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_B0_EA_A4_F7_BF_F2_B9_B3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hqdefault遠的不說,再說個最近讓我成為親友笑柄的例子。就在一兩個月前,我不是寫了篇留言,聲援一個16歲少女周子瑜嗎:苦瓜臉,宛若is人質一般唸著 “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 的稿子;而且很湊巧,恰恰就發生在總統大選的前一天晚上,而且恰恰就在競選活動結束後、投票前的這一刻,讓國民黨、新黨啞巴吃黃蓮,完全來不及做出適當反應。光憑這事,就把一堆綠油油的人渣全數護送上台。可是,在那當下,誰會馬上想到這一切全是精心設計的政治操弄?

這樣一種綠營所最擅長的政治操作手法,已經發生過無數次,從阿扁三十年前競選台南縣長開始,就已經不斷在使用的一種奧步。當年,也是在選舉前夕,突然說什麼阿扁沒法發表政見了,他被國民黨下毒了,蔡賽了,生命有危險了,於是立即引爆群眾怒火沸騰。

我為什麼會知道那是奧步呢?因為我當時一直就在阿扁身邊,跟著他跑場。我看他明明健步如飛,中氣十足,至於有沒有蔡賽(拉肚子)我不知道,但是,當他來到群眾場合或政見會場,就馬上改搭救護車,而且是用擔架抬進場,氣如游絲,一副即將為民主捐軀、彷彿不久於人世的模樣,引起民眾非常不捨,對國民黨非常痛恨。

其實,你用肚臍想也知道,人家國民黨當年的聲勢遠遠在你之上,一個穩贏的對手,會對一個根本不是對手的人下毒,讓他無法發表政見嗎?有可能嗎?當然不可能。而且,那幾天,我一直就在阿扁身旁,他有沒有 “中毒”,有沒有氣如游絲,我難道會不知道。可是,我也是一直到幾年後,大約是1990年,才總算看清楚阿扁原來才是真正的政治玩家,大內高手,宋盼仔(宋楚瑜)那套演技還差得遠呢。

我始終佩服那些具有遠見的先知先覺者,例如國父,一個文弱書生,竟然能看出長遠政治的根本癥結,敢於冒著抄家滅族的恐怖後果,企圖推翻已經行之數千年的帝制。這種眼界和勇氣,實非常人所及。而我呢,只求當個後知後覺者,至少能夠在事情發生後,適當地理解人事物的真實意義並且做出反應。

絕大部份人卻連後知後覺也辦不到。也許除了國父所區分的先知先覺、後知後覺及不知不覺那三等人之外,還應該多加一等叫做無知無覺,就像個最原始的生命形式(病毒?立克次體?),甚至就像機器那樣,無腦無五官無心靈,只能接受指令行事,連基本的感覺器官都沒有,哪來知覺?這樣一種機器般的生物,其實佔了這島上居民的大多數。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