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6

沃草不會告訴你的國會烏龍球──立委的理化教育不能等

我覺得,比起教會官員把「碴」讀做「ㄔㄚˊ」,先叫立委去補上一堂理化課重要多了。pH值的定義就是「溶液」中的氫離子濃度,「固體」本身不能量pH值。就算是用電極法,也要先讓固體樣品與水混合,「溶解」釋出氫離子才能量pH值。

魏國彥署長已經說了,固體材料沒有pH值12.5的問題,要的話也是看下雨的時候釋出多少氫離子(或氫氧離子)。但是既然雨量大到會讓混凝土中的爐碴溶出一點點,那麼稀釋之後的影響其實很小。陳瑩還要一直跳針「找碴」,完全不理人受得了受不了啊你!

對了,連這種跳針立委都出來秀下限了,怎麼沒有被沃草製作成超有哏的烏龍球影片啊?我去年有次見到林祖儀,就跟他建議過:沃草如果想自稱為公正監督國會的媒體,就不要老是只割闌尾,不拔綠草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關於寂靜的人造林,你只是去錯時段罷了》

關於護樹盟前晚的「最恐怖的森林」一文,我本來不想回應(拜託,連續兩天發超級大長篇,血條都要見底了,議題可以不要全部連著一起來嗎…),但由於該社團真的太過於聳動偏頗、無視專業意見、甚至刪除意見相左網友的留言,叫人實在看不下去,還是讓我在這邊表示一些想法吧。

首先呢,歡迎護樹盟來大雪山森林遊樂區舉辦你們在粉絲專頁裡口口聲聲一直提到的「死寂森林」參訪團。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們,這個民國50年代作為「模範林場」的指標伐木區、台灣林道的始祖,在43k以後基本上幾乎都砍光光全毀了,是“完全的人造純林”,大樹砍得幾乎不剩,以二葉松、雲杉、紅檜用公頃為單位分區進行純林的栽造。這樣標準的人造純林,夠不夠符合你們聯盟心中「寂靜恐怖的森林」了呢?

我可以保證,你們來這邊,可以一隻動物都看不到,寂靜的森林好恐怖,好窒息,人工純林好邪惡好恐怖。
但我同時也可以保證,由我們的人來帶,同一個地方讓你看飽看爽,羊在那跳、鳥在那叫、帝雉路上走、飛鼠滿天飛。

不然雪羊這麼多動物照片,哪來的?天上掉下來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回應幾則留言

許多言論,必須制止就是必須制止。當然不是用武力強迫封口,而是說,在一個文明社會裏,許多荒唐可惡的無恥言論是被法律或眾人理應具有的基本道德意識所禁止的。例如,鼓吹仇視或鄙視特定族群。

比方說,去年夏天,英國倫敦大學一位地位極高的皇家院士,同時也是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叫做Tim Hunt,他只不過講了一句玩笑話說,”在實驗室裏,跟女生當同事很麻煩”。上下文的意思好像是說,女生比較容易會有一些感情上的轉移或投射。結果,幾天後馬上被轟下台。

但在台灣卻每天比這個不知道嚴重幾百萬倍的無恥言論天天都是,整個自由時報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族群仇恨與醜化的宣傳機器;網路上更不用說了,誰敢對大陸稍微表示一點友善就會遭到各種完全沒有分寸甚至沒有人性的惡毒攻擊與醜化或造謠,億萬倍於黃安之所為,但大家卻不但無所謂,反而肯定這樣一種極度瘋狂病態的惡劣行為。至於什麼 “支那賤畜”、”死阿陸” 等等,幾乎就是綠色生物的日常慣用語。

這樣一些荒唐可恨的無恥作為,在這個綠油油的島上,不但不會受到任何來自法律或來自專業社群內部的嚴懲,反而會變成英雄,變成明星,變成戰神。

如果這麼荒唐的現象,長久以來瀰漫整個島上,居然都不會引起各位的憤怒,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了,只能說很可悲,這個島沒救了,它始終是各方人渣的戰利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洪浩雲醫生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過去的不必也不須討論了,這一次,讓我心裡非常不舒服,洪醫生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加油,你的血管一定會塞好、塞滿。」,這是一個外科醫生該說的話?洪醫生說這是他個人身分發言,可千萬別忘了你洪醫生不是普通人,你是一個許多人景仰佩服的外科醫生,是一個媒體的寵兒,甚至是一個意見領袖。洪醫生不只在臉書上,還在電視台麥克風前公然說這一句話,很明顯的表達出他對於黃安這個人的不滿,但是洪醫生有沒有想過,對於其他的人,包括許許多多一樣不滿黃安的人,聽到這句話有什麼感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談虛榮

虛榮看不見,但你輕易就能聞到它的氣味。比起西方人或西方學生,除了智能不如人以及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之外,台灣人或台灣學生還有個很明顯的特質就是極度虛榮。也許是因為過度自卑吧,所謂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在這島上,總是四處瀰漫著一股非常濃厚的虛榮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切莫得罪小人

所謂寧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有些人與事,我敢批評,因為我相信對方終究還相信一點善,終究還是個君子,只是也許腦袋有點進水而已。但是,那些我所確信是小人的,我真的不敢不敬;你光是思想不夠綠不夠正確都已經飽藏禍患臨身了,哪還敢對意氣風發的小人們不敬。

各位可能看得有點一頭霧水,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也只能說這樣,沒敢說得更精確了。這個病態社會,長年以來,捧出一些人渣等級的垃圾,造神,畫光環,抬舉其一言一行。若要說得更仔細一些,比方說一些年輕的或中年的所謂理想家,所謂社運人士,所謂作家,所謂名xx或親x的xx等等等便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談道德

我大約看了修亮提供的這個連結:

與蓄奴者切割 哈佛法學院廢除院徽

我的想法可能跟各位不太一樣,但我若要把話講清楚,恐怕得寫上一本教科書。千頭萬緒,大約也只能簡單這樣講:

首先講到「道德」二字,英文叫 morality。英文沒問題,但我不太喜歡使用中文「道德」一詞,也許因為華人社會往往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圈圈叉叉,所以道德一詞在中文裏頭似乎隱含著一種貶意。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辭彙,所以姑且也只能道德一番。

我發現,道德有好多敵人,比方說缺乏一致性、工具化、原則化、行為主義式等等等等等。我不知道別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鄙視綠色生物,對我而言,我之厭惡乃至痛恨,與任何政治立場或主張一點關係都沒有,一個人想統或獨或想左或右,我都沒意見。讓我鄙夷厭惡的純粹就是因為敗德。綠油油生物之敗德,罄竹難書,但我懷疑有多少人是因為這樣一種原因而唾棄這些混蛋人渣。

比方說不一致。道德之所以成為道德,它總得有些所謂概念本質,比方說它應該具有一種概念上的一致性。例如,如果別人到大陸念書、到大陸經商就是台奸,就是賣台,那你自己為什麼就可以?比方說,台南有位綠油油的女立委 (我實在很不屑而非不敢提起這些不值得一提的人的名字),她老公就是拿大陸學歷。別人問她說,為什麼別人去念書就是不忠不義,妳老公去念書就是仁義道德?她回答說,她老公去念書是為了了解敵人,換言之就是為了愛台灣。這就是一種不一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談一窩蜂、媒體與時間

在台灣,很多事是全民運動,很難批評;略有不敬,便會得罪一堆人。越是文化落後地區,這種義和團心理似乎就越顯著。小至布袋戲、漫畫、流行歌、整天甩哥正妹、整天爆奶爆紅爆夯等三爆文化不能批評,大至連 「台灣」 或那個綠油油的黨及其一堆尾巴團體,甚至也成為一種 「不許不敬」 的對象。

涉及特定族群的,理當尊重,不應褻瀆,畢竟那是特定一群人;至於其它,看你要怎麼辱它、笑它、貶它,全是你的基本自由。重點是,在這講究人多就是真理、集體性格十分強烈的島上,你敢不敢、或有沒有可能讓你行使這項基本自由?事實上,就連明明是一些爛到難以想像的低能低俗大爛片,你都沒法大方、安全地批評,因為它賣座,觀眾多,人多就是真理;而且,一旦影片帶有某種所謂台灣意識,更是成為一種絕對 「不許不敬」 的神聖標的。

現在要講的,倒不是有關自由,而是有關批評本身。現在要講的,只是一個其實連三歲小孩也能懂的道理,但卻似乎總是被扭曲,因此常得再三重申,以免得罪眾人或傷感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黃國昌沒搞懂的核廢料問題

時代力量新科立委黃國昌,在首度開議即以旁徵博引法條之姿,期望一展新人氣象。卻在第一天遭到學術象牙塔之外的衝擊。勞動部長陳雄文當場即指出:黃國昌所提之多項措施事實上早已實際執行,很多東西不是光有法條就可以,必須考慮實務的問題。

同樣,黃國昌在質詢一開始即針對核廢料問題,頻頻引用法條宣稱徹底研究過後,目前核廢料處理未能達到公正的組織、公開參與的程序、客觀的標準。在核能與核廢料這個已經在台灣爭論二十年以上的題目上,走出學術象牙塔,從教授變成立委的黃國昌,依然犯了徒法不足以自行,與缺乏實務經驗的毛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讀者投書】補習班究竟是扼殺思考的元兇,還是大學教育問題的照妖鏡?

三月四日的聯合報刊載了一則報導「前台大教務長:研究所被補習班攻陷」,大意是說研究生幾乎是靠補習考進來的,這對台大是個醜聞,因為補習班只會教如何應付考試,而不訓練學生思考,所以會排擠到有研究實力的學生進入研究所就讀。 由於在下也有十年以上的補習班教學經驗,看到這則新聞,頓時覺得有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這些教授批評最力的就是「補習班教不出會思考的學生」,但是學生要思考,前題是腦中須有「大量可用」的相關知識,如果沒有,又從何思考起? 或許在這些大學教授眼中,補習班老師都是「教書匠」。然而,教書匠也需要開發系統性的教材,配合淺顯易懂又精準無比的解說、不斷更新補充的時事例子,才能讓學生輕易地吸收理解。而且,每年都要經過「市場法則」的嚴格考驗,這種壓力下磨出來的教學功力,試問有幾個教授比得上? 如果有教授給學生的知識比補習班老師來得少、沒系統,那我就不知道這些教授要如何讓他們有思考能力? 學科基本知識都有問題了,會適合做研究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