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人民, 立委打算把兩廳院交給誰?

12932649_10153567640153100_1996399310805047020_n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民進黨立委蔡易餘、音樂系教授張正傑,1日在立法院召開「把兩廳院還給人民」記者會表示,兩廳院對表演團體應更審慎行事。

文/郭耿甫

「我就是『人民』,兩廳院近三十年來一直是我的兩廳院」,立委打算交給「誰」?

謝謝兩廳院以及創辦以來包含惠美總監在內的所有總監董事長們以及鴨子划水的基層員工們,滋養我的藝術文化內容,開啟我的眼界,培養了一個愛好藝文的人成為認真的藝文工作者。

我的臉書上有很多對此行業沒有了解的師長兄弟姊妹,還有我課堂上現在正在學表演藝術的學生,我只是想要用微弱的力量與聲音,讓周遭多知道兩廳院與像我這樣的人民相處的情況,而非近日立委與名人的一種聲音,這個社會不可以只有一種聲音與意見,謝謝有耐心讀完的朋友,很多的想法也沒法表達太完整,請多包涵。

我是一個屏東學子,三十年前考上大學,先從一個觀眾,增加了表演者身分,以及之後投身劇團行政工作,一年到頭不斷進出兩廳院,如今又返回屏東老家,在南部的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任教學習如何培養藝術人才,每年的課程裡都要介紹兩廳院。

三十年前北上念大學,正好趕上兩廳院準備開幕,在那個沒有人看現代舞的年代,貧窮學生總能夠買到最低票價,厚顏無恥地自動挪到前排沒人坐的高價位區,欣賞艾文艾利、瑪莎葛蘭姆…這些現代舞蹈史的天團,親眼親身接受洗禮,迄今現代舞仍是我看演出的最愛。

我當兩廳院觀眾的最高潮經驗,是過去近十年間,兩廳院秉持非營利性的國家級藝術中心的視野與氣度,兩度邀請法國陽光劇團的「壯舉」,不少亞洲觀眾甚至特別飛來朝聖,陽光劇團讓我在二十一世紀的網路時代,相信純粹藝術的價值與可能性,我有朝聞道夕死可矣之感,不能再有更多的感謝。

投身了劇團的行政工作,我與兩廳院上上下下有許多的「交手」,為了劇團的理想與權益,我也經常扮演那個提出很多需求的團隊代表人,也會認為藝術不可妥協而會有態度與語言強硬的表達,但我得說,我從未感受過兩廳院任何人的不夠禮貌與所謂的官僚,反倒是更多的耐心解釋與討論可能性,我想這是一個雙方都「互相尊重專業與立場」時就會達成的溝通。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獲得了許多在國際級場館展演與製作的寶貴經驗與成長,倘若直至今天業界對我還有一些正面的肯定,我衷心感謝兩廳院給我許多的傾聽與包容,以及許多支持與協助,甚至是溫暖。

臺灣第一個國家級的表演藝術中心,沒有前例可循,沒有人有經驗,甚至沒有甚麼念藝術管理的專才可以直接派上用場,我沒有在兩廳院任過職,但我相信兩廳院上上下下跌跌撞撞,隨著科技與人心,甚至得隨著政治,一路犯錯學習提升,成為亞洲,甚至說全世界的重要藝術中心,也是許多國際級的藝術家心目中的好劇院,他們從來不是「房東」,努力地在兼顧團隊租用場地之外,學習節目製作,開展藝術節慶,跨步其他如雜誌、圖書館、知識出版、售票系統、周邊商品等等業務工作。

團隊總有嘟嘟嚷嚷,嫌檔期少、嫌場地貴、嫌兩廳院花大把錢自製的節目不如己意…但就像家人間的吵吵鬧鬧,無非都是想要自己的單位或者大環境更好、更出色。

有感而發當然是因為近日來自紙風車李執行長投書與發言,甚至因此獲得新任立委重視,召開「兩廳院還給人民」記者會,我應該是「人民」無誤,兩廳院一直是我的兩廳院,我不知委員企圖把兩廳院交給「誰」?

最後我這位人民主張,兩廳院及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應該「還給『專業』」,這是幾年前朱宗慶主任奔走奮鬥讓兩廳院與現在國表藝成為獨立「法人機構」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