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高喊正義的時代裡扣教官帽子是一件很潮的事

20160304-061410_U714_M134270_e98d.jpgitokksMZTg5c

又有當紅名嘴提出「教官退出校園」的主張。

其實從我大學時期的印象,教官除了上軍訓課講無聊的笑話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學生的交通意外,以及其他的有關學生租屋、工作等安全。

記得老師說過,他在某校當教務長的時候,有學生墜樓,學校趕緊找校護去進行急救的工作,但年輕的校護一見到滿地是血,腿都軟了,最後,還是靠教官去解決。

我高中也聽過同學說過,某班同學被仇家堵在路口,最後是平常被大家幹翻的主任教官,熊吼一聲,把該同學連拖帶拉的救了回來。

晚上有學生住宿,學生出了問題,生了病,最後是誰來處理?這些雜事都是要靠教官。

因為老師或其他教職員,沒有辦法處理類似的事,而我有一個很有趣的觀察,教官之所以能處理這些事,正因為他們是從需要靠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威權軍事系統中 出來,對他們來說,他們被賦予了某些責任,會因為制式化訓練的原故,變得比一般人相對來說,比較能放下其他多餘的情緒,比方恐懼或是悲傷,然後去處理一些 一般人覺得不容易處理的事。

現在我要說的是,因為政大單一事件,就開始全面性要檢討教官是不公允的,一來現在很多教官根本很年輕,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定的政治立場,再來,現在滲透進校園的,通常都是比較潮的覺醒勢力,換言之,檢討特定政黨入侵校園,再扣帽子給教官的論述都不存在。

為了某些政治立場,進而汙名化,最後貼標籤、扣帽子,欺負沒有管道發聲的一般人,這種行為,非常值得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