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6

生命是一絕對狀態,廢死如何回應被害者的生命?

廢死與否牽涉到的卻是正義論與倫理學的層次,它與民主根本沒有任何血脈關連。它所要論述的是被殺害者的生命,如何能夠在正義的秤陀上,得到十足的償報!但這樣深刻的議題卻淪入一群法匠的手上,用死刑無法嚇阻犯案等社會治理的議題,取代了正義的探索。生命被暴虐無情地取消了的正義求索,卻早已消失無蹤。

正因為生命是一絕對狀態,一個人被陰謀地折斷了生命,就像被推去逾越了一條無法折返的線,再沒有任何方法能從死蔭的山谷返回,熱切的血肉瞬間變成毫無生息 的僵冷的屍體,於是,「殺人償命」才成為自古即被確立的懲治辦法,它首先是在回應被害者的生命,至於此一治辦的方法能否嚇阻犯案,應根本不在其慮下。

唯有生命能夠償付生命,這是這個議題的核心倫理,亦是正義所以不致失去重心,能夠繼續其他各種正義層面得以平衡、申論與延伸的根底。

回到我的最原點,我必須說的是,廢死不是流行的民主語彙,它與民主、自由,半點關係都沒有,廢死即是與罪惡同謀,基督的憐憫並不、也絕不施於魔鬼的狡計上,否則,即連基督亦不能成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他們是病人需要醫療,不是壞人需要制裁

我不會太抨擊把精神疾病以公權力送醫的行為。如果你是做生意的,店裡天天有這樣的人來鬧一回,我想大家也受不了。可是這些朋友不是壞人,而是生病了。他們需要醫療照顧,不是制裁。更何況如果你有看過他們的家庭,其實我還滿替他們的父母心疼的。

政大搖搖哥也許有適法性的問題,這交給法院。但是在這之前,有誰關心他們的醫療人權?過去幾年台灣人只關心阿扁的精神狀態,還搞到23個中研院院士連署(然後現在又像核子潛艇一樣安靜)。

他們是病人,不是壞人。他們需要醫療,不是制裁。

我不反對公權力協助他們就醫,但是要合法,而且應該配合整體社會安全制度來做。至於在幫政客護航的那些朋友,省省吧,你只是要挺柯罷了,至於他們的醫療你根本不在意。想想也挺悲哀的,為了挺一個沒有政績的政客,你們可以右翼成接近納粹的程度,你媽要是知道應該很傷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曾經有過的、中西雜揉的台灣文化

從前,有個對岸朋友和我爭辯,說中共建政以來整理、保存了大量固有文化,出版了大量的文獻書籍,「中國大陸才是保留了固有文化」。我說:只有在生活中活用的,才是文化;沒活用的,文獻再多,也是墓誌銘。

「我們逢人喊『先生小姐』,你們逢人喊『同志』,哪個才是中國文化的展現?」我問道。朋友默然。如今網上的流行語「躺著也中槍」,比較起固有文化,我們那時就是「躺著也能贏」了。

前幾天,有個日本朋友告訴我:台灣歌曲的「中國風」讓她愛聽不已,因為日本流行歌曲很難找到這樣古今融合的曲風。我聞言不語,因為我深知她所說的,極有可 能是在台灣即將逝去的時代產物。但是,做為這個時代的見證人,我覺得我有義務寫點甚麼,留下點東西。寫得龐雜,還請看倌見諒。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柯文哲又使用大招「招喚馬坦」了

有時候不得不懷疑,整個台灣的六、七成以上的人,都是被迫害妄想症患者,他們都有一個顯著的特癥,就是凡事都是馬英九的錯,馬英九是一切罪惡與苦難 的根源,馬英九是一個醜惡而腐敗的黑暗集團的代理人,他正在或是肯定曾經進行了不可告人的勾當,因此,所有的人挫折、困厄與不平待遇,都是因為馬英九造成的,都必須跟馬英九去聲討。

我甚至看到在媒體行業裡,那些自視為進步份子的記者,寫起稿子來,一開始彷彿是在訴說對岸的不是、犯罪集團的可恨,但馬上調子一轉,又說馬英九的政府倒底在幹什麼,怎麼毫無作為,或根本就是在當北京的兒皇帝,或是他就是黑社會的一份子!

柯文哲這種栽贓的把戲,就是這八年來不曾停止的大眾流行的無數次反覆行為的一個小小案例罷了。馬英九一個數十年來的台灣政壇最有政治潔癖的一個政治人物, 竟然變成了台灣社會的共用糞紙,每個人都把自己排泄出來的穢物,用馬英九去把它擦拭乾淨。馬英九不只是整體社會的出氣筒,簡直是所有人的化糞池。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讓我們正面來補「馬公空難」中的起司破洞

其實飛安事件調查的目的並不在於追究是誰造成事故,重點在於找出所有的環節,是不是有機會在未來能夠防止同樣的事情發生。

真要追究誰該負責有什麼意義?機長違反了規定,在無法看到跑道的狀況下降到了不該降的高度,最後造成了事故。而他也付出最大的生命代價,然後呢?結案了是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蔡英文的「半衰期」

我們請問,還沒有上台的蔡英文呢?我非常擔心,蔡英文比馬英九柯文哲更慘,她的半衰期,很可能會是「負」的──也就是說,她還沒有上任,大家已經把她看破手腳,準備看她出洋相了。別看如肯亞事件似乎立委還在罵馬政府,可是人民顯然已經在想:如果是民進黨政府,會怎麼樣?同樣讓老共帶走,還是同樣把人搶回來就放掉?

類似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護照貼紙好了,你蔡英文政府總該有個態度吧?又比如服貿監督條例,結果跟張慶忠「三十秒送院會」的結果一模一樣,你蔡英文政府總要解釋一下吧?現在準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黑心油就是由其治下的屏東開始的)說「哪有能耐不開放」美國含瘦肉精的豬肉,一堆人──尤其是當時誓死抵抗美豬進口,大罵官員混蛋的立委──全都崩潰了,蔡英文講清楚吧,你所屬的民進黨,到底算是個什麼?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的變色龍,還是為奪政權可以不擇手段的詐騙集團?這些事情,蔡英文遲早要面對的,你現在還可以躲,等520就職之後,就無處可躲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兒虐」–兒科醫師永遠的痛

去年5月29日,台北市某小學,一名8歲小女生,被歹徒伺機在廁所割喉殺害。媒體大肆報導,接下來的1個多星期內,我們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加護病房就接 獲6名受虐到重傷害的嬰幼兒,超過平常全年類似個案的1/3!他們受虐的方式五花八門,有被大力搖晃到顱內出血的、有被重擊到內臟出血的、有被遺棄在家中 餓死/餓到昏迷多重器官衰竭的、有被餵毒藥的…。其中一半,三位小朋友從此沒有再醒來。

殺人有沒有模仿效應?虐童有沒有連鎖效應?絕對有!我已經在擔心!按照我們媒體一貫鍥而不捨的傳統,我們網路鄉民迅速慷慨分享的美德,這個新聞還有照片擴 散的速度、幅度、廣度、深度,有可能造成一波模仿的風氣。就在我們擔心「腸病毒71型」疫情來到以前,就要面對「兒虐」的疫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這就是我們國家的最高學術機構?

在選前就已經有各種排擠郭位校長的風聲出來,中研院正應該戒慎恐懼在程序面做好,以杜悠悠之口。結果沒有,搞出選前換制度的瘋狂事。中研院院長選舉制度已經進行多年,請問這個制度有發生任何問題嗎?那根據什麼原因要在選舉當下臨時修改制度?這樣的修改為什麼沒有被公告討論?有全體院士的認可嗎?這種到了選舉當下才偷改制度還不敢公告,被抓到了還只想著抓洩密者。這個組織的權利者毫無道德高度可言。

中研院很大,非常大。裡面有許多優秀與品德操守佳的人才。但可惜,他的管理者與有權者沈迷於權力與金錢遊戲,把管理職責、道德操守與法律紀律視若無睹。中研院的問題只有中研院自己可以救,因為我基本上看不到中研院同仁的自我批判,大家都只想當沈默的好人。我們,就這樣失去了國家的學術風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新政府的選擇題:增加跑道、新建機場或減少來臺航班

認真的說,桃機真的沒有明天(除非從今之後運量需求越來越小),即便是所有道面都正常運作,目前的使用量都已經幾近飽和。機場已經使用了37年了,其實已經到了需要徹底大修的年限了,問題是有沒有辦法關閉半個機場好好的整修?任何的道面關閉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延誤,然後客人吵、媒體報,然後就草草加速收工,只做到表面工作,地基根本就已經差不多了,表面的整修根本就撐不了多久。桃園機場真的需要多一條跑道(外加兩條滑行道),然後把現有的道面徹底打掉重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爆卦] 廢宅口中「台灣之光」:鳥瞰台灣詐騙產業

這兩天報紙開始大幅報導台灣人在國外詐騙的新聞,在我看來都沒有講到癢處。事實上,台灣的「電信詐騙」「產業」在國際上「蓬勃」發展早就誇張到大家光看報紙根本就想像不到的地步。許多「企業」發展到變成跨國組織,遍步全球。而且還軟硬體上中下游,產官學界全包!鄉民不要不相信,我說了你就知道台灣詐騙集團有多囂張。

說起來,近年來台灣詐騙集團死灰復燃而且越來越囂張,原因其實很難堪,就跟我們台灣自己打擊詐騙犯罪不力有直接關聯。

先講「產業」發展史。

早期詐騙集團大多數都只在台灣境內作「國內生意」,慢慢台灣人學乖了變難騙,再加上台灣後來實施單日ATM轉帳金額上限三萬元的措施,相當有效!於是「市場」萎縮業務衰退,才有人轉進中國去「創業」的。注意!這些人不是一開始就像現在一樣,跑到東南亞或第三世界國家去,因為語言不通,不懂當地民情,「業務」根本開展不了。但是中國跟我們同文同種,再加上中國民眾根本沒有相關經驗,一騙就倒,開始掀起一波「中國熱」,大家蜂起雲湧,「大膽西進」。許多「公司」越做越大,從原本「跑幫單」(台灣人自己打電話),慢慢發展到僱用當地人當「業務員」,然後自己當老闆。一開始業務推展很順利,發展到兩岸都有「客戶」,「營業額」也越衝越高。但是大家都知道,這種公司服務客戶是「有教無類」「來者不拒」的,正所謂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沒多久到岸的黨政高層和高幹家庭也「服務」到了,中國警方就爆炸了!開始雷厲風行,大舉搜捕,再加上中國刑法詐騙罪判超重,依據金額多寡量刑,最重本刑可以判到無期(台灣才五年!唉!),而且對岸監獄很難關,一天照三餐打。很多台灣「老闆」被嚇到,趕快收山逃命。

於是,在對岸嚴打之下,台灣的詐騙業事實上也「不景氣」了幾年。印象中大概在08年還是09年(不是很準確),詐騙案就變少很多。鄉民有經驗的回想一下,差不多那時從早期一天接到三四通,慢慢變成幾天只接到一通,就是「不景氣」的結果。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新聞稿】自己錯了還怪人

大家都知道,兩岸關係錯綜複雜,不是我們說什麼對方都會接受,如同在台灣,教授講的學生也不會全聽。依兩岸共打及司法互助協議,法務部是「單軌多點」下的聯繫窗口,舉凡犯罪情資交換、合作恊查、共同偵辦、交付證據等,皆需經兩岸討論協商,才能進行,法務部無權片面決定。

徐永明等立委及一些名嘴一聽到大陸要辦台灣人,就不分青紅皂白強要政府救人,法務部表示要先與陸方協商,被罵到臭頭。

法務部一面努力說明,一面積極與大陸聯絡,還沒談出結論,人就送回來了。相關事證全在大陸方,法務部主動去要,刑事局也去聯繫公安,都尚未取得。不得已,只好先放人再繼續蒐證。

見 國人一片罵聲,這些立委又把責任推給法務部,指法務部消極擺爛。好像只要法務部開口,大陸就會遵命照辦,完全不顧協商需要雙方願意且需時間。這些立委一面 痛罵大陸,製造對立,激發仇恨,一面要法務部向大陸索取證據資料;一面説大陸證據不具證據能力,大聲講無罪推定,不可像大陸隨便押人,一面又説這些人沒被 收押是法務部擺爛。

這類操弄民粹的作風,真的會害慘台灣。拜託這些立委,如果真的愛臺灣,就適可而止,放過台灣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臺灣人,你要理盲濫情到幾時?」

無罪是指「無照經營電信業」丶「無照使用電信設備」丶 「組織犯罪」三個案子。換言之,在肯亞「使用電信設備」部分無罪,但「透過肯亞電信設備詐欺大陸民眾財物」部份,則尚無結果。所以,按照「犯罪結果地的屬 地原則」,當然是送到大陸「審判」! 所以,呂秋遠大律師說他們無罪卻被押到大陸去是大錯特錯的說法!

無罪推定原則只是「暫時假定」嫌犯是無罪的,但因仍有「犯罪嫌疑」,故須受審以確認有罪與否。而依照「屬地原則」,去大陸「受審」又有什麼問題?此外,大陸並沒有派人去押,是用上述原則和「陸肯」外交關係,要求肯亞警方抓人,再由大陸人員接收到大陸。 而且,目前只是「受審」,誰說他們一定有罪了?那還看大陸方面提出的證據是否充份。此外,照反對方的邏輯,當初台商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之後逃出臺灣, 我方政府又何必去英國打官司引渡林克穎回來服刑?又或者,未來有大陸人在台灣犯罪,或在第三地對台灣人詐騙,那我們豈非要將他們送回大陸?

兩岸詐騙刑度比一比:
以詐騙金額20萬人民幣(100萬台幣)來比較,「台灣刑期最高五年,罰金10萬以下/大陸刑期十年起跳,每多出4萬8,刑期多一年」,而肯亞的台灣人詐騙嫌犯,騙了兩千多萬人民幣,最重可處「無期徒刑」,這也是我們的「台灣同胞」拼了命不想被送去大陸的原因。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不要因為討厭中國人,而來認同原住民

平時對原住民族的受壓迫處境沒什麼關注,需要塑造台灣國族的時候就吃原住民豆腐,如果你真的認同自己的原住民血源,當原住民族權利受到侵害時,你挺身而出了嗎? 你身為台灣人你真的了解原住民了嗎?

台灣獨立是多數台灣人的主張,無可否認,但在追求台灣獨立的過程中,是否還要繼續依附在血統論的架構下去與中國做切割呢?
還是有更高的價值(民主、人權、獨特文化與認同)可以去追求?

我想這是每個台灣獨立支持者都需要更加深思的議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善惡

過去國民黨最擅長的就是透過主流媒體洗腦,操弄學生,煽動民粹,造謠抹黑,講一套做一套,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沒想到,綠出於藍,民進黨及其各界同路人,幹起這一套抹黑造謠洗腦煽動民粹的把戲,更加生動熟練,簡直就是深入人心。

民進黨剛創黨時,充滿理想,人民卻唾棄之;當它以光速般的速度腐爛,開始向國民黨看齊時,人民對它的支持度卻迅速飆升。特別是當許多舊國民黨時期最為惡質腐敗的、以李登輝為首的地方黑道與金權勢力 (例如過去幫國民黨打前鋒攻擊黨外不遺餘力、幫國民黨買票作票的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被林義雄告上法庭,甚至林義雄還把這些齷齪的賄選過程與司法陰暗掩護,寫成兩本描述舊國民黨之腐敗的書,一本叫「虎落平陽」,一本叫「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 隨著所謂本土化,隨著廉價群眾語言的崛起,紛紛由藍轉綠,改掛綠旗,甚至成為「台灣之父」,成為綠營的神,更加變本加厲地胡作非為。

過去與現在,島內政治的操弄抹黑與貪婪勾結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誰在這一點上佔了優勢,誰就勝出。就連馬英九那樣一個找不到任何污點、非常難以抹黑的公眾人物,一個在人品與能力都屬一流而且乾淨得近乎道德潔癖的好人,依然可以被抹黑成無能貪婪惡棍,更不用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替自己辯護的一般人了。在這島上,誰敢違逆主流,誰就會被妖魔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當一個詐騙集團試圖拯救另外一個詐騙集團的時候

這時候就不得不提當初有個英籍印度人在臺灣酒駕車撞死人,結果遭判刑四年定讞,發監前持假護照潛逃回英,一直到今日還沒引渡成功來臺服刑的知名案例。
 
奇怪了,英國人在臺灣犯罪,你們都想把他弄到臺灣審判、服刑了,怎麼今天換一批臺灣人,這事情這邏輯就都走樣了?
 
蔡英文說:他們是臺灣人。
 
我就問一句:臺灣人怎了?臺灣人就可以出國去作奸犯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對於大陸人的仇恨與蔑視

對岸對於台灣的這些觀察完全正確,而且描述得相當溫和委婉,實際上,綠色生物及台灣一片綠油油的所謂媒體,每天之處心積慮煽動對於大陸人 (在台灣不許講大陸人,而必須說 “他們中國人" 或 “死阿陸") 的仇恨與蔑視,完全到達一種若在正常國家肯定會被繩之以法的瘋狂地步。你們在島外,我在島內,面對這樣一種無孔不入、無日無之的無恥卑劣行徑,我的感受理 應比你們深刻許多,而且更加恨之入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蝙蝠俠:黑暗騎士對法律的深入探討

當法律不能保障好人時,人們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達成他們心中「正義」的目的?像布魯斯韋恩一樣決定遊走在法律邊緣,但仍堅持要將壞人送交法院審理?還是最後走向哈維丹特那樣,最後決定親手尋仇?甚至像丹恩要用核子武器直接炸掉高譚市,連同自己也跟著身葬?

蝙蝠俠就是一個代表,高譚市的法律和法官無法保護人民時,游走在法律邊緣的蝙蝠俠就成為正義代表。小丑的野心更大,把光明磊落的白色騎士哈維丹特推入動私刑的深淵,想讓人民對哈維條款及公正的法律完全失望。為了維持哈維條款,蝙蝠俠不得不背起殺死哈維丹特的罪名直到班恩的出現。

死刑絕對有存在的必要,問題在於誰來定讞、為何定讞,以及執行後的後果是什麼,如果簽署了之後自己就是直接殺人,但不簽署頂多被罵恐龍法官,反正他也不會因為不簽署死刑而遭到撤職,但其後果是帶來更多殺人犯的僥倖心態。從小女童斷頸案對照蝙蝠俠的劇情,法律不能有效保護好人及有效嚇阻壞人時,就如同我問的問題:人們會選擇用什麼樣的手段去維護他們心中的「正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我就是人民, 立委打算把兩廳院交給誰?

「我就是『人民』,兩廳院近三十年來一直是我的兩廳院」,立委打算交給「誰」?

謝謝兩廳院以及創辦以來包含惠美總監在內的所有總監董事長們以及鴨子划水的基層員工們,滋養我的藝術文化內容,開啟我的眼界,培養了一個愛好藝文的人成為認真的藝文工作者。

我的臉書上有很多對此行業沒有了解的師長兄弟姊妹,還有我課堂上現在正在學表演藝術的學生,我只是想要用微弱的力量與聲音,讓周遭多知道兩廳院與像我這樣的人民相處的情況,而非近日立委與名人的一種聲音,這個社會不可以只有一種聲音與意見,謝謝有耐心讀完的朋友,很多的想法也沒法表達太完整,請多包涵。

我是一個屏東學子,三十年前考上大學,先從一個觀眾,增加了表演者身分,以及之後投身劇團行政工作,一年到頭不斷進出兩廳院,如今又返回屏東老家,在南部的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任教學習如何培養藝術人才,每年的課程裡都要介紹兩廳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