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黑暗騎士對法律的深入探討

12924415_10209027164213985_1622591204281598624_n文/Alex Lin

最近的女童斬首案,讓我不得不佩服蝙蝠俠:黑暗騎士對法律的深入探討

布魯斯韋恩:這些人(黑幫及小丑)越界了!
阿福:不,是你先越界了。在絕望之中,這些黑幫份子會轉向一個連他們都不認識的恐怖份子。
布魯斯韋恩:他們只是一群要錢的垃圾!
阿福:並不完全是,有一次我去緬甸看到一群土著,我們給了他們珠寶,但是事後我們看到這些珠寶被丟在地上。有些人就是想看著世界燃燒,他們並不是為了錢,而是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很有趣。

而後在里斯於CNN電視台上要發表關於蝙蝠俠是誰的時候,突然電視台傳來Joker的聲音:「我已經厭倦了玩蝙蝠俠是誰的遊戲,我看到一幅畫景,那裡的世界充滿著暴力跟邪惡,而警察跟蝙蝠俠只能一次掃掉一點渣渣,像這樣的樂趣何不大家來參與呢?現在開始,如果電視上的那個傢伙(指里斯)如果不在一個小時內死去的話,我就炸掉高譚市的一間醫院,哈.哈.哈….」

而在高譚綜合醫院裡,Joker對著受傷的哈維丹特說:「你們都是有計劃(指法律或規則)的人,戈登有計劃、蝙蝠俠也有計劃,看看你們的計劃把你們弄成什麼樣子?如果我今天炸掉一卡車的軍人或黑幫,那一點都並不讓人意外,因為那都是在人們的計劃之中,但是我要是說那個有點老兒的市長會死,那麼大家就會嚇的全身發抖!」

——

很多特赦組織及廢死聯盟常常會拿個案來說他們不得已而殺人,所以不能判死刑。然而,更多時候許多無差別殺人犯殺人動機只是覺得好玩,他們沉醉在於看到人們驚慌恐懼的樣子,就像慣性強暴犯強暴女性時最喜歡看到女性花容失色驚慌恐懼的樣子,因為這樣子他們才會覺得爽,更容易引起他們犯罪的興奮感。

今天討論死刑存廢並沒有用,因為死刑制度在台灣是存在的,主要是法官願不願意判他死刑並且執行死刑。這時候就存在模糊空間,只要殺人犯表現出「有悔意」的樣子,那麼法官就可以免去當膾子手。在蝙蝠俠:開戰時刻裡,小時候的布魯斯韋恩目睹他的雙親被貧困的歹徒槍殺雙亡而嫌犯被抓,而十四年後布魯斯韋恩拿著手槍要去法院聽證會殺死當年殺他父母的歹徒,因為他知道法官一定會認為歹徒有悔意所以釋放歹徒。也因為這樣瑞秋賞了他兩巴掌。

然而在影武者聯盟受訓日子裡,於結訓當天忍者大師帶著一個殺人犯,要他手持刀子砍死這名殺人犯,並且說:
「殺人就必須償命,這是天經地義,高譚市沒有救了,法律已經不能懲罰壞人,你必須親手殺死這個壞人。」最後布魯斯韋恩決定殺人犯仍需送交法律審判,因此搞砸了影武者聯盟道場。

蝙蝠俠系列的電影真的滿讓人省思一件核心的事情:

當法律不能保障好人時,人們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達成他們心中「正義」的目的?像布魯斯韋恩一樣決定遊走在法律邊緣,但仍堅持要將壞人送交法院審理?還是最後走向哈維丹特那樣,最後決定親手尋仇?甚至像丹恩要用核子武器直接炸掉高譚市,連同自己也跟著身葬?

蝙蝠俠就是一個代表,高譚市的法律和法官無法保護人民時,游走在法律邊緣的蝙蝠俠就成為正義代表。小丑的野心更大,把光明磊落的白色騎士哈維丹特推入動私刑的深淵,想讓人民對哈維條款及公正的法律完全失望。為了維持哈維條款,蝙蝠俠不得不背起殺死哈維丹特的罪名直到班恩的出現。

死刑絕對有存在的必要,問題在於誰來定讞、為何定讞,以及執行後的後果是什麼,如果簽署了之後自己就是直接殺人,但不簽署頂多被罵恐龍法官,反正他也不會因為不簽署死刑而遭到撤職,但其後果是帶來更多殺人犯的僥倖心態。從小女童斷頸案對照蝙蝠俠的劇情,法律不能有效保護好人及有效嚇阻壞人時,就如同我問的問題:人們會選擇用什麼樣的手段去維護他們心中的「正義」?

報復及毀滅往往是最爽、最快且最激烈的選擇,因為法律不能給他們保障。就像殺幼案一率處死,這就是最爽、最快的方法,因為法官不肯定讞且執行死刑。這也是廢死聯盟最大的盲點,死刑的存在及執行可以減少更多激烈的報復,一旦廢死後人們會尋著自己的手段去尋仇及報復,這下場反而比執行死刑殺傷力更大。

其實後來這名斷頭案的王姓嫌犯被送進看守所時,看守所所長早已放消息進去要雜役好好「照顧」王景玉,而在王景玉從地檢署移送看守所時,一大堆黑道份子早就在地檢署外面等待準備砸人了,這些黑道小弟是被動員叫去鬧事的,那裡是什麼正義的化身?

但是為何當時員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抓黑道份子?就是因為長期以來法官不願定讞死刑已經累積大眾相當的憤怒,加上連續發生兩件殺童案,致使民怨一口氣爆發,最後導致各種動私刑事件及民眾拍手叫好甚至說要給雜役加菜金、而員警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以後黑道更可以肆無忌憚「替天行道」甚至不受法律制裁,難道這樣有比較好?

殺人償命是要經過審判後才能決定,但是法官不願當劊子手時,會有更激烈的方法來代替法律及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