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國民黨的淪落

國民黨淪落,旋即冒出許多過去沒有聲音但現在在主流媒體上聲音卻很大的陸樑小丑,用各種聳動且迎合主流的方式爭出頭。而且,他們肯定會說自己是改革者

但我看不出來他們有任何所謂改革的意願和能力。我只看到這些所謂「改革者」言行不一、貪圖權力的嘴臉。其實,這些人(恕不一一點名)跟綠營究竟有哪一點不同呢?如果他們的想法跟綠營如此雷同,何不乾脆直接投靠?留在國民黨內幹啥?

老實說,洪秀柱及郝龍斌、連勝文等等這些為人正派、行事正直的孤臣孽子是救不了國民黨的,我指的是救不回權勢。但這又何妨?難道國民黨就不能好好做一個雖無權勢但乾淨正直有原則有信念的小黨?

老實說,在權勢上,國民黨想打敗民進黨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除非他開始學習 “民進黨化”,就如同當年民進黨青出於藍、努力向國民黨看齊一般,開始學習如何掌控媒體,進行煽動、洗腦、造謠、抹黑、抗爭等等等,進行無日無之的攻擊與鬥爭,同時也加強對我方人員之造神與美化;並以愛台灣為藉口,無時無刻就只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捍衛台灣主權!抵制一切對台灣有利的政策與作為!努力把國家搞爛,讓社會發展停擺,並且盡一切力量從事各種無法無天的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盡一切力量中飽私囊和黨庫,並以國家資源為餌,賣官鬻爵,利誘或威脅各方勢力,乃至干預司法,廢棄各種典章法制,使之成為一黨或一、二人意志之呈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進一步鞏固黨的力量與權勢。

國民黨若願意向民進黨看齊,才可能有翻身的一天。我並非開玩笑,這其實是完全沒有疑問的,因為,有什麼樣的人民,大約就會發展出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台灣這個社會始終就是依靠這樣一些原理與訣竅定勝負。

不信你看,國民黨從當年之罪大惡極,無惡不作,不斷改革改革改革,的確越改越好(老實說,我從沒料到國民黨會在短短不到20年之間,特別是過去十年來,變得如此良善),但卻也越改革反而越失去人民的支持,反而招來更大的抹黑與醜化。

相反地,綠油油的黨,在它1986年剛創黨的頭半年或頂多一年,確實頗有理想,乾淨,正直,我甚至當時還在高雄地方黨部負責對內對外的組織訓練工作。但是,好景不常,短短三、四年之間,就以光速般的速度極速腐化,開始向國民黨學習各種扯爛污的行事作風,包括造謠、抹黑,以私害公搞鬥爭,包工程,炒地皮、搞內線交易、搞賄選,勾結黑道,官商掛勾等等等等等,學得可真快,簡直就是天才,很快地便綠出於藍。當它越是腐敗無恥,反而越受到台灣人的熱烈支持。

更厲害的是學到這一招:原本黨外或早期民進黨總是說中共十分友善,根本不具威脅,叫大家不要被國民黨騙了,人家中共好友善哦,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國防,根本不需要買武器,兩岸一家親嘛,卻突然學起當年國民黨的恐共與反共宣傳,開始把中共給妖魔化。

甚至更卑劣而不可原諒的是,不光是妖魔化中共,而是妖魔化所有大陸人或中國人,不遺餘力地鼓吹台灣人對大陸人或中國人的仇恨,並且盡一切力量醜化之,進一步藉以突顯 “我們(勇敢善良偉大無辜擁有深厚文化與高度民主與自由文明的)台灣人vs.他們(可惡可恨邪惡殘暴低級沒文化骯髒下流有病有毒欺負我們台灣人的)中國人或外省人” 這樣一種族群仇恨與矛盾。

不用心算三段也能知道,當這樣一種 “敵我二分” 被建構起來時,當國民黨和 “可惡可恨邪惡殘暴低級沒文化骯髒下流有病有毒欺負我們台灣人的中國人或外省人” 給畫上等號時,你選舉還能選得過等同於 “勇敢善良偉大無辜擁有深厚文化與高度民主與自由文明的台灣人” 的民進黨嗎?

這是一盞明燈,在此免費送給徬徨的國民黨一點技術指導與戰略指引。國民黨想奪回權勢是根本不用幻想的了,除非,除非採用我這些建議,或許還有點勝算。

但我真正的建議是:何不讓黨延續馬英九的改革,持續向好的方向走去,以天下蒼生為念,當一個正直良善並且勇於對抗不義潮流的黨,不要跟著為惡,不要扯爛污,不要糟蹋人性,不要破壞社會應有的種種典章法制與文明。

一個人或一個黨,如果在堅持這樣一種良善的道路上反而自取滅亡,前途無亮,那他在痛苦或遺憾之餘,理當還是應該感到一種安慰,因為除此之外,難道你還會有更有益於眾人的作法?卑劣的作法,或許可以幫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黨奪得權勢,但是對大眾福祉來說,哪一面顏色的旗子得勢,有何意義可言?

陳真

shot0011shot0008

===============
李新鼓動黨內青年「造反」 洪秀柱反嗆

記者許依晨╱台北報導

聯合新聞網 – 2016年3月20日

國民黨主席補選3月26日投票,四位候選人洪秀柱、黃敏惠、李新、陳學聖積極爭取青年票,上午受邀出席「主席請聽我說」青年座談會,洪秀柱與李新為了鼓動青年人造反的話題,兩人互嗆。

座談會始前,李新想坐到洪秀柱身旁座位,被洪秀柱拒絕,洪秀柱說,「我不要跟你坐、我等下要修理你。」當李新堅持靠近時,洪秀柱立刻起身換位子。

海峽兩岸公共事務協會上午邀請近百名青年、學生和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參加座談會。李新表示,看到這麼多年輕人出席活動,一方面感到激動,但另一方面卻又感到遺憾,年輕人應該主動站出來,他站在青年前面,青年的聲音在哪裡?你們集結起來,造反了嗎?他向台下年輕人大聲疾呼,不要再聽大人的話,應該任性一次。

李新鼓動年輕人造反的言論,立刻被曾擔任學校訓導主任的洪秀柱反嗆。洪秀柱表示,她非常反對李新講的話,她同意年輕人可以站出來講話,有衝撞體制的意願,不要用造反兩個字。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