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半衰期」

民進黨零檢出先給非理工科系的同學科普一下,所謂的半衰期,就是某一種特定物質,其濃度或質量或效用,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遞減,至其原量的一半時,所需要的時間就稱作半衰期。這個名詞最早用於放射性元素,比如碳14,在一個生物體活著的時候,因為與外界交通,故其碳14的量和大自然相同,但死亡之後碳14的量就開始減少。碳14的半衰期大約5千年,因此我們如果找到一個化石,測其碳14的存量,利用公式反推回去,就可以估計該化石的年代。

話拉回來,政治人物有沒有半衰期?我覺得有,但是不像自然科學那麼簡單。若是我們直接套用半衰期的公式,把政治人物的半衰期訂為「支持度下降至原有的一半」 所需的時間,那麼這些民選首長的半衰期,恐怕都不到兩年,而且位置越高的,民調落得越快。比如說馬英九好了,第一任總統上任之時,他的支持度是66%,不過一年半,已經落到33%。但是第二任總統他還是選上了,這代表政治人物的半衰期,不能單用支持度硬套上去計算。

那麼,怎麼樣去衡量政治人物的半衰期?我覺得,當一個政治人物發號施令,可人家已經不當一回事,甚至當笑話看的時候,就是半衰期的來臨。以 馬英九為例,半衰期就發生在他第二任的中期,當時馬的聲望已經大不如前,而他出手開除王金平的時候,不免讓人精神一振,以為馬終於要展現魄力了。可是後來 砍王之事鬧了個灰頭土臉,馬的虛張聲勢不啻被看破手腳;後來馬為服貿一事對立院黨鞭說:「服貿不過唯你是問!」,結果卻引發了太陽花,從此以後,馬已經到 了再也沒有人能夠寄予希望的地步,只等著下台一鞠躬了。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是一樣,2014年年底他以一個政治素人,痛宰連勝文,入主首都,被封為「柯神」!當時不曉得多少政治人物往他靠過去,其如日中天的聲望連他自己都飄飄然,不只一次透露出未來選總統的想法。然而不過一年半,大家已經拿他當笑話看, 看看大巨蛋他怎麼收拾,看開發案沒有廠商投標他怎麼辦,聯開宅、南港機場、美河市這些名詞,都成為柯文哲揮之不去的夢魘。柯文哲明顯已經到了半衰期,更慘 的是現在才第一任,民進黨已經不靠過來了,連姚文智都說要下場熱身了,表示很多人已經不把柯當一回事兒了。這正印證了我在他當選的時候所寫的:

「今天有八十五萬票讓你躍上高位,只要你做不好,做不到,明天等著你的恐怕就是萬丈深淵!」預知柯市長紀事

好了,那我們請問,還沒有上台的蔡英文呢?我非常擔心,蔡英文比馬英九柯文哲更慘,她的半衰期,很可能會是「負」的──也就是說,她還沒有上任,大家已經把她看破手腳,準備看她出洋相了。別看如肯亞事件似乎立委還在罵馬政府,可是人民顯然已經在想:如果是民進黨政府,會怎麼樣?同樣讓老共帶走,還是同樣把人搶回來就放掉?

拒吃美豬類似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護照貼紙好了,你蔡英文政府總該有個態度吧?又比如服貿監督條例,結果跟張慶忠「三十秒送院會」的結果一模一樣,你蔡英文政府總要解釋一下吧?現在準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黑心油就是由其治下的屏東開始的)說「哪有能耐不開放」美國含瘦肉精的豬肉,一堆人──尤其是當時誓死抵抗美豬進口,大罵官員混蛋的立委──全都崩潰了蔡英文講清楚吧,你所屬的民進黨,到底算是個什麼?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的變色龍,還是為奪政權可以不擇手段的詐騙集團?這些事情,蔡英文遲早要面對的,你現在還可以躲,等520就職之後,就無處可躲了!

人民歡呼著迎接你登上高位,當把你趕下台的時候,他們也會用同樣的方式歡呼。」這是拿破崙的肺腑之言,證諸古今中外的政治人物,真是歷歷不爽。原因無他,人民沒有變,是你變了;人民沒有更聰明,是你騙不下去了。只是,還沒有上台就跛腳,還沒有就職就過了半衰期,古今中外還真是少見。

堅持零檢出

民進黨反瘦肉精遊行,堅持零檢出

田英奇(2016/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