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20160310-110846_U720_M135924_fabd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再說,一個人如果他有權利使用某種資源,例如健保,那他就是有權利使用,而不應該因為權利的行使而受到任何人身攻擊或羞辱;即便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歹徒,若他理當有權如何,便當如何,旁人憑什麼羞辱。黃安做為一個病人,為什麼居然必須受到社會公審?

依施醫師的意思是,一個人,必須道德沒有暇疵,而且更重要的是,必須忠於某個黨,忠於某種政治意識形態,然後他才有資格行使他在這島上的基本權益。這是什麼樣的一種野蠻社會?如果這種攻擊合理,那麼,依我的道德感來說,我覺得像施醫師這樣的一種居然向政府告狀、企圖剝奪病人合法行使權利的 “殘害病人的抓耙子",是不是也沒有資格使用健保,沒有資格行使其在台權益?

台灣這個社會,真是墮落醜陋瘋狂到讓人很痛苦很厭惡的地步。

我常想,這島上,究竟還有幾個明白人?還是大家的良心和大腦都讓狗給啃了?

我因為害怕在這島上沒有同類,所以趕緊問學姐說妳看這些事會生氣嗎?她說會。我聽了心裡就比較安慰。學姐問說,「這樣不會被醫界懲處嗎?」 我說,「妳是在說我被醫界懲處還是這個施醫師被懲處?」學姐說,「當然是他被懲處。」我說,應該會是我被懲處,他應該會變成台大之光,變成台灣人的英雄吧。

剛剛趕出門搭車上班途中,看到電視上竟然出現這樣的民意調查:「你認為黃安有資格使用健保嗎?」媽的,真的是存心要激怒我嗎?這是什麼樣的低級封閉社會,竟然可以公然把一個人揪出來公審他有沒有資格行使他的基本權益。這就如同早些年常聽到醫界或一般人的一種論調說,愛滋病或同性戀這些「人渣」憑什麼用健保看病?他們應該為他們不檢點的行為負責。

如果你覺得這種糟蹋異己、欺壓少數人的心態很惡劣,那麼,把一個個人就這樣揪出來公審其基本權益,難道不是更惡劣更荒唐。那些掛人權羊頭賣政治狗肉的什麼碗糕台權會之類,會跳出來聲援黃安並譴責暴民社會嗎?當然不會。他們沒有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

在這島上,所謂自由與人權從來都不是人們關切的對象,半個多世紀來,純粹就是永無止境地全然以政治顏色做為一種是非善惡的標準,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是我們這一國的,隨你看要怎麼扯爛污怎麼胡作非為都沒關係,但若非我族類則人人皆可誅之辱之;誅之辱之越是勇猛者,越是英雄戰神。

還記得十幾年前綠營剛奪得政權時的諸多非法行徑嗎?一群教師因此走上街頭抗議,李筱峰(一位親綠大學教師)竟然寫了篇文章叫「寡廉鮮恥上街頭」,李先生說,台灣的教師過去都是支持獨裁的國民黨,如今膽敢走上街頭抗議咱台灣人的民主政府,實在是厚顏無恥不要臉。李先生認為,教師既然過去沒有追求人權與自由,自然也沒有資格在 「革命成功後」享有權利。

我於是寫了至少五篇長文,標題叫做「給李筱峰上五堂公民課」。我在文章裡頭說,如果李筱峰的想法合理,那麼,他理應也屬於應該被剝奪人權的人之一,因為當我們冒死反抗蔣家時,我倒是沒聽過李筱峰當年反抗了什麼蔣家暴政;當我們寫下遺書發起反戒嚴行動、發起台灣第一次群眾抗爭時,沒見過李筱峰前來一起拋頭顱灑熱血;甚至當我們因為主張台獨而涉嫌叛亂、家破人亡時,也從沒見李筱峰有什麼作為,難道全台灣到最後就只能剩下幾個人有資格保障自己的人權、有資格行使自己應有的權益?

現在都已經21世紀的第16個年頭了,垂垂老矣之際,我卻反而還得時光倒流三十幾年,回到年少時光,一再講述這些其實無須多說的基本觀念,並不是因為它很難懂,而是因為這島上其實沒有幾個人在乎。唯一始終橫行無阻的就是政治,誰成為主流,誰就作惡。

我一點都不想跟這個恐怖陰暗無恥邪門透頂的島嶼有所瓜葛,能盡量遠離這個社會我就盡一切可能遠離。大家喜歡怎麼樣惡搞糟蹋自己理應長久愉悅安身立命的家園,就僅管去惡搞去糟蹋,只是許多時候我免不了還是會有點不忍之心,難道各位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家園如何腐爛毀壞,直至不堪聞問不適人居?難道各位真的無法理解這些非常簡單、但卻是「文明之所以可能」的基本道理?難道各位都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在一種文明良善的社會中正直、愉悅地成長?難道各位真的蠢到一點都看不出來那些整天操弄族群仇恨與對立、滿口愛台灣的人究竟是一些什麼樣的貪婪惡棍?

陳真
p.s.: 本文會寄給施醫師。

============
黃安回台就醫 台大醫師這樣說

Yahoo奇摩新聞 – 2016年3月10日

自封「台獨剋星」的藝人黃安舉辦多名台灣藝人涉台獨,引發眾怒,他昨天因病回台就醫。台大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施景中發文說,健保署一方面對醫界苛刻,一方面對這些人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就是政府所謂的公平正義?照顧弱勢?怎麼不去照顧偏鄉付不出錢的弱勢?

52歲黃安日前傳出突發心肌梗塞,今天凌晨搭乘醫療專機返台,再搭救護車到振興醫院急診室入口,黃安戴墨鏡及口罩躺在擔架上被推進醫院。

黃安8日在社群網站微博表示,6日突發心肌梗塞,3條堵死的冠狀動脈,差點要了他的命,在中國大陸北京醫院住院觀察,昨天傳出黃安要返台治療休養。

不過,黃安屢屢在中國大陸檢舉台籍藝人,也因檢舉韓國藝人周子瑜拿國旗,引起部分台灣民眾激憤,現在回台就醫,引起不少「浪費健保」、「回台享受資源」聲浪。

施景中上午在臉書貼文表示,「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碰到病魔,馬上回來享受台灣免費的『全球健保』。他在中國就醫的部份,一天還可申請新台幣7000多元實支實付的健保核銷」。


陳真 | 2016.03.11 08:59 Update

這位施景中醫師昨天回信來,寫著這樣幾句話:

“謝謝您的指教。您有表達您意見的權利和自由,這真是很好的現象。敬祝 日安。"

我剛給他回了信如下:

施醫師,你我當然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但任何人都沒有公然對他人進行人身公審的自由,甚至公審的內容竟然是針對對方的基本權利,而且是在對方重病之時 竟公然為之,毫無分寸地大扣帽子;只有暴民才會幹這種事,只有極其野蠻的法西斯社會才會容忍這樣的事存在,只有徹底瘋狂的病態社會才會甚至鼓舞這樣一種行 為。

更重要的是,請你別忘了你是個醫生,難道每個病人來到你面前,你會對他進行這樣一種思想忠貞的檢查,來判斷你是否給予對方應有的醫療。

你真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嗎?我對你並無惡意,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希望你別介意這樣一種指責;之所以批評你的言行,只是因其荒腔走板且為害甚巨。我們就算不曾身處較為理想的文明社會,也該對它保有一點最基本的、僅存的素養、尊重乃至渴望。

就如同我絕對有辦法對你如法炮製,難道我可以因為你的言行之惡劣而對你提出類似這樣的社會公審:"殘害病人不遺餘力的醫界敗類,憑什麼繼續領納稅人的血汗錢?應該即刻停止支薪才對" 我若也學你這樣做,難道你會認為好棒,難道你會認為這是一種表達意見的自由?

陳真


陳真 | 2016.03.11 10:24 Update

我在日本、歐洲等許多國家,經常注意到這樣一種現象:

一些外觀看起來像小混混乃至地痞流氓那樣的人在街上開車。若是在台灣,特別是在台南,你大概可以預期他將通行無阻,可以逆向可以蛇行,可以左彎可以右拐,隨他高興,至於紅綠燈,只是一種裝飾品,對他絕不會有任何約束力。然後呢,我們一般人只好一切讓他優先,閃遠一點比較安全,萬一擋了路,恐怕馬上對你來一頓毒打。

但我在國外觀察到的現象卻是,哪怕你是黑幫老大,在種種公共秩序與規範之前,照樣得乖乖地照規矩來。這是因為他們怕警察開單嗎?當然不是。老實說,我在英國開車十年,印象中從未見過一個交通警察。既然沒有警察,那麼,刺龍綉鳳的老大們是在怕什麼呢?怕一種眾人的眼光。

其它國家我沒把握多說什麼,但在英國那麼多年,我的觀察基本上應該沒錯。在英國,任何人在一種公共領域的情境下,當他違反或破壞了基本文明所賴以形成的種種秩序時,眾人不以為然的眼光會立即對他形成一種巨大的制約乃至制裁的道德壓力,根本不需要警察出面來開單。

你知道,英國很多路口是根本沒有紅綠燈的,就只是在地上畫個圈,大家維持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左邊讓右邊,交通竟然就這樣通暢無阻了。要是在台灣,你也把紅綠燈取消,在每個路口地上畫個圈試試,看看交通將會亂成什麼樣子。

在台灣,從來都是小車讓大車,大車讓卡車,行人讓所有車;要是有人開坦克車出門,那麼道路就是他的了,他要怎麼開都行。但在英國卻不是這樣。我曾見過一個英國阿婆當街攔下一輛大卡車,痛罵了足足有一兩分鐘才放行,就只因為那卡車並沒有在她 “完全" 脫離馬路時便打算起動(只是打算而已,根本還沒行進);其實就只是差了一兩步,阿婆就能完全走上人行道了,但她還是很不爽,回頭攔下卡車司機,教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卡車司機再三道歉。你能想像台灣或大陸會有這樣的情景出現嗎?膽子大的不妨試試,但我猜你八成會被打到送醫院。

我要說的是,你不要以為文明社會或理想家園將會憑空由天而降。這一切都得透過眾人的力量,你不可能總是期待別人為你爭取美好的社會。你也不要以為這一切與你無關。若與你無關,難道就與我有關?

只要社會成員具有一種應有的病識感,進而實踐之,那麼,就算再怎麼恐怖腐爛的社會也都不足懼,因為不管步伐多麼緩慢,社會遲早還是會持續向著一個比較好的方向走去,走得快走得慢不是重點,重點是到底有沒有往前走,還是一直在拼命往後退。

最可怕的是:完全沒有病識感,甚至自以為這樣一直往後迅速倒退的社會很自由很爽。那就真的沒救了。而台灣恰恰就是這樣一種社會,荒唐惡行卻反而成為眾人歡欣鼓噪熱烈推崇甚至從中產生興奮快感的對象。

我實在很不想再講那些連三歲小孩也該懂的一些有關比方說自由的原理。那些東西,各位真的會一直都聽不懂嗎?你會不懂自由之所以可能成立的前提?前提是:你必須給自由設個範圍,設個界限;就如西洋諺語所說,"你可以自由揮舞拳頭,但你絕不能碰到我的鼻子"。

一個社會,要是怎麼做都行,只要拳頭夠大、人數夠多,便可為所欲為,自由還有可能存在嗎?任何人假若看你的言行不爽,便能對你為所欲為,那麼還會有不一樣的聲音與思想嗎?你還有自由可言嗎?你還敢不服從主流、不服從權勢、不服從拳頭比你大的人嗎?

台灣人很喜歡學人家西方人講各種進步語言,講各種漂亮話,但從來都只是拿它來裝飾用、鬥爭用、耍嘴皮用、表態用、自我陶醉用、謀取私利用,就像這位施景中醫師,竟然還自我滿意度很高地在講什麼自由。可是,要是大家都有像他那樣的一種任意公審他人基本權利的 “自由",到最後還會有自由嗎?當然有。將會只剩權勢者或主流一方或拳頭大的人有自由,弱勢或少數一方則只能任人宰割。所謂暴民社會或法西斯社會便是如此,自由與權利成為一種戰利品,必須先經過資格審查,"我方成員" 才有資格享有,只要人多勢眾便可為所欲為;至於弱勢或少數一方則只能任人糟蹋。

難道你們念小學時老師沒跟你教這些?難道老師沒跟你們說起自由的前提要件?要是醫生都有像這位施景中醫師所認定的那樣一種 “自由",可以自由公審病人的思想忠貞與道德表現,從而決定要不要給他應有的醫療服務,那麼,你會認為這是一種美好理想社會的型態嗎?

三十多年前,當我年少,我講這些;三十多年後,垂垂老去,但我卻還是只能講這些。


陳真 | 2016.03.11 11:10 | Update

施醫師又寫信來,如下:

“你有表達的意見的權利,但是如果扭曲我的話就不大好了。敬祝日安哦。"

我給他回了信如下:

我對你的批評全貼在此:http://palinfo.habago.org/static_archives/guestbook/

如果你認為我扭曲了你的話,可否請你告訴我,我扭曲了哪一點?

底下是我看到的一些有關你的新聞報導以及你的原始發言全文。

你的原始發言全文是這麼寫的:

———————————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碰到病魔,
馬上回來享受台灣免費的"全球健保"。
他在中國就醫的部份,一天還可申請8114多元實支實付的健保核銷。
抓耙子是對台灣政府有多大的貢獻? 可以享受廣大的納稅人民的提供的福利。
健保署一方面對自己的醫界苛刻,一方面對這些人無微不至的照顧,
這就是政府所謂的公平正義? 照顧弱勢?
台灣偏鄉的弱勢誰照顧了? 在雲林分院當主任時,碰到病人付不出小孩轉送台北的救護車錢,我包了一萬元給病人。
立委們,妳們怎麼不去照顧偏鄉付不出錢的弱勢??
新政府上台了,要檢討這些爛帳了,像檢討婦聯會不明不白的勞軍捐一樣。
不要一邊跟我們說健保沒錢快倒掉了,卻又慷慨的當冤大頭,去補貼這種根本不當台灣一回事、念念心在祖國的抓耙子。
醒醒吧,政府官員。
—————————-

我想請問你,我就是你說的心懷祖國的人,請問我有沒有資格使用健保?同時我也要請問,黃安究竟哪裏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 我倒是認為像你這樣的行為才是真正在殘害一種基本文明與價值。我更要請問你,我不能心懷祖國嗎?我心懷祖國就該受到眾人的糟蹋與公審、甚至得因此剝奪基本 權利嗎?

一個人如果事後認為自己講錯話了,那就請更正說法無妨,或是請指明我或媒體究竟哪一點扭曲了你?

陳真

======================

黃安回台用健保 台大醫生痛批:不該補貼心在祖國的抓耙子

中央社 2016年03月10日

藝人黃安回台就醫引發討論,台大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施景中今天說,健保制度讓回台就醫者享台灣免費全球健保,忽略弱勢。

黃安日前傳出突發心肌梗塞,凌晨搭醫療專機返台,再搭救護車到振興醫院急診室入口。部分台灣民眾激憤,回台就醫,引起不少「浪費健保」、「回台享受資源」聲浪。

施景中上午在社群網站臉書貼文表示,「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碰到病魔,馬上回來享受台灣免費的『全球健保』。他在中國就醫的部分,一天還可 申請新台幣7000多元實支實付的健保核銷」。他說,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一方面對醫界苛刻,一方面對這些人無微不至照顧,這就是政府的公平正義?照 顧弱勢?怎麼不照顧偏鄉付不出錢的弱勢?
施景中說,新政府上台了,要檢討這些爛帳,像檢討婦聯會不明不白的勞軍捐一樣。不要一邊跟說健保沒錢快倒掉了,卻又慷慨的當冤大頭,去補貼這種根本不當台灣一回事、念念心在祖國的抓耙子。

========================

施景中轟黃安:殘害台人抓耙子,碰病魔回來享免費健保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資深藝人黃安因心肌梗塞返台治療,在10日凌晨1點多搭醫療專機抵達松山機場,隨後搭上救護車趕赴振興醫院醫治。對此,台大婦產科醫師施景中上午在臉書PO文痛批,「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碰到病魔馬上回來享受台灣免費的『全球健保』。」

「抓耙子是對台灣政府有多大的貢獻?可以享受廣大的納稅人民的提供的福利。」施景中直言,光是黃安在大陸就醫部分,一天還可申請7000多元健保核銷,話鋒一轉,他大罵健保署對醫界苛刻,但對這些人的照顧卻無微不至,「這就是政府所謂的公平正義?照顧弱勢?」

最後,施景中也呼籲即將上台的新政府,務必要檢討這些爛帳,不要一邊喊健保沒錢快倒掉,結果又慷慨的當冤大頭,「去補貼這種根本不當台灣一回事、念念心在祖國的抓耙子。」

===================
施景中醫師臉書留言: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碰到病魔,
馬上回來享受台灣免費的"全球健保"。
他在中國就醫的部份,一天還可申請8114多元實支實付的健保核銷。
抓耙子是對台灣政府有多大的貢獻? 可以享受廣大的納稅人民的提供的福利。
健保署一方面對自己的醫界苛刻,一方面對這些人無微不至的照顧,
這就是政府所謂的公平正義? 照顧弱勢?
台灣偏鄉的弱勢誰照顧了? 在雲林分院當主任時,碰到病人付不出小孩轉送台北的救護車錢,我包了一萬元給病人。
立委們,妳們怎麼不去照顧偏鄉付不出錢的弱勢??
新政府上台了,要檢討這些爛帳了,像檢討婦聯會不明不白的勞軍捐一樣。
不要一邊跟我們說健保沒錢快倒掉了,卻又慷慨的當冤大頭,去補貼這種根本不當台灣一回事、念念心在祖國的抓耙子。
醒醒吧,政府官員。

 


陳真 | 2016.03.11 12:39 | Update

看一個政治人物的好壞,不是看他有沒有前科,而是看他種種言行背後所蘊涵的念頭、盤算與企圖,像底下這位張先生就是一個例子。一個行政院 長居然敢公然對一個個人,一個重病病患的就醫行為提出所謂發自 “個人內心" 的譴責。你說台灣是一個什麼樣病態的社會。你想,這樣一個所謂行政院長,做出這樣一種荒唐行為,他是想取悅誰?一個會為了討好群眾而做出如此違反基本分寸 的政治人物,會是一個良好的、忠於職守的、可靠的、可信任的政治人物嗎?還是一個很可能看風向說話、伺機便宜行事的政客?

screenshot-www ettoday net 2016-03-11 20-43-32黃安究竟犯了哪一條法律?必須接受全體社會公審?就算一個罪大惡極的歹徒,當他生病去就醫,也純粹天經地義,旁人能說什麼?難道這位沐猴而冠的張院 長也要天天因此 “心裏不高興"?難道從今以後,在這個它媽卑劣可恥的社會裏,當我們行使權利或生病就醫時,得先捫心自問一下自己的道德狀況以及思想忠貞程度,以免讓張院 長不開心?以免讓施醫師不高興?以免讓千千萬萬綠油油的暴民們不爽而群起撻伐?

有人常以為我有正義感,事實上我沒有。我只有一些最基本的、做為一個人應該有的正常反應。我要是有一點點像台灣人那樣一種氾濫成災、動輒喜歡集體公 審的 “正義感",我跟你說,以我三十幾年來的無數人脈、經歷、見聞乃至證據,我若要一一如實道來,無數的醫生、教授恐怕得去坐牢,無數美侖美奐、鎂光閃爍的檯 面人物們得身敗名裂。

我之所以不會行使那樣一種 “正義感",是因為我知道,法律的事得交由法律,而不是交由暴民仲裁或制裁。至於道德的事,私人的部份,外人無權置喙,公德的部份,則可公評。但再怎麼評,都不應該以此做為一種衡量一個人能否擁有權利與尊嚴的依據。

難道以後法院或醫院或每一個政府部門都得塑立個思想檢查與道德查驗的關卡,凡是顏色不對、思想不端的人,都應排除或縮減其應有的權益,並可任意傷害其名譽與基本尊嚴。

實在是荒唐透了頂。現在都已經是21世紀了,而這個綠油油的極右封閉社會居然還四處瀰漫著這樣一種宛如中古世紀的思想審判及文革式的暴民制裁。

陳真
P.S.: 這文寄給張善政先生。

===================
黃安回台就醫 張善政:心裡面不太高興

新頭殼 – 2016年3月11日

符芳碩/台北報導

在中國自稱「台獨剋星」的藝人黃安日前返台就醫,引發外界關注,對此,行政院長張善政11日受訪表示,「心裡面是不太高興」,媒體問他原因,張揆說,「他先前的所作所為大家都看到了啊」!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