四,大學中的每堂課都是補習班老師在教嗎? 如果教授無視上述自已想法的盲點,又怎麼能訓練出具獨立思考和研究能力的學生咧? 你們一直呼籲要有思考能力,但卻持有這種想法,反而證明你們的思考能力也不過爾爾! 所以, 補習班究竟是扼殺思考的元兇,還是大學教育問題的照妖鏡? 看過台大教授們的言論,答案好像也不難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