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因為討厭中國人,而來認同原住民

文/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

任何歷史,一旦變成政治符號,就失去了真實性;任何研究,一旦變成媚俗,千篇一律走到相同的結論,就失去了探究的樂趣;

任何理念,一旦變成政治的召喚,就失去思想的獨立,而只是動員的工具。台灣史的悲哀在於此。在統獨言論霸權的爭奪中,它不再是父祖的血脈故事,而是交鋒的利劍。

許多「台灣民族論」者喜歡用血統論,來證明台灣是一個「新興民族」,有別於漢族,以取得台灣獨立的正當性。
而其依據即是『移民來台的漢族、不分閩南人、客家人,以男性居多,必然與平埔族或原住民通婚,所以『有唐山公無唐山媽』,以此顯示通婚之後,台灣絕大多數人都有原住民血統。如此就不是純種漢族。 』

然而這樣的血統論,源自於台灣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後,有個血液研究項目頗受矚目,就是林媽利教授陸續發表了一些數字,一路上走來從26%、52%、80%,最後指稱臺灣住民有85%具有原住民血統。

『此說一出,許多人都驚訝自己居然是原住民,紛紛表示認同;也因為是前所未有的「發現」,吸引媒體的注意,搏取了不少版面。』

■ 平埔血源和臺灣國族血統論平埔族群青年聯盟漫畫

但根據維基百科「林媽利」條的記載,人類學博士陳叔倬,以及西拉雅文化研究者、西拉雅族人段洪坤,共同在《臺灣社會研究季刊》上撰文,並針對林媽利的研究方法提出質疑:

「其一是,數據前後矛盾。在人類組織抗原方面,林媽利所聲稱的臺灣人體內單倍型來自原住民的比例從13%(2000-2001年)變到52%(2007年);在線粒體DNA方面,則是由26%(2006年)變到47%(2007年)。

其二是,歸類標準有選擇性。依照她的絕對寬鬆標準,只要研究對象的母系血緣、父系血緣、組織抗原這三個基因系統中有一與原住民相同,就被歸類於「原住民血統」之列;
但她對「漢族血統」的判定卻相當嚴苛,必須三個基因系統都不含原住民基因才能納入漢族範疇。若用同一標準衡量原住民血統和漢族血統,則可得90%的台灣人有亞洲大陸血統,而85%的台灣人有原住民血統,但林媽利只選擇性公布了後者。」

對於兩人的質疑,林媽利始終沒有正面回應,而是以轉移焦點的方式影射、抹黑他們是被中共操控的學者。
我們不能否認複雜歷史下台灣人對於自我原住民血源的認同, 但只利用特殊的遺傳指標排列、或 Y 染色體與粒線體 DNA 上獨特的變異來確認我們與祖先的關聯性,這不僅僅是實驗室中的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政治問題;
在我們社會中,誰會去進行檢驗?誰提供這種服務?給予遺傳數據意義者又是誰?
這儼然不僅只是遺傳或是生物研究,同樣也是政治運動,因為這牽涉到個人與族群、種族、或國族群體意識之間的擁抱與背離。

『八年前,段洪坤也在臺南縣政府「再現西拉雅學術研討會」上發表〈當代吉貝耍西拉雅人的祀壺信仰與族群認同〉論文,指出近年來,許多臺灣國族運動者刻意營造出臺灣人都有平埔血緣(沈建德 2003,林媽利2007),以區隔和中國人的不同,反而造成平埔運動的負擔。』

對於平埔正名運動抗爭了二、三十年的族人而言,平埔族群同樣也歷經了和現今官定原住民一樣的歷史傷痛,身分遊走在原住民與漢人之間無地自容,平埔正名追求的是人權尊嚴,也渴望尋求在台灣的歷史定位。

■ 85%論的謬誤與缺失

(1)最後林媽利統計出85%這個數據時,是有嚴重瑕疵的統計方式,而且他也忽略了一些基因人類學的基本原則,像是說,並沒有什麼「基因」是真正能夠代表「某個族群」的,頂多只能聲稱某些基因在某族群當中出現的比例有幾%之高。

(2)關於閩南人跟客家人的血液研究成果上,其實跟中國學者在福建廣東做出來的成果相差無幾。中國那邊的結論是「福廣一帶父系基因90%以上跟北方漢人同源,但母系基因為南方百越族群」,但是林媽利卻直接說閩南人客家人的基因是純百越。

(3)原住民的血統、基因成為了國族主義者消費的對象,同時也成為平埔正名/復名運動的負擔,更不用說在這樣去脈絡化的操作下,對於真正的平埔運動、平埔部落沒有試著去深入了解,使得族人真正的心聲就這樣埋沒在政治權力鬥爭,資源分配的聲浪中,又有多少不公義的歷史要這樣被國族主義掩埋了。

■ 台灣人對於自我認同的掙扎與矛盾

有部分人的邏輯是「台灣可以獨立就好,利用了原住民的基因血緣又何妨?」的消費心態。
但在多數情形下,這些人也是無知的。

一來,他們已經深深陷入了無謂的國族情感糾紛,而忽略了現代國家構成並不單就以「血統」為要素;

二來,在資訊極端不充足的情形下,他們顯然對原住民族的歷史演變到現在的處境,面臨的各種議題都不是很瞭解,造成他們誤認為拿血統來切割也無妨,甚至覺得被原住民批評得莫名其妙,殊不知自己的行為已經嚴重侵犯原住民人權。

表面上看來這份論述尊重了、甚至認同了原住民的母系血統。但從一些平埔族群的立場來看,我們可以發現,漢族不僅娶了他們的女性,使部分平埔族群的文化傳承幾近中斷,連同他們的血統代表性都要據為己有,這樣,就可以號稱代表了台灣,擁有台灣。

明明是一個外來移民者,卻號稱代表這個土地的原來主人;
不僅霸占了土地,還要霸占他者的民族代表性,這未免太過份、太不厚道了吧!

即使是美國人,已經獨立了的國家,那些歐洲來的移民後裔,也不敢聲稱他們是新興民族,因為他們擁有美洲原住民的血統,所以他們是美洲原來的主人,可以代表美洲的原住民族吧。

這種基因建國論,跟兩岸中華一家親的論述本質沒有什麼差別,一樣只在乎同文同種不在乎差異和不公義的歷史,一樣都是把原住民族當作是國族主義的棋子罷了。

平時對原住民族的受壓迫處境沒什麼關注,需要塑造台灣國族的時候就吃原住民豆腐,如果你真的認同自己的原住民血源,當原住民族權利受到侵害時,你挺身而出了嗎?你身為台灣人你真的了解原住民了嗎?

台灣獨立是多數台灣人的主張,無可否認,但在追求台灣獨立的過程中,是否還要繼續依附在血統論的架構下去與中國做切割呢?
還是有更高的價值(民主、人權、獨特文化與認同)可以去追求?

我想這是每個台灣獨立支持者都需要更加深思的議題。

=========================

附註:
1.https://zh.wikipedia.org/wiki/林媽利#.E4.B8.BB.E8.A6.81.E7.A0.94.E7.A9.B6
2. http://69.65.19.160/~nodomain/xwh/13/12/43207.html
3.楊渡,〈寫一種有溫度感的臺灣史〉,2015 年發表於《中國電子報》。
4.詹翹,2015 年 8 月 16 日發表於臉書。
5.陳叔倬、段洪坤,〈平埔血源與臺灣國族血統論〉,2008 年 12 日發表於《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第 72 期。
6.陳以箴,2015年9月2日發表於臉書

  • Solely Lee

    作者所言甚是。台灣獨立,不過是用来争權奪利的工具而已。台灣自蔣經國之後,本有很好發展的機會。可惜給岩里政男搞壞了。

  • JB

    當一個喊著學術回歸學術的團體,卻大言不慚做著他們批判的偽造歷史的工作,甚至連證據都有經過看不見的手的抹拭,這是一個國家人民的悲哀,更是一個國家教育的失敗。
    實際上考察很多那些教授所謂的「台灣文化本土起源說」,本身就有很多矛盾點,單看我們是不是願意走出這個被人故做設限的框架,不少經不起考驗的東西很輕易就能被戳破。比如,民間尪姨信仰,所謂本土派一直說是起源於平埔族,然而對其源頭眾說紛紜強加附會,最後論者在結尾一錘定音,都是某某黨某某外來族群的迫害,才使這種文化失去淵源,這是多麼簡單又多麼廉價的族群鬥爭工具啊!?然而,對岸閩地不少地方有所謂的「紅姨信仰」,「紅姨」跟「尪姨」在不少閩南語裡的發音是一樣的,所以我再看到對岸的朋友提到「紅姨」時,直接下意識想到台灣的「尪姨」,這兩者真的毫無關係嗎?
    再來,很多本土語言研究者所謂「源自平埔族」的詞彙,我在跟對岸閩南語復興運動的有志人士交流時,也發現這些詞彙不是只有台灣有,我提出那些教授的「台灣本土起源論」時,往往得到不少反對的聲音。交流越多,我越不敢將那些教授的研究拿出來說嘴,實在丟臉丟過了台灣海峽。
    要搞本土文化運動可以,但請不要用偽造證據強加附會的方式來稿,這種手法只會適得其反。

  • Hashi Riya

    寫得很好,但這麼學術的論述沒人會理你。你要記住“大字報法則“,几個字就要把對方鬥臭。

    林媽利就很懂大字報法則。平民百姓誰在乎真相?

    舉例你可以說:林媽利口中的原住民血統在中國南方到處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