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虛榮

虛榮看不見,但你輕易就能聞到它的氣味。比起西方人或西方學生,除了智能不如人以及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之外,台灣人或台灣學生還有個很明顯的特質就是極度虛榮。也許是因為過度自卑吧,所謂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在這島上,總是四處瀰漫著一股非常濃厚的虛榮:

1438552887457764一粒田螺動輒就能煮上九碗公的湯,非常膨風,一點點連皮毛也根本稱不上的表現或參與或 “成就",往往就會大加炫耀張揚,動不動就是 “台灣之光"、"全世界都在看"、"讓全世界都看見"…等等等,甚至連寫起根本什麼也不是的一些文字來,也是寫得好像很厲害很艱難很了不得,咬文嚼 字,猛吊自己其實一無所知的書袋;明明頂多只懂一分,往往也要裝得好像懂一百分一萬分非常內行是個專家似的,非常想要高人一等,非常想要讓別人知道自己如 何不同凡響,如何這樣那樣,好像永遠都忘不了別人的羨慕與佩服,從而也非常容易隨著媒體起舞,鎂光閃爍之處,哇! 大家一頭熱,非常興奮,非常 “熱烈",一窩蜂。

你看,什麼反服貿圓仔花運動期間,大學校園學生個個急得好像台灣眼看就要沉了似的,個個爭先恐後要救國,明明什麼服貿貨貿一個字也不懂,卻激昂慷慨得像是什麼外敵入侵需要保家衛國似的,而且激昂慷慨到連自己都被自己感動得受不了。

可是,當政客及其主流媒體操盤手們一收盤,鎂光燈轉向了,黯淡了,轉到別的議題上了,原本激昂慷慨的 “熱血" 保證也就隨著政客獲利了結而瞬間冷卻得彷彿只是一場夢。

至於 “革命" 過程中無日無之的謊言與謠言,他根本不會在意,只要能殺敵,只要能傷害敵人,謠言與抹黑就是最好的攻擊武器,幾乎沒有一句話是可信的或合乎基本理性的,但他竟然完全不在乎,完全就沉浸在一種全然無腦的興奮狂熱中。

真難想像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一種學生,這樣一種人種,怎麼會有這麼入骨的一種洗腦現象,除了北韓,我從未見過。如果只是少數個案,倒也罷了,事實上 卻是這島上的一種普遍現象,普遍到你幾乎在校園裏找不到幾個例外。過去舊黨國時期便是如此,現在更是變本加厲;從藍到綠,更加瘋狂而不可思議。我常懷疑, 他們的腦殼底下,會不會根本沒有腦子,沒有心靈?要不然要怎麼解釋這種不可思議的荒唐現象?

我實在不願長洋鬼子志氣,滅自己人威風,但事實卻是如此。你看CASI,他們所提供的資訊可信度之高,發言之精準與紮實,即便各大國際人權機構都不一定能有這樣的掌握問題能力。

但是你看台灣,我自己是根本不會浪費時間去看台灣人提供的資訊啦,以免喪失對人性及人類智商的信心,但是它氾濫成災到有時你就算刻意避免接觸,也還 是多少會看到一些,可以說低能到讓人難以想像的地步;除了低能與徹底封閉之外,就是毫無止盡的惡意和抹黑造謠,彷彿公眾事務就是像在選舉那樣,造勢,造 謠,殺敵傷敵,抹黑,撒謊,自導自演嫁禍…完完全全就是這一套東西無日無之地在這島上不斷上演。

不服氣的人請告訴我,究竟市面上、主流言論市場上有哪幾句話不是謠言不是扭曲;究竟市面上、主流言論市場上有哪幾句話是含有一點點足以議論足以思辯的理性內涵的?

台、洋兩地,一樣是學生,一樣是老師、學者,怎麼水平差這麼多;就連兩岸拿來比一比,台灣也落後對岸師生的普遍素質不知道幾百光年,但很不可思議的是,台灣人、台灣學生卻完全沒有病識感,始終以為自己很優秀很自由很開放,而大陸人很落後很無知很不自由。

我常覺得,如果你想陷害一個人的人品,使其心靈與智能墮落腐化,那就趕緊鼓勵他去參與台灣社運,參與台灣種種所謂政治改革運動,保證對方很快就會變得愚不可及,臭不可聞,並且滿心虛榮。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