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6

若將台獨、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

我常想,若將台獨、平反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主張特赦因貪污入監的陳前總統?空洞的能源政策?媚日親美的外交策略?煽動人民的街頭路線?自我矛盾的兩岸關係?

除此之外,我看到的是過去八年凡事必反的「稱職」反對黨角色,和再之前八年執政乏善可陳的政績和漫天烽火的外交。

在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的舞台劇中, 身著舊式軍服的演員再次強調了228事件中當時的部份歷史。228的歷史真相如何?至今眾說紛紜未有定案,而舞台劇中只單一強調濫殺無辜的情節,難道這就是新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若新政府只是不斷消費228,截取片段的史實,無怪乎難平有以正義之名行清算鬥爭之實的議論。

新政府大力鼓吹轉型正義,要釐清過去歷史中所有的不公不義,那麼陳前總統的319槍擊案以及尹清楓上校命案,是否要以相同的精神,即便「動搖國本」也要使之早日真相大白?具有選擇性和針對性的轉型正義,這樣的轉型正義不是清算鬥爭是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臺灣目前還有什麼優勢可以吸引外資?

馬政府時代,經濟不佳是致命傷。這幾天新政府的新作風,看在跨國企業眼裹恐怕更加心驚膽跳:與世界前幾大經濟體之中國大陸未來經貿關係應只有糟和極糟二種;確定廢核,未來要不缺電,要不電價大幅上漲;勞工工時縮短,國定假日確定完全不調低,再次增加營運成本;新政府上任後,幾天內將前朝的政治經濟政策皆全盤翻轉,表示這個國家政治風險極高,任何政策可能在四年或八年就會大改變,而且變的方向可能都不是企業樂見的…

台灣到底有什麼可以吸引外資的,這個問題愈來愈難回答。想來想去仍只有人好,食物好吃,工資低。我們在實務界工作的人,錯過了二三十年前那個經濟上升的時代,這就是命吧,認真工作,顧好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這眼球時代總把人生的句點讀成驚嘆號的開始--淺談錢鍾書與其妻楊絳

近來稱頌楊絳的文章無數,好似我竟然漏讀了一代大師似的,最覺納悶的是,除了少數文化圈裡的人士對她有所了解與敬重,是理所當然外,楊絳在如今已認同異化的台灣,卻得到某種洗版臉書的關注,是一莫名所以的現象。

於是興起了去看看錢鍾書1998年底去世時,台灣究有什麼反應?由於沒有什麼工具,我查閱了聯合報的資訊系統,證實那年12月21日即錢氏故去後兩天,曾以14版全版多面向地進行報導,隔日在副刊又有一整篇幅的錢鍾書一生的整理。那年我去了好幾次北京,竟不想,那時北京還有個錢鍾書,只不過他已臥病在床,正準備要撒手人間了。

看起來,台灣並不淺薄,起碼錢鍾書辭世,這裡也要做一些懷念文章,有一點表態,否則豈不是顯現連個基本水準都不復存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我們多自由跟卸任的馬英九總統

第二個想說的是我所仰慕的馬英九。我仰慕的國內外政治領袖不多,當代或近代人物中,甘地不算的話,金大中應該排名第一,馬英九亦名列前矛;善良,溫和,理性,正直,文明,能力好,知識豐富,聰慧,行事嚴謹,守法,清廉,幽默,生活單純,無私,勤奮,踏實,平實,低調,樸素,平易近人等等等。除了守法守得有點守過頭以及尊重體制尊重得好像腦袋有點硬硬的不轉彎之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缺點。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居然會出現這樣良善正直的政治人物,我只能說是一種特例。

當然,我知道我這樣講恐怕又要惹禍,這島上沒有幾個人會認同我講的,而這恰恰也就是我要說的問題癥結所在,就如同我三十年前闖禍的那本講義中所引用的那段話:主流媒體總是煽動我們去懷恨那些一心善待我們、為我們付出代價的人,卻同時操弄我們去崇拜那些藉著傷害社會大眾利益來謀取私利的人。馬英九恰恰就是這段話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一個極其罕見的良善優秀正直清廉的政治人物,竟然就這樣硬是被「白白布染到黑」,硬是醜化抹黑造謠羞辱得簡直臭不可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廢核?擁核?台灣的核能發電何去何從?

以目前科技水準,技術最為成熟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效能仍遠不及火力或核能發電;以核四機組裝置容量而言,相同發電量太陽能板面積需達120平方公里,幾近台北市面積272平方公里的2/5,相當於11個信義區大小,而太陽能板面積再廣,也難以彌補其夜間不能提供電力的先天缺陷;風力發電機則需要四千座才能取代核四,其數量足以環島一週,尚且不論風力發電受自然環境因素影響而有發電量不穩定的特性。其他如水力發電、地熱發電、潮汐發電等,發電容量皆十分有限,或同樣受到大自然因素影響。

此外,汽電共生亦是發電的一種形式,其原理簡單來說是利用發電或工業製程中的廢熱發電。汽電共生能大幅提昇用於發電燃料的效率自30%至60%,但汽電共生不論是先發電式或後發電式,其能量來源仍不脫火力或核能,可視為發電或生產系統的附屬裝置,因此發電容量亦十分有限,目前只佔全台總發電量不到5%。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親日台灣人哪像日本人?

在爭取自己國家利益時,日本政治人物們可以放下黨派成見一致對外,絕不犧牲國家利益做為政治鬥爭資本。但是台灣那些自認為親近日本的泛綠人士,不論是政治人 物還是媒體人,卻都能很輕挑的說出拋棄領土發言,或是為了鬥爭政治對手而要討好外國勢力。然而日本並沒有對民進黨做出任何承諾,要給民進黨多少好處,或是利益交換。民進黨就單方面,努力的給足日本政府面子。

日本對民進黨這些行為當然是非常滿意,因為民進黨的論述完全符合日本利益。民進黨卻還能沾沾自喜的「驕其國人」說:日本政府對民進黨比較信任,台日友好。

只要比較對於領土的珍惜程度,就可看出泛綠人士與日本人完全不像,泛綠人士沒有寸土必爭的精神,沒有面對強國不卑不亢的尊嚴,沒有任何鬥志。自認為親日、友日、知日的泛綠人士,其實是連一點點的「日本魂」都不具備。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美國是否會在大陸武力攻台時協防台灣?

獨派人士堅信美國會依照<台灣關係法>防衛台灣。而在此一美國國內法中第二條第二款指出,「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臺灣的前途之舉 — 包括使用經濟杯葛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請注意,美國所做的將只是嚴重關切;換言之,在<台灣關係法>中找不到任何一項條文規定美國在必要時需出兵協防台灣。在民國43年與美國所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早在民國69年終止,以台灣關係法取代之,原因 是什麼?因為美國與大陸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在此之後,美國於民國71年甚至與大陸簽訂八一七公報,旨在對大陸承諾逐步減少美國對台灣的武器出售。

在美國與大陸簽訂八一七公報前,為了穩定與台灣的關係,美國前總統雷根提出了六項保證(並未立法):

1.美國並未同意在對台軍售上設定一個結束期限。
2.美國並未同意中國之要求,對台軍售必須事先與中國磋商。
3.美國無意扮演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協調人。
4.美國不同意修改《台灣關係法》。
5.美國並未同意變更,美國對台灣主權的一貫立場。
6.美國不會對台灣施加壓力,使台灣與中國進行談判。

其間隻字未提美國將會以武力防衛台灣,而且這是同時討好台灣和大陸的兩面手法,原因是什麼?美國自身的利益,因為武器出售能為美國帶來巨大的收益,同時能讓位處於第一島鏈的台灣做為美國軍事的馬前卒,分擔美國的國防成本。
若美國是一個以國際道義優先於自身利益的國家,則美國不會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身份,默認大陸取代中華民國成為常任理事國。

若台灣是美國的傳統堅定盟邦,美國不會在當年與大陸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郭位致馬總統的信(全文)

中研院有待革新再造。長期而言,中研院宜單純並虛級化,院本部當以院士為主體,認可獎勵傑出研究,以提供國家科研文教政策為主;研究所及中心並無專屬研究 生,宜檢討,重點併入各大學以利推行教研合一的理念,兼且有助科研導入社會、遠離綑綁手腳的困境。社會關注中研院之發展,鈞座若有疑問,則尊敬不如從命, 本人本著之前服務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高級管理團隊的經驗,樂意交流,詳述當代國家及科研管理的態度與實踐。

本人出生成長於台灣,教研於美歐,以外地之人,應聘出任香港城市大學校長,總有感觸。大道直如髮,春日佳氣多,心存故土,理當尊重邀約,表陳建言。然而社會紛亂,大道不行、小道橫行,正直誠信之建言者,反陷流言攻詰之境,有違學術獨立自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郭位校長致中研院院長遴選委員會的公開信

近來有關中研院院長遴選的諸多惑眾謠言,真真假假,廣泛見諸報章媒體,而無中生有者亦多。加之,在遴選過程中,惡意抹黑,政治陰謀不斷。在台灣,教研機構重「選舉」輕「遴選」,有把權術運作為職志,無論專業道德,只問派系立場,凡此困擾社會,助長分化,有違台灣福祉,絕非本人所期冀。為解疑慮,回歸理性行事,在此鄭重退出遴選,要求不呈報本人給總統為遴選委員會的推薦人選之一。任何人能循正當過程,提報任命,本人必定支持。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對於一個政治中立如一的讀書人來說,台灣的政爭如野草蔓延無所不在,令人憂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將隨機殺人歸因於「社會」僅是滿足論述者的主觀好惡而已

所以,把這種犯罪事件「去個人化」或「社會歸因化」,然後再以此論點反過來合理化自己的廢死溫情論述,這種套套邏輯終究只是滿足論述者自己的主觀好惡而已。

這種個人性大規模或隨機殺戮行為,本質上是任何在心理上走上邪路的正常人都可能會作的事情。由於成因複雜,而且每個個案都不完全相同,所以沒有任何犯罪學者、心理學者或精神醫師,能夠靠幾個簡單的衡鑑工具就診斷出誰屬於「高風險群」。這才是這類案子難處理的原因。

我同意心理或精神健康安全網,社會安全網與經濟安全網,這三塊是我們可以作的。但問題是:今天的臺灣哪裡沒作了?基本上,歐美福利國家該有的福利安全制度,我們幾乎都有了;而且我們也已經用盡了我們所有能夠擠出來的政府預算在這些方面了。如果對於現狀不滿意,覺得國家仍然應該提供更多的安全與福利,則麻煩請支持增稅,而且必須要支持讓我們的租稅負擔率上升到至少25%的程度(那就是等於是要double目前的稅負)。

如果不肯增稅,卻還整天嚷著政府這個沒作、那個沒作,我只能說:去你的。只肯出兩百塊,卻想搭頭等艙,而且還指定俊男美女空服員全程噓寒問暖。這種事情,作夢比較快。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在你定義孔子是不是哲學家之前,你首先得問問自己夠不夠格

孔子與《論語》更多的,可能是在回答HOW的問題。比方學生問孔老師,什麼是「仁」啊?孔子不是在「定義」「仁」,而是在說,如何能夠接近「仁」這種美德,所以顏淵問「仁」,孔子告訴他要「克己復禮」,這個「克己復禮」,不是定義,而是如何做。

這類型將孔子與《論語》視為接近「德性倫理學」的觀點,像現在在美國任教的中國哲學研究學者余紀元就這麼認為。

所以,簡短的做個小結,到了這個時代,還在先射箭,再畫靶,說孔子是西方某些形式下的哲學,再說孔子不是,再說孔子錯在那,根本就是欺負孔子是死人,一來 孔子根本沒說過自己在談哲學,二來現在的學者也不這樣說,這樣的討論除了顯示出某些哲學系統的意識型態之外,或許也顯示出台灣哲學研究的自我窄化,畢竟很 多中國研究者,早在上個世紀末就跳出這套思維模式,把中國哲學或是中國思想推往不同的研究層次去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廢死邏輯:應當同情教化蚊子,因為吸血是牠迫不得已的本能

很遺憾,廢死論者倒果為因、似是而非地認為,刑罰應先站在教化的目的考量,要絕對教化不能,才有可能進入量刑的窠臼,但如此一來,將致前述條文與刑度設計形同虛設。因為人豈能僭神功,僅憑卷證斷人死生?所以根本不可能斷定人是絕對教化不能。

如果說法官不能人僭神功,那麼被告呢?他豈能在恣意之下取人生命而受到法律保護?

法律保護每個迫切需要它的人,公平地對待他們,不因為是被害人或是被告有所區別,當然這只是理想。

然而天平再怎麼傾斜,也不能悍然拒被害人於不顧,而完全傾向被告,誠然他的訴訟權利該被重視,不因為他犯下滔天大罪而應該被草草處理。

從另外的方面來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把兇手宰了也一樣,破碎的家庭永難再獲笑顏。但是,這是公平審判的結果,不是探討教化問題。易言之,是他該得的,如果沒有犯錯,怎麼樣也不會被侷限在陋室一隅,嚴重時還要施以戒具,被當成「犯人」對待。沒錯,你是個犯人,就該受犯人的對待。

當然處遇也不能與人權相悖離就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在路的遠方看見光》

在台灣,偏鄉教育一直都是件有待耕耘的事,而耕耘這件事的人,不只是政府或學校單位,它可以是每一個人。紀錄片的旁白說道:「有一群人,不管山有多深、路有多遠,他們總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努力的將『閱讀』這件事,帶到孩子們的身邊,希望能夠藉由閱讀為孩子帶來改變命運的力量。」故事裡頭可以看到來自不同 地方的熱心人士,他們抱著同樣的信念與熱情,默默為孩子們付出。他們比我們更瞭解那些需要被關心的地區,明白那裡的孩子們面臨怎樣的現狀,而孩子們需要的 又是些什麼。因此,他們多年來持續把「閱讀」這件事,轉化成一種能量,傳達給孩子們,因為唯有對閱讀產生興趣,孩子們的學習才會有最大的昇華。而終究,孩 子們會因為閱讀而擁有力量,因擁有力量,而能扭轉自己的命運,走出和辛苦生活的長輩們不一樣的路。

「閱讀」既然是人生道路上如此有力量的處方,那我們究竟要如何使用呢?導演丟出了答案──「陪伴」。並非所有的人,天生都會對閱讀感到興趣,但孩童們都有喜歡聽故事和仿效大人的天性,因此,只要多花些時間和耐心,陪陪孩子們,和他們一起讀書,說說書裡的事情,或是聽聽他們對於書中內容的想法,就是最好的陪 伴了。尤其偏鄉地區的孩子,在這方面更需要社會大眾的關心,他們往往因為父母到外地工作或各種不方便,無法給予適當的家庭教育來伴隨他們成長。在他們身邊 的所見所聞,以及媒體的衝擊下,使得他們容易產生自卑、退卻或沿襲親人的心理。而這便是我們需要去耕耘、去扭轉的。網路、紙本、數位,這些都不是關鍵的伴讀元素。孩子們最需要的,其實是每一個和他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能夠和他們互動,引導他們去愛上閱讀以及探索這個世界。因為閱讀,他們會知道他們 有更寬廣的路途,有更多樣化的選擇與未來,終有一天他們會把這份愛的能量,化成照亮世界的光,繼續影響社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什麼是「臉書」?

我們對媒體不只仰賴也有期待,所以當媒體沒能為社會帶來力量而是亂象時,我們只能不斷怪罪,因為在過去媒體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人們覺得不公平又無可奈何,只能渴望著自己也能擁有力量。

直到網路出現後,我們有臉書、有社群,成為了一個全民媒體的年代,媒體不再由少數人掌握,力量終於來到每個人手中,我們可以不再只是無奈地怪罪,而是可以自己決定為社會帶進什麼訊息,創造怎樣的影響。

如果我們渴望更幸福的生活,期待更美好的社會,現在應該是一個最好、最有希望的年代,因為你就是媒體,你就是力量,當然這也代表著這個社會好壞,每個人都又著無所遁逃的責任,因為我們使用媒體的方式,決定了社會的樣子。

網路年代,全民媒體,重要的不再是擁有力量,而是你怎麼使用力量、怎麼走進社會,又怎麼對待身邊的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鄭捷求生,晚13分鐘?

根據現行法律,三審定讞,就是確定,就可以執行,
至於非常上訴或再審,可以提,
但並沒有停止執行的效力,
不然鄭捷也可以找律師一直提一直提,20年後還在提,
鄭捷永遠死不了,
那判決確定就沒有意義了~

當然,這次鄭捷執行過於快速,
甚至連再審或非常上訴的機會都沒給,
難免被詬病,
不過說實話,這種罪證確鑿不可能是別人幹的的案件,
能夠提出什麼非常上訴理由或再審理由,
足以推翻原判決認定?
我是很好奇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詐騙犯跟漁夫同時落水,請問民進黨救誰?

那些個為肯亞的犯罪團伙叫屈,將大陸警察正義執法叫做「非法擄人」的渾蛋們,看見他們的主子日本幹下了真正的擄船勒贖,將自己的同胞一清二楚,就只是辛勤地討海捕魚的活兒,當成犯罪,硬生生的抓走,卻竟然一句話也不敢吭。這是什麼撈什子的正義?是哪一種卑鄙無恥的沈默?

這群下流的,就像年輕時雪歌妮薇佛穿著機器裝,終於打趴的那一隻隻的噁心的,一被打爆時就會流下綠色的汁液的「異形」,這時怎地都藏在陰暗的角落,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些人幾乎以為自己的無恥的行徑,無人可以揭穿,無人可以看透,他們大概以為全島的人都吃他們那一套智商只有20的邏輯,這種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將台灣當成一個低能的社會,而他們則跟肯亞案的那一群詐騙集團一樣,屬於可以將別人騙得團團轉的高貴族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給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公開信

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還說「因為自己在美國待很久,覺得成年子女的財產是不能講出來的」。

很抱歉,翁院長,美國非常多學術機構或大學,在研究者與廠商間關係的利益衝突揭露規定中,都要求必須揭露成年子女(adult child)是否持有該業者股票。不僅是政府所屬或公立機構如此,即使連一些私立機構為了維護學術公信力與避免爭議,也一樣會如此。舉個例子︰底下第一則留言的連結是我友人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剛填過的Conflict of Interest Disclosure Form,您和您前兩天開記者會說您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護主幕僚們,一定看得懂。

堂堂中華民國政府所屬的最高學術機關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的自我要求與解讀,連美國一間私立大學都不如,您在美國待了那麼久,您覺得如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中研院的問題豈止在翁啟惠院長?

自從中研院副院長上禮拜在立法院公開表示:依據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雖然「二等親」持有股票須揭露,但是「依據經過律師審訂的條文,『二等親』不包括『子女』」,這在國內律師界和法學界就引起一片嘩然!因為我們無法相信,有任何只要曾經念過法律系大一的律師或法律學者,竟然會有可能給中研院這種「法律意見」!

事實上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條文前後矛盾、文字用語模糊、規範目的不清的問題,早在浩鼎事件發生之前,四年前這個內規剛公布的時候,我一看到就忍不住詢問中研院法律所的幾位朋友:你們中研院法律所的陣容如此堅強,有這麼多優秀的法律人才,尤其還有多位對於生醫倫理、研究倫理格外有研究的特殊人才,怎麼你們院裡會訂出如此粗糙可怕的內規出來?

他們搖搖頭說:我們自己中研院法律所的人給高層的「法律意見」根本不被重視啊。只要我們的意見讓高層不喜歡,他們就會去院外尋找能讓他們「喜歡」的法律意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錯的不是美豬,而是以為人民比豬蠢的政黨

民進黨在野時的確是稱職的反對黨,凡事都反,凡事做盡做絶,如今執政却要收拾自己的爛攤子。到時執政一如台北市柯市長的風格,所有的錯都是前任市長的錯,忠孝東路公車引道一上任就拆,何等意氣風發,曾幾何時,送市府預算中又將忠孝東路引道的建設編入。

前立委朱高正說,「國民黨是爛黨,民進黨是亂黨」,這句話現在看來是真知灼見。

在我看來,一個是笨蛋,一個是壞蛋;國民黨為了得到利益被騙,民進黨為了得到利益去騙。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晶球只能包乳酸菌,不能包幹細胞

我︰「小姐,我念的是陽明大學,我知道甚麼是幹細胞。」
騙︰「陽明大學…我們的幹細胞是口服的…」(真的是歪國人,不知道陽明是啥)
我︰「口服細胞是要怎麼經過胃酸浸泡不會死啊?」
騙︰「對,沒錯!您說到重點了,我們的幹細胞是有晶球保護,可以抵抗胃酸…」
(腦海快速閃過︰晶球幹細胞!!!你這個死白癡、臭騙子,你以為你是在賣優酪乳嗎?就算過了胃酸,細胞是要怎樣從小腸進到血液?就算進到血液,是要怎樣通過血腦障蔽進到腦部?就算進到腦部是要怎樣到對的位置進行對的分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