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病人需要醫療,不是壞人需要制裁

文/政變後的寧靜夏午

其實萬華,尤其是龍山寺附近,是很適合作一些社會觀察。有一次在龍山寺捷運站上廁所,忽然一位精神異常男子對廁所所有人大聲咆哮(我很確定是精神異常,因為他大聲嚷嚷長篇大論,咬字還清楚,但我沒有一個字聽得懂)。

我上完廁所做的第一件事:去告知捷運警察,請他們處理。他沒有攻擊人,但是我不知道他怎麼樣,報警是對他好也是對捷運站其他人好。

也是萬華,常常在青年公園遇到一位中年女子,一看到男生就跟你借錢,說自己被家暴,其實大家都知道她精神方面有問題。偶爾她也會去附近診所騷擾別人,不過她太有名,大家也習慣。後來她被送醫後就沒出現了。

政大搖搖哥_大紀元

政大搖搖哥日前遭強制送醫。(圖/大紀元)

我不會太抨擊把精神疾病以公權力送醫的行為。如果你是做生意的,店裡天天有這樣的人來鬧一回,我想大家也受不了。可是這些朋友不是壞人,而是生病了。他們需要醫療照顧,不是制裁。更何況如果你有看過他們的家庭,其實我還滿替他們的父母心疼的。

政大搖搖哥也許有適法性的問題,這交給法院。但是在這之前,有誰關心他們的醫療人權?過去幾年台灣人只關心阿扁的精神狀態,還搞到23個中研院院士連署(然後現在又像核子潛艇一樣安靜)。

他們是病人,不是壞人。他們需要醫療,不是制裁。

我不反對公權力協助他們就醫,但是要合法,而且應該配合整體社會安全制度來做。至於在幫政客護航的那些朋友,省省吧,你只是要挺柯罷了,至於他們的醫療你根本不在意。想想也挺悲哀的,為了挺一個沒有政績的政客,你們可以右翼成接近納粹的程度,你媽要是知道應該很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