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造勢與民意

我常刪一些綠色生物的留言,始終感到很不解,為什麼這島上綠油油的人那麼多,卻從未見過一個稍微會講點道理的人?真是從沒見過。抹黑謾罵造謠的就不說了,水平好一點的,好像永遠也都只是使用各種修辭 (而非議論),藉以宣示 “我方神聖立場”,或是表達態度(例如表達對你的不屑),或是表達某種唯心式的道德誡命 (例如你應該愛台灣國、愛什麼鄉土之類),或是自以為很理性很正義地講一些難以想像的蠢話,好像連一點點道理也講不出來似的。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種極度拙於說理、甚至直接以抹黑造謠取代議論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跟台灣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選舉有關,因為選舉玩的就全是這一套,絲毫不講究以理服人(台灣人哪會在乎什麼道理或政見),而是著重在「造我勢、損敵勢」;彷彿只要想辦法製造出一種「聲勢」,創造出一種「印象」,然後我方就勝利了似的。於是你看,這樣一些長久以來被選舉洗禮長大的人,他永遠只會寫上幾句零零星星星的傻話,無非就是損你,笑你,罵你,抹黑你,或是通常都是乾脆直接造謠。

比方說,他要打擊服貿,他根本完全不會跟你談什麼服貿條文,直接造謠就行了。比方說,自由人渣報說服貿只要一通過,台灣將有四、五百萬人會失業。另外還有一說是:服貿只要一通過,至少一千萬個骯髒邪惡的大陸人就會合法登陸台灣,取得選舉權,藉著人海戰術,往後將贏得台灣每一場選舉。比方說,民進黨要打擊ECFA,他就說,這下完蛋了,我們美麗乾淨的公園與街道將到處會被骯髒沒水準的陸客給拉屎拉尿,甚至還喊出爆紅的順口溜,說只要ECFA一通過,台灣女人將嫁不到老公,台灣男人將統統失業,至於我們的小孩,個個將會被下放黑龍江勞動改造等等。

於是,一時之間,這些用台語發音、充滿押韻趣味的順口溜,取代了一切有關 ECFA 的理性議論;誰敢說一句ECFA的好話,誰敢揭穿一句謠言,誰就是敵人的同路人。然後,這些純屬瞎掰的謠言紛紛四處流傳,變成一種主流思維風潮,誰敢跟風潮站在對立面,誰就是敵人,其心可誅。

人們並不是真的個個都笨到不知道這些是低能謠言,重點是,台灣人有這樣一種一窩蜂的強烈性格,他相信:只要能打擊敵人,只要能傷害對手,只要大家起鬨,鼓成一種風潮(所謂 “造勢”),誰還管它是不是謠言;對人們而言,謠不謠言根本不是問題,真相究竟如何更是絲毫無關緊要。

很多人,特別是大陸方面,對於台灣普遍有這樣一種很深的誤解,他們認為島內主張台獨的人很多,幾乎是壓倒性的。但這絕非事實。我的看法是:態度上比較積極主張統或獨的,大概都只是一小撮人,全部加起來絕不會超過一成的人口,搞不好連零點一成或零點零一成都不到。其它 99.9% 的人其實可統也可獨,隨勢搖擺的。
首先,你要知道,台灣人有一種非常強烈的一窩蜂從眾性格,爭先恐後,很怕落單,很怕落人後,很怕因此吃虧倒霉,絕不成為犧牲品。這一切仍然還是跟所謂 “造勢” 有關,當某種所謂的 “勢面” 逐漸形成時,台灣人就會一窩蜂趕緊往那個勢面靠攏,爭先恐後,唯恐落後會吃虧。台語所謂的 “西瓜偎大邊” 就是這個意思,西瓜一切開,總是倒向比較大塊的那一邊。人們之所以倒向 “勢面大” 的那一邊,並不是因為他經過一番深思熟慮而得出那樣一種理想或主張,而是因為他很會看風向辦事,風往哪吹,他就趕緊往哪一窩蜂轉向,深怕落單會吃虧或倒霉。

老實說,在台灣,我還沒見過幾個台獨;當然,我也沒見過幾個統派。我說的是一種確實具有深刻統獨意識的人士。非台獨不可的非常稀少 (我幾乎不曾見過三個以上),非統一不可的當然也不多;99.9% 是 “正常人”,也就是往哪邊靠其實都可以啦,只要我有好日子過就行。當大家都說統一好,我就會跟著說好;反之亦然。

因為島內權力爭奪,這十幾年來台獨 “聲勢” 搞得如此浩大,大家當然也就會一窩蜂跟著所謂 “勢面” 走,但這畢竟只是一種製造出來的 “聲勢”,一種流行,而非骨子裏的信念。這就如同戒嚴時期,幾個人會反戒嚴?每次都嘛百分之97或98的人支持戒嚴。
我想對岸應該也差不多,賺錢比較要緊,誰還管你台獨不台獨?所謂百分之85的人支持武統,但是,假設今天領導改口說,台灣獨立有助於兩岸關係進一步正面發展,難道還會有百分之85的人抵死不從、非打仗不可?當然,大陸有民族主義情結,統獨意識應該會比台灣高一些,但若要說什麼百分之85的人主張打仗,我想那是胡扯;不反對領導派別人(不是派我) 去打仗,並不等於我主張非打仗不可。你若把問卷調查的題目改一下,答案必定截然不同。

看過台灣各種追逐流行現象的人應當知道,台灣人受鎂光燈影響很深,媒體說哪裏有什麼好吃的東西爆紅了,馬上就會大排長龍不惜排隊排上三天兩夜也要買來吃;或是什麼哪個地方的郵筒被掉落的招牌給砸歪了,爆紅了!馬上變成稀世國寶,數千人排隊搶著瞻仰。可是,當爆紅聲勢一過,就算免費請你去瞻仰一個撞歪掉的郵筒,你恐怕也會考慮考慮,謝謝再連絡。

你看柯大帥也是一例,明明一個極不適任的無能蠢蛋,選舉過程中惡行昭彰,卻硬是透過媒體造勢給捧成神,捧成民族救星,可是,如今利用價值沒了,鎂光聲勢迅即消退,再加上其個人荒腔走板的各種政治操弄,竟然把台北市政給弄得要死不活,這時候,那些所謂狂熱的支持者,難道還會繼續狂熱下去,繼續捧他為神?一冷一熱,難道這是因為柯大帥本身有了什麼改變,以致於聲勢消退?當然不是。因果必須倒過來看才對,你應當說是某種政治勢力,透過主流媒體,硬把一個笨蛋給捧出來,於是群眾立即應聲追逐膜拜。全盛時期的柯大帥,甚至誤判情勢,曾經很得意地說 “全世界的領袖都搶著要認識我”。其實,一旦造勢造神的利用價值沒了,狂熱的善男信女們便也馬上跟著轉向。
你看,反服貿期間,各個大學甚至高中校園的學生們,連夜也要救國,又是心急又是心痛,緊急到這樣一種地步:我甚至還幾次看到成大校園深夜裏,男男女女一夥夥人,那麼晚了還不睡,穿著大腸花的制服,正在熱烈研討如何拯救台灣脫離這個危急存亡的危險關頭;另一邊還有人小跑步,說要趕著去搭夜車,北上支援佔領立法院的同志們;一時之間,個個反服貿不離口,”反服貿、救台灣” 之聲不絕於耳。

可是呢,如今綠色的主子們拿到中央與地方的所有政權了,馬上改口說貨貿與服貿對台灣都好重要啊,歡迎陸客來台啊,怎麼可以不來呢。這時候,難道你以為會有幾十萬個大學生衝出來 “反服貿、救台灣” 嗎?別傻了,當然不會。別說幾十萬人,連幾個人也不會有。

難道你以為這時候還會有大學生有興趣在深夜校園裏熱烈聚集談論什麼服貿嗎?當然沒有,他其實自始至終都不曾讀過服貿的條文內容;他從來都不是真的對那些東西有興趣,他只是聞聲起舞,當主流媒體要他熱血沸騰,他就會像個茶壺一樣,馬上沸騰給你看,至於沸騰的原因是什麼,”茶壺” 會在乎嗎?

基本上,群眾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只是各國之間也許稍微有點程度上的不同,但其易於操弄的本質卻是一樣的。你看美國在侵略伊拉克之前半年,認為伊拉克對美國或對世界和平構成威脅的美國人,只有個位數的百分比,只有寥寥無幾的人認為伊拉克對於世人是個威脅。但是,經過西方主流媒體的一番操弄,渲染其所謂違反人權或女權的問題,迅速把海珊給妖魔化,甚至還英美聯手捏造所謂 “伊拉克發展大規模生化毀滅武器” 的假證據,英國首相布萊爾甚至還瞎掰說海珊的生化武器在45分鐘內就可以打到歐洲,瞬間殺死歐洲幾百萬人口。結果,不到半年的時間,支持侵略伊拉克的所謂美國民意,竟然高達八成。

我的意思是說,”民意” 這種東西是根據 “主流政治需要” 及 “極少數人利益” 所製造出來的東西。當權力人物說法改變,所謂民意就會跟著變。絕大多數人是不關心什麼國家大事、沒什麼立場的,個人利益最重要啦。檯面人物如此,一般大眾當然也是如此,兩者的差別只是在於:後者是前者藉以謀取私利或藉以發展國家既定政策的工具。民意其實就像 Baruch Spinoza 所說的那顆石頭,他說:”石頭如果會思考,一顆被拋往空中的石頭,它會以為自己會飛。”

說到底,一切表面上彷彿是屬於一種內部的對抗與鬥爭,其實都必須放到一種國際框架的是非善惡上來看。一切表面上彷彿是什麼民意展現的東西,說穿了就是看誰掌握了麥克風,掌握了鎂光燈,掌握了話語權。至於統獨問題,其實就是:一個茁壯中的中國,對抗一個無惡不作的血腥美國和一個正迅速重新走向軍國主義路線的日本。在這樣一個鬥爭中,衝突一觸即發;你可以對之有各種詮釋與思維,問題是,這樣一些詮釋與思維究竟是你自己的一番成熟思慮?還是它僅僅只是一種型塑民意與造勢的結果?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