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一窩蜂、媒體與時間

插播一下:

在台灣,很多事是全民運動,很難批評;略有不敬,便會得罪一堆人。越是文化落後地區,這種義和團心理似乎就越顯著。小至布袋戲、漫畫、流行歌、整天甩哥正妹、整天爆奶爆紅爆夯等三爆文化不能批評,大至連 「台灣」 或那個綠油油的黨及其一堆尾巴團體,甚至也成為一種 「不許不敬」 的對象。

涉及特定族群的,理當尊重,不應褻瀆,畢竟那是特定一群人;至於其它,看你要怎麼辱它、笑它、貶它,全是你的基本自由。重點是,在這講究人多就是真理、集體性格十分強烈的島上,你敢不敢、或有沒有可能讓你行使這項基本自由?事實上,就連明明是一些爛到難以想像的低能低俗大爛片,你都沒法大方、安全地批評,因為它賣座,觀眾多,人多就是真理;而且,一旦影片帶有某種所謂台灣意識,更是成為一種絕對 「不許不敬」 的神聖標的。

現在要講的,倒不是有關自由,而是有關批評本身。現在要講的,只是一個其實連三歲小孩也能懂的道理,但卻似乎總是被扭曲,因此常得再三重申,以免得罪眾人或傷感情。

比方說,當我們批評升學主義或文憑主義,難道是在反對你去升學或拿文憑?當我們批評台灣媒體低能低級到爆,難道是要說你必須從頭嚴肅、深刻到底,絕不能有爆奶爆紅爆夯的新聞出現?當我們批評台灣年輕一代整天玩手機、打電動、看漫畫、整天掛在網上無謂搜尋等等等,難道是在反對漫畫、打電動及上網?

重點是,除了爆奶爆紅爆夯以及各種什麼出洋相鏡頭及無數毫無意義的八卦畫面外,台灣媒體還有什麼?零!完全沒有。你不妨去比較看看,比方說鳳凰衛視或俄羅斯的RT,看看人家的新聞內涵有多深刻豐富,但台灣媒體卻根本就是一種徹底愚化的低能工具,一團惡臭垃圾,低能無聊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垃圾地步,完全沒有任何真實意義的新聞可言。不可思議的是,垃圾資訊竟然就是台灣媒體的全部。

看漫畫、打電動也一樣。沒有人說你不可以看漫畫,不可以打電動。好小子,小叮噹,怪醫秦博士,史奴比,甚至老夫子等等等,我全都看過,倒背如流;至於打電動,小時候更是技壓四方,蔚為傳奇;每次打電動,周圍常會圍過來一群人,嘖嘖稱奇,嘆為觀止,簡直就是打電動的天才。重點是,除了漫畫,除了打電動,我還看其它很多書,做其它很多事,漫畫與電動只是零碎時間的一點消遣。但是,現在的年輕一代,這些流行事物卻幾乎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

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以為這是一種個人自由抉擇。事實上,不是你選擇了這些東西,而是這些東西選擇了你,透過主流勢力推銷給你,就像推銷鴉片那樣,讓你沉溺其中,以為生命理當就是這樣一種選擇。

周星馳前陣子接受訪問時說,他都已經五十多歲了,卻感覺好像還沒有好好做過什麼事。他說他應該努力,因為 “時間不多了”。但是,你去看看周星馳這一生的成績:

https://goo.gl/vtsaS1

看看他平常如何努力工作,卻依然有此 “時不我予” 的感嘆與遺憾,你難道不覺得自己浪費生命所有時光在一些事實上你只是求個極其短暫娛樂的事物上,不會太可惜嗎?

別人的錢也是錢,每次看人揮霍,我常覺得很可惜;能省就該省,與其那樣揮霍金錢,何不把錢捐給那些迫切需要它的人?

別人的時間也是時間,每次看人揮霍生命,我就覺得很可惜;生命一日當三日用都嫌不夠,豈能虛擲?生命可貴,光陰無價,能珍惜就該珍惜,哪怕一分一秒;與其那樣浪費時光,何不把寶貴生命用來做一些需要時間去完成、對他人有益的事?就像維根斯坦那樣,就算去醫院幫忙搬病床也好,總比你把所有時間全數掛在網上打電動或看漫畫或看一些沒有營養的資訊好。

我要說的只是這樣一個意思,不是鄙視漫畫或什麼線上遊戲。我炸糖果(CANDY CRUSH)已經炸了兩三年,炸到第149關了。重點是,我不會每天玩炸糖果,距離上次炸糖果已經大約三個多月前。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問題,把幾乎所有時間花在這上面才是問題。個人要怎麼活,我們當然管不著,我要說的只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集體現象而非個人生活。

我常覺得,不用多,每個人只需挪出他花在打電動或看漫畫或看A片的時間、心力、金錢和熱情的十萬分之一或百萬分之一在有益於眾人的事物上,世上恐怕早已沒有貧窮、沒有戰亂。

當然,如果有人說,你寫巴勒網留言板這些東西,不也一樣是在浪費時間,不也一樣只是一些沒什麼營養的東西;如果有人這麼說,我倒是頗能認同,畢竟我也只會利用一些零碎時間來寫;我同時也不認為一個人 “光看” 像我寫的這樣一些東西有何益處可言。不是不能看,但它不應該是一個人觀看世界的全部。世上有那麼多書,那麼多事物,那麼多內涵深厚的東西,那一切才是一個人應當廣泛接觸的對象。

我常舉一個無奈的例子。我們家阿憨,你若扔出一根木棍,手指前方要牠取回,牠頂多只會過來舔舔你的手,以為你是伸出手指要牠舔,牠始終不知道重點不在於我的手,而是在於我的手所指出的方向。我在留言板上這些文字,或是見諸媒體報章雜誌的種種通俗文字其實也一樣,不過只是一根手指頭,關注手指本身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它頂多只是一種引介,就像一本書的目錄索引那樣。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