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這位自比蔣渭水傳人、誇大自己是所謂二二八受害者家屬(如果他是,全台灣有八成以上的人都是)、號稱要改造社會價值與文化的柯先生,選舉時,藉著網軍,肆無忌憚地操弄輿論,進行各種網路造謠抹黑以及自導自演一些所謂竊聽案栽贓對手,用盡一切不正當手段醜化對手,贏得選舉。

而他自己呢,卻是長期公帳私用,假公濟私;選前喊一堆所謂公平正義的漂亮口號,選後卻馬上一百八十度轉向,不但不打房了,而且還圖利建商;所謂改革,其實就是不斷針對他原先所謂的弱勢者,削減其福利,加重其經濟負擔。至於什麼居住正義有的沒的,其實就跟放屁沒兩樣,純粹選前騙選票,選後竟然馬上又是完全另外一套截然相反的說詞與作法。

而且,上台才幾個月,就頻頻出國進行所謂考察,鉅額花費,花起公帑,毫不手軟,甚至是前任市長的一倍,一點也不節省,同時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去玩,還是大隊人馬去考察個什麼碗糕。

尤有甚者,更不可原諒的是,以犧牲公眾利益為代價,荒廢既有的建設,破壞原本運作良好的市政,並且無中生有,不斷散播各種不實資訊與謠言,虛構所謂五大弊案,藉以操弄民粹,抹黑政治對手,抬高自己;一旦目的達成,就又偷偷改口,一切所謂揭弊指控彷彿只是一場囈語夢話。

至於自我膨脹到極點的所謂能力,什麼超英趕美,勝過新加坡,請問你信嗎?所謂市政,根本就是亂搞一通,不堪聞問。我敢說,隨便找個工讀生都能做得比他好。

他最擅長的就是操弄民粹,操弄所謂民主、公開與透明,玩弄一些極其可笑荒唐的所謂網路選舉(什麼i-voting的),以贏得某種純屬虛構的聲望與美名。在台灣一片腐爛的政壇中,要找到能力這麼爛、品性這麼差的政客其實還真不容易。荒腔走板的程度,大概也只有當年軍閥割據時期一些土匪軍閥可堪比擬。

而且,他好像認為自己不是在當公僕,而是在當皇帝,對待市府同仁就像在對待家裡養的狗一樣,動輒怒罵拍桌,不把人當人看,動不動就是要你去死要你好看。現在竟然還說什麼反對其某個市政作法的就要逮捕。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陳真

巷弄淨空 柯文哲:反對的要逮捕

作者張立勳╱台北報導

2016年3月25日

台北市去年推動「鄰里交通改善計畫」,解決違停並整頓鄰里合理停車空間,但多數里長不買帳,僅30個里報名,迄今也只有新營、大學、華聲里達到標準,台北市長柯文哲昨聽取報告後痛批,「有些里根本來亂的,就算要花費1億元都要做起來,反對要逮捕」。

柯文哲痛批,難道1樓反對、樓上贊成,或1戶反對其他贊成就不去做這件事嗎?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反對的就應該逮捕,最後,柯同意只要改善計畫完成度達80%,會親自到里內頒發匾額。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