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切莫得罪小人

所謂寧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有些人與事,我敢批評,因為我相信對方終究還相信一點善,終究還是個君子,只是也許腦袋有點進水而已。但是,那些我所確信是小人的,我真的不敢不敬;你光是思想不夠綠不夠正確都已經飽藏禍患臨身了,哪還敢對意氣風發的小人們不敬。

各位可能看得有點一頭霧水,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也只能說這樣,沒敢說得更精確了。這個病態社會,長年以來,捧出一些人渣等級的垃圾,造神,畫光環,抬舉其一言一行。若要說得更仔細一些,比方說一些年輕的或中年的所謂理想家,所謂社運人士,所謂作家,所謂名xx或親x的xx等等等便是。

講這些實在很窩囊。在過去,站在我們的對立面的就是國家,就是一個大獨裁者,一個王朝,就是殺人關人刑求人威脅傷害你的家人非常在行的一些恐怖情治單位;在這樣一種對立中,猶如交戰雙方,你還是有尊嚴的,雙方對等的,具有某種道德意義的。

但這二十幾年來,卻完全不是這樣。任何一個就像那些理想家社運家作家或是各行各界的什麼名xx等等等一堆沒出息但卻非常邪門、人格非常扭曲陰暗但卻光鮮亮麗滿口漂亮理想滿口正確語言的小癟三們,都能意氣風發地站到你的對立面來。

這樣講有點不太對,事實上應該這樣說,你其實根本沒資格跟這些人站在對立面,因為整個社會全是這群人渣的舞台,鎂光為其閃爍,群眾為其喝采,人們競逐於政治正確的風光大道,爭相表態。

即便你對所謂公眾事務沒興趣,也可別以為我講這些與你無關。我不是說了嗎?巴勒網就像個婚友介紹所,所有這一切有關公眾事物的評價與鑑賞,其實就是有關人與人,有關婚友聯誼,有關生意買賣,有關一切送往迎來。就像沈從文墓碑上刻的那兩句話:“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是不是理解我當然一點都不重要,但你難道不想學習如何認識人?結婚交友做生意等等等,總會需要某一種適當的眼光,某一種鑑賞能力吧。

你也許沒法直接改變世界,但你看待世界的的眼光很重要,因為你怎麼看世界,事實上也將決定世界的模樣。如果一整個社會的成員連最基本的善惡美醜都理解得一塌糊塗,醜八怪看成美天仙,人渣惡棍看成英雌好漢,仁人義士卻打成過街老鼠,你想,這個社會將會是何等模樣,還會有多少人敢於堅持美善,敢於逆向行駛?

當你來到西方社會,你也許會訝異於他們的許多日常行為所表現出來的所謂 “公眾的善“,難道是因為西方人智商真的比較高,道德素質比較好?也許那不是因為個人層面的優劣與否,而是因為他們在那最基本的看待人事物的鑑賞眼光上並沒有如同我們這般的扭曲,被媒體與政客及各種騙子所徹底地洗腦與扭曲。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