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並不真空,它就在政治裡

文/Agnes L Hsiao

悲哀的是我們真以為自己已超越政治。

今天是二二八事發69週年紀念。網路上有許多討論轉型正義該如何行使的規範性或者其他面向的討論。其中,大多論述對德國轉型正義萌生孺慕之情。以網路術語來說,就是「德國好棒棒」。然而,我要再當一次烏鴉,提醒諸位,轉型正義本不是一個真空的過程。它是政治的,不僅僅因為它是在一政治過程中被實踐;更重要的,轉型正義本身難以迴避「政治鬥爭」的誘惑。在對德國產生愛意之前,請先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認識眼前這個觸動你心弦的案例。

12792194_957994360964021_3089198319589802981_o

圖為當年為SS黨衛軍的Oskar Gröning

殘酷的事實在於,英國曾經於1947年在美國的壓力下,無條件釋放了於戰時逮捕的百餘名「德國納粹」。而這百餘名人士中,包含於去年7月遭德國判刑四年,高齡95歲的前納粹黨衛軍(SS)Oskar Gröning。根據聯合國戰爭罪行調查委員會(UNWCC)的資料解密顯示,戰爭期間於最為惡名昭彰的奧斯維辛集中營擔任圖書館館員的Gröning於1944年遭到英軍逮捕。而衛報報導指出,Gröning在被補初期似乎因盟軍的報復心裡作祟,被關在集中營一段時日,遲至1946年遭遣送至英國。在英期間,Gröning以強制勞動換取食物與一定的生活費。根據歷史學者Laurence Rees研究,這位納粹戰犯還於囚禁期間參與了YMCA合唱團,隨團旅行至英格蘭中部與蘇格蘭獻唱。

時間來到1947年。隨著蘇聯與英美的緊張氣氛升溫,原有的盟軍眼見只有分裂的份。美國主導的盟軍為了讓百廢待舉的德國加速統合,不被社會主義侵入,順利將其納入冷戰結構的美國羽翼之下,美國要求英軍將旗下的部份前SS戰犯釋放。最後,在不顧於戰時受盡折磨的波蘭與南斯拉夫的堅決反對下,英國釋放了百餘名的前納粹軍官;而Gröning是其中一名。1947年,他回到德國,開始隱姓埋名的生活,絕口不提過往。一直到近年,當德國極右翼開始在國內展開「否認大屠殺」(Holocaust Denial)的運動時,步入遲暮之年的他,開始以見證者的身份公開批判那些否認歷史的人。他的言論是:「納粹的政治版圖底下發生過屠殺,確切的惡行。」

之後的發展大家都聽說了。2015年四月,他遭控「協助」納粹謀殺奧斯維辛集中營近30萬受難者,三個月庭訊後,遭判刑四年。對此,Gröning在法庭上表示,他絕對有道德上的錯誤,然而,法律上就一切交給法庭裁決。

我們似乎看到了一個完美的故事。德國竟在戰爭七十年後,仍不遺餘力的「清算」與「揭露」。然而,仔細回顧這個故事,揭露是有限度的,是受到一時的政治局勢所影響的。要不是去年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教授Dan Plesch仔細審視UNWCC檔案,赫然發現Gröning的名字曾經以檔案編號4771/P/G/139-137出現在遭盟軍逮捕的300名納粹軍官之中。甚至發現其實盟軍曾經有機會緊緊逮住這個黨衛軍,卻又眼睜睜地因應冷戰結構下英美的政治需求,鬆開了手。

換句話說,在進入大審之前,正義的行使必須先橫越政治這一關。對這個故事裡面的受難者而言,不只是德軍納粹,美國英國都是傷害過他們的人。人們所信服的全球人權論述,在某種意義上,總是一再地受到特定的政治局勢限制,運作著。你或許可以說,至少,德國還有勇氣回頭起訴Gröning。但我想追問的是,關乎真相的揭露,我們是否能夠隨時對真相的「生產過程」維持警覺性?當二次大戰的諸多事蹟已然告訴我們沒有絕對的惡人與善人時(我去年曾在蘋果日報寫過盟軍也於戰後虐待納粹戰犯的事蹟,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壓迫者);我們要如何追究罪行,而不受到過多的情緒渲染影響?

人類學者Scheper-Hughes曾在研究南非真調會時批判,整場TRC的過程追求的是道德與正義上單一甜美的「客觀」真相。然而,我們都清楚看見,TRC所仰賴的是一個由協調為基礎的,「夠好的」(good-enough)的真相。 我不反對追究到底。但我反對的是,在未經釐清為何正義會「遲到」,以及正義的「誘惑」是如何可能輕易地被「政治」所操弄的前提下,任何輕易的信服都是有問題的。

德國的轉型正義並非一般論述所言的那般無暇。再怎麼認識納粹的惡,也不得不承認,那本來就是一場由勝者決定的審判。而這審判內有多少「罪人」被當作政治籌碼交換出去了。誰的正義又真的被伸張了?

正義時常受到政治誘惑,真相亦然。關乎台灣的轉型正義,如何超越現有的政治框架,可能必須要從拆解二二八的神話作為開端。台灣不需要神格化的二二八。台灣需要的是真實的二二八。

善惡分明只有漫畫或小說裡面才有,如果看不見人性,再多的正義呼喚都只是囈語而已。

‪#‎艾希曼不是在紐倫堡受審而是在以色列受審的‬
‪#‎沒事可以看看紀錄片NightWillFall‬
‪#‎當年的檔案在unwcc網站‬

  • mrsmallbee

    好像有很多為納粹黨做事的精英都不用受審,去了美國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