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臺灣人自己發展出了一種嬉謔性民主

文/黃國樑

其實蔡英文五二0說什麼完全無關宏旨,她的話台灣島上的人固然關心,但蔡英文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兩岸的格局與走勢,更不會扭轉台灣下沈的命運。

我完全看不到那些獨派莫名的樂觀是從何而來,有些人總要高談闊論民主的崇高與偉大,以及台灣是民主典範之類的自我陶醉或更精確地說是自我麻醉的陳腔濫調,然而,希臘很民主,並不曾改變它成為一個歐豬國家的窘況。民主不能阻擋一個國家的衰亡,不僅是此刻的希臘,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也不能挽回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淪亡。

台灣的民主,甚至是整個世界的民主,都在朝向一種嬉謔性的發展,它不但不能解決問題,甚至反倒製造許多問題,唯一的功能只有讓選民發抒情緒,美國此刻在共和黨內領先的川普,就是這種荒謬情境的典範。但台灣的情況則已達到了極致,台灣的民主是讓邪佞、虛偽與敗德充當社會主流的反真理、反道德潮流,一堆偽論述充斥在網路、電視、報紙、與雜誌,站在台上用道德指斥別人的人,恰恰是最最敗德與無恥的惡棍。

他們一次次地砲製了偽造的歷史,拿著編造的謊言去追殺他們的政敵,將曾經對建設這個國家著有功勳的人,都貶謫為歷史的罪人,那些本身就是蟲蛆之類的小丑,不斷地在廟堂上、在議事廳上,辱罵與詛咒這些所謂的「罪人」,並忝顏無恥地稱之為轉型正義。

這樣的劣質的、卑汙的、腐臭的敗德者,正準備以一種光鮮亮麗的姿態接管這個國家,然則,除了那些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國族謊言,他們的手上完全沒有一份真正的建設藍圖,他們其實是掏空集團,是要來吸乾這個還頗有一些油脂、養分的國家的寄生蟲。

而這樣的光景正是我可以大膽斷定台灣必然下沉,難以挽回其悲慘命運的充分理由。若是台灣真正地是有一種光明磊落的、正派經營的民主,能夠不編造偽史、不羅織罪名,有容赦寬恕的精神,並有探究真相的胸襟,那怕這盞民主燈塔光芒多麼微弱,還是可以照亮對岸十數億人心,並讓他們成為台灣真正的政治屏障。

然而,台灣卻不從此圖,只想激起兩岸仇恨,將對岸同胞斥為牲畜,將一個民族被凌虐、宰割的痛苦與隨之而來的衰頹,當成是其低賤與污穢的的明證,予以百般的汙衊、嘲諷,然後視為不共戴天的寇讎,這樣的民主並無一絲一毫是真實的民主,而是一間展示偽造歷史的映像館,一座洗腦工廠。

企圖用這種偽劣的冒牌貨,作為抵擋敵人的武器,完全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台灣的民間雖仍有一些活力,但台灣的創造力早已衰落,因為整個台灣社會都充斥著一些虛假的、片段的、迷幻藥式的自瀆的政治標語,它比專制者的宣傳更為邪毒,因為專制的語言可以輕易看穿,但這種迷幻藥般的slogen,卻可以深入人心,直入腦髓。

蔡英文說了「九二共識」、說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又如何?她即便說了,亦只是虛偽地虛以委蛇、敷衍搪塞,難道北京就從此著了道,就一廂情願把資金、人員送來台灣供這些掏空集團繼續揮霍嗎?

台灣的真正問題就是它從不面對真正的歷史,不看顧真實的世界,它只想將自己留在夢境裡,等著歷史將自己沖到世界的邊緣。

  • 撿米豆

    現在低等人類和低等87,正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把台灣搞爛;我不期望他們可以維持馬英九的執政成效(經濟、犯罪率、破案率、死亡率、自殺率……),只希望他們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連累其他正常台灣人。對於低等人類和低等87,我一直好心提醒……
    自欺欺人是重罪,輕則害自己,重則死全家,切記~切記~這邊提供一良方,懷疑自己有此惡性者可以私下自我嘗試:”本人對天發誓,涉及公眾議題的發言,完全基於事實與良心,如有違背就全家人消失!!!” 賈伯斯也是用此法自我鞭策,我覺得很有效因此跟進。當你這樣做,你會要求自己走在正道,避免做出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事情。
    @為了台灣好請說:造謠者,快消失

    • JB

      我覺得要跟人和平討論,不分立場彼此尊重,不要隨意出口用污辱的字眼惡意貶低對方,這是最基本願意交流的誠意。共勉之。

  • JB

    民主最大的政治責任在人民身上。人民如果放棄自己的政治責任,任由自己選出來的政治人物胡作非為,人民也只能自行承擔這種惡果。
    沒有任何政治體制是良好的。然而,民主制度的根本精神是讓人民做主,如果人民自己賭爛選出搞笑的政治人物,這也是多數人民自己做的主,一切皆由人們自食其果,因為這是他們的選擇。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一句話在這裡詮釋得正淋漓透徹。

  • 高冠宇

    剛念完希羅多德的”歷史(波希戰爭史)”還有唐納德、卡根依據2400年前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薩戰爭寫的兩本分析伯羅奔尼薩戰爭的書。

    雅典從一個差點被波斯滅掉的小小城邦迅速發展成主導之後兩千年西方文明的經貿帝國,靠的是民主制度下釋放的創造力與進取心。但從公元前479年將波斯帝國完全逐出歐洲到公元前404年降於斯巴達只花了75年時間。雅典跟斯巴達打了幾十年,以雅典帝國實力,就算有兩次瘟疫侵襲也是處處佔上風。但就是因為民粹使得自己忘了自己的斤兩。結果做了 一堆蠢事:

    1. 從事超乎自己的軍事實力的冒險—遠征西西里,結果慘敗。
    2. 雖然早已經跟波斯簽了和約還是介入了—波斯帝國的王位之爭,押錯寶的結果是波斯帝國給了貧困的斯巴達源源不絕的金援,最終切斷了雅典了糧食通路,逼迫雅典投降。

    台灣現在做的事就是跟當年雅典在戰爭後期犯的錯誤是一模一樣的:

    1. 眼盲的自負,不知自己實力已經大不如前
    2. 喜歡挑戰大國。

    柏拉圖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看出民主制度的危險,因為最終出線的人都是道德敗壞,能力不足之人。台灣人啊,真的不要整天把民主掛在嘴邊好嗎! 地緣政治博弈更只有利益可言。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