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虐」–兒科醫師永遠的痛

文/夏主任兒童加護重症經驗交流

受虐兒統計_中國時報我是一個兒童重症醫師,每天為了徘徊在死亡邊緣的小寶寶,與病魔奮戰!就在大家進入夢鄉的現在(3月29日凌晨零時),我剛在醫院為一位急需洗腎、剛滿月的小嬰兒找到血管置放了一根透析雙腔導管。

為何我已經工作16個小時,還不趕快回家睡覺?還有精神寫文章?因為我非常氣憤!我氣憤的是台灣小孩已經愈來愈少,還有人要殺掉這麼可愛的小孩?我氣憤的是,就在剛才,我的朋友竟然LINE來一張照片,照片中一個小孩趴倒在地上,滿地鮮血,然後我看不到小孩的頭!

去年5月29日,台北市某小學,一名8歲小女生,被歹徒伺機在廁所割喉殺害。媒體大肆報導,接下來的1個多星期內,我們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加護病房就接 獲6名受虐到重傷害的嬰幼兒,超過平常全年類似個案的1/3!他們受虐的方式五花八門,有被大力搖晃到顱內出血的、有被重擊到內臟出血的、有被遺棄在家中 餓死/餓到昏迷多重器官衰竭的、有被餵毒藥的…。其中一半,三位小朋友從此沒有再醒來。

殺人有沒有模仿效應?虐童有沒有連鎖效應?絕對有!我已經在擔心!按照我們媒體一貫鍥而不捨的傳統,我們網路鄉民迅速慷慨分享的美德,這個新聞還有照片擴 散的速度、幅度、廣度、深度,有可能造成一波模仿的風氣。就在我們擔心「腸病毒71型」疫情來到以前,就要面對「兒虐」的疫情。

「兒虐」,是一個「瘟疫」!最近幾年,每年被通報兒虐並且成案的就有將近2萬人(不包括沒被發現、或是很可能是———但是證據不足沒成案的黑數),死亡人數平 均約30人,如果加上疏忽造成的,數字還要加幾倍。2003年SARS來襲,台灣死亡50幾人,全國醫療疾管體系就如臨大敵,全國總動員;那對這個每年死 亡人數不亞於SARS的瘟疫「兒虐」,我們的態度應該是怎樣呢?

我們誠摯的為這遇害的小朋友哀悼,我們衷心希望被害的家庭能走出陰影。同時我們呼籲媒體朋友自律,呼籲網路鄉民自律,不要再傳播有關這起命案的細節、詳情、血腥照片與作案手法。台灣的小孩好可愛,但是已經愈來愈少,不要再減少他們的數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