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玩民主

國民黨如果會搞民粹,我馬上買一串鞭炮來放!普天同慶,天佑台灣!既然我們要玩民主遊戲,其實民主不就是一種民粹嗎?我不相信有什麼「理性的民意」 VS. 「不理性的民意」的區別。所有民意基本上就是一種被塑造的非理性結果。也許這不一定是一種 「必然」,但你恐怕也很難在現實世界找出反例。我很難想像有一種民意是能夠超越於、並且領導或足以改變既定社經權力結構的。

國民黨的問題就是它太不民粹、太不民主了,它總是想當一個(自以為)理性、(自以為)善意的指導者,但群眾所需要的卻是群眾語言,一種非關理性的認知與情緒。這於是註定了國民黨越是改革就越會趨於滅亡。

我當然不是說國民黨應該學習民進黨那樣整天主動製造並散播大規模謠言,蓄意混淆一切是非。我是說,如果一個像民進黨那樣的詐騙集團,永遠都能訴諸各種謠言謊言或純屬瞎掰的一大堆美麗理想來獲得壓倒性的民意支持,那麼,為什麼我們不尊重並且支持這樣一種所謂偉大民意的落實呢?難道民主不就是應該這樣嗎?

我們如果要玩民主,就應該承擔它的後果。我相信,只要我們把謠言謊話或純屬瞎掰的美麗理想當真,騙子也許就很難再繼續騙下去。在這個意義上,堅持所謂民意不但有其重要的道德價值,而這也恰恰就是我們每天老是掛在嘴上、大家所熱愛並引以為傲的所謂民主不是嗎?難道民主不是看結果,而是看過程的理性程度來決定民意歸屬?這是專制思維,不是民主。

一個黨,如果每天經由散播與捏造各種謊言謠言來獲得壓到性的民意支持;一個黨,如果長年灌輸給社會大眾某種所謂偉大的理想與意識形態(例如反中,例如台獨),並且也確實因此獲得壓倒性的民意支持;當這樣一種謊言與謠言如此粗糙而根本不值得任何有點大腦的人的信任但卻反而獲得壓倒性民意支持時,這意味著這恰恰就是人民所要的,為什麼我們要自以為比人民更理性而去和廣大民意作對呢?

個人當然可以有其不同見解,不需要附和主流民意;乃至一個黨當然也可以選擇一條所謂理性而正確的道路但卻趨於滅亡,但是,假若一個黨,面對這樣一種 理性絲毫無關緊要、理性絲毫不可能起任何作用的社會情境與人民,那它為什麼不讓這些長年以來不斷宣揚、使得人們滿心渴望的所謂美麗夢想一一實現呢?你根本 從來不去實踐它,怎麼可能揭穿或認清其內在理性本質之良莠?

馬英九當初就是犯了 “太不民主" 的錯,人民明明依其政策主張賦予他壓倒性的民意與權力,但他卻根本不去使用這些合法賦予的權力,反倒自我閹割,反倒全盤向綠營的那些鬼話靠攏或迎合,企圖做一個所謂 “全民的總統",但天底下有這種百分百的總統嗎?百分之七十五的民意還不夠讓你實踐理念嗎?你不去使用這樣一些經由壓倒性民意所賦予的權力來貫轍你既定的 政策主張,其實那才是真的反民主。

在民主的概念下,民意是沒有所謂對錯的,更沒有所謂理性與非理性。我並不喜歡民主,也不相信民主,但是大家既然喜歡玩這一套,我也只好認了。但你若 要玩民主遊戲,那我跟你說,民主遊戲就是這麼玩的。簡單說就是,你的鬼話鳥話謊話既然因此獲得壓倒性的民意,那你就有 “義務"(放大一萬倍)去執行你那些所謂美麗的理想,要不然民主是民個什麼碗糕?

國民黨的問題是缺少氣魄和決心,它就像所謂網友那樣,只會發什麼酸文,耍耍嘴皮,擺擺姿態,灑灑口水,非常娘。它的問題在娘,而不在於它要求民進黨應實踐民意所付託的那一切所謂美麗理想。哪怕是實踐一種鬼話鳥話,理應也是所謂民主社會的一個基本原則;那是一種義務,而不是一種每次都只是讓你隨便說說 就算了的東西。

希望我有說清楚這些想法。

這二十幾年來,台灣真是被民主搞得只剩半條命,整天都在選舉,彷彿政治就是一群人渣,整天在那邊吵鬧喧囂鬼扯造謠,藉以騙取選票,而人民就像一群乖馴的綿羊,在一定的時間放風,放你出來投個票,撒撒尿,吐吐口水,讓你以為自己彷彿還真是個主人呢。一旦投完票,基本上就沒你的事了,再把羊群趕回農場裡,等著下一回投票的來臨,屆時羊兒們又能享受一下民主的歡樂與自由了。

這樣一種 “民主" 的確把台灣害得可夠慘的了,殺傷力恐怕不亞於大陸的十年文革浩劫。於是,很多人不免開始緬懷起蔣家王朝的安居樂業。但是,如果我們要把這樣一種傷害歸咎於民主,我想那也未免想法太粗糙幼稚了點,也許你只能說,我們是被一種 “假民主" 所害,買到水貨了。哪天,如果有個騙子賣你一個比方說勞力士名錶,很便宜,但是戴沒幾天就壞了,這時候,你能怪勞力士嗎?當然不行,是你自己買到冒牌貨,關勞力士什麼事呢?

民主也許就跟鬼一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鬼究竟應該長什麼樣,但我知道什麼 “不是" 鬼。同理,我不知道什麼 “才是" 真民主,但我知道什麼是假民主。羅素就曾一再指陳美國是如真包換的假民主,他說,美國的政治權力基本上是世襲的,永遠都只是在有錢人和軍火商之間世襲更替;這回你贏,下回我贏,但不管誰輸誰贏,基本上整個政權始終牢牢固固穩穩當當地控制在一小撮人手裏;不管誰當總統,基本上都只是一種執行長,執行背後真正權力結構者的意志,維護其利益。

台灣方面,倒是沒有這種 “大格局";台灣的所謂民主,基本上就如阿扁所說,只是選舉 “美國在台軍政府" 的一個夥計而已;所謂總統的權力,其實連美國在台協會的一個低階官員都還比不上。這也難怪當年阿扁因為貪污被抓時,竟然越洋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美國法院宣布台灣的法律無效;阿扁說,台灣的法院沒有資格審判一個隸屬於美國在台軍政府的執行長。難道你以為阿扁瘋了嗎?他不但沒瘋,事實上這恐怕是他這一生做為一個政治人物所講過最誠實的一些話了。

我知道我講這個沒有市場,台灣人不會相信。這就如同我常引用的 Baruch Spinoza那句話,他說:"一顆被拋往空中的石頭,如果它會思考,它會以為是自己在飛。" 你恐怕很難讓石頭相信不是你在飛,你並沒有這個自由意志,你只是被人拋往空中的一顆石頭。民主外部形式與內部結構的問題就姑且不談,就光說它 “理論上" 應有的基本運作吧,大家住這島上肯定不陌生,選前漂亮話滿天飛,謠言謊言如雷灌耳,而且還會搭配所謂社運團體或什麼碗糕公民團體的激情演出,可是,一旦選完,所謂美妙的理想與夢想,就像放屁一樣,了無痕跡,彷彿根本沒有這回事。奪得權力的人,愛怎麼搞就怎麼搞,愛怎麼轉彎就怎麼轉彎。

你看,那位林全不是說了嗎,他說,這是一種 (x它媽的) “滾動式" 政策。也就是說,他今天可以一下說非往東不可,否則就是賣台,明天可以突然轉西,否則就是台奸,後天可以瞬間又往北,否則就是不愛台灣,所謂政策是根本說不準的,可以一下滾到這裏,一下又滾到那裏;明明完全矛盾的東西,他還是照滾不誤,謂之滾動式政見。操它x的你還能在所謂民主政治上找到比這更無恥下流的話嗎?這就是各位所熱愛的民主?天底下有這種x它媽的民主理論?是不是往後每個詐騙集團萬一被抓,也都可以以此來辯護說他們並沒有行騙說謊,他們只是提供滾動式的各種說法讓你上鉤而已。

我要說的是,這恐怕連三歲小孩也看不下去,人家幼稚園或小學生選班長,會出現這種滾動式政見嗎?柯大帥也是來這一套,選前說的跟選後做的,完全相反。但你卻沒法掌握這些手擁大權的人下一步究竟是要幹嘛,全然不可測。天底下會有這樣一種民主形式是滾來滾去完全不可測的嗎?難道選舉純粹就只是一種滾動式的說謊造謠大賽?騙子會這麼胡搞瞎搞當然不令人意外;讓我很不解的是,天底下怎麼會有人說這就是民主,並且為之驕傲不已?

再說,一大堆漂亮政見,如果獲得壓倒性的民意,卻始終從來都不去實踐,永遠都是選前選後隨便可以滾來滾去隨他高興,那我真的不知道民主是什麼碗糕?這樣一種 “民主",究竟有何意義可言?與其採用這種滾動式民主,我覺得,不如選個黃道吉日,各黨派出代表,相招來去媽祖廟擲骰子,既省錢,又公平,而且更不會造成內部撕裂;看是要比大小還是比偶數單數都行,願賭服輸,皆大歡喜。而且,我敢保證,擲骰子的可預測性,絕對會比滾動式民主高出很多,因為你只要計算一下期望值,大概就能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前途將往何處去。

民主若要說它有什麼好處,也許好處之一就是在於它的可預測性;你能知道,奪得權力的人將會做哪些事。但如果奪得大權的人卻說他選前只是在放屁,他將會不斷滾動,那麼,請問這是哪門子民主?這就好像農場主人今天、明天或往後的每一天將幹些什麼,全然說不準,隨便他滾來滾去,農場裏的綿羊管得著嗎?這就是所謂民主,所謂回歸理性?

理性就跟道德之為物一樣,我們始終無法確切掌握道德的實質內容究應為何方為道德,但我們至少可以掌握道德的各種外在形式,藉以排除那些 “不道德" 的贗品;理性亦然,比方說,我不知道究竟統或獨才是理性,但我知道,滾來滾去是很荒唐的。理性就如同真理,我們不一定要對特定真理內容採取立場,因為我們畢竟不可能確切掌握真理內涵,但我們至少可以掌握它之所以成立的基本形式,從中排除那些滾來滾去的贗品。

更重要的是,如果壓倒性的民意所支持的無數美妙理想,幾十年來從不實踐,我們如何知道取捨?難道每幾年就來胡扯鬼扯吵鬧一番,然後奪得權力與暴利之後就又開始自由滾動?媽的,天底下有這種理性?有這種民主?各位的修養真是太好了。擔任這種 “民主國家" 的領導,真是比管理一群綿羊或管理幾隻狗還要容易許多。我們家阿憨就沒這麼好對付,我如果在飯前對她說出通關密語 “七逃逃" (台語 “出去玩" 的意思),萬一我吃飽飯後卻沒有履行諾言,她就會在地上撒尿,製造洪水抗議,或是發出哀嚎悲鳴,企圖啟發我的良知。連狗也知道話不能亂說,說了就要盡力做到,更不用說它媽的什麼滾來滾去的政策那般無恥了。倒不是說你非得一一做到不可,但你總得盡量試著去做吧,而不是從來都只是講話像放屁,或是當成一種攻擊他人的武器。

 

—–續——–

相對於原理或本質或原則或現象或基礎等等等之深得我心,我向來很不喜歡談論個案,因為任何個案必然涉及許多實證性細節;你如何可能不進入複雜的、無數的、難以窮盡的細節而能夠談論個案?其複雜程度,使得它在談論上極為困難。就好像你要談論精神分裂症本身並不困難,但你要談論 “某個人" 是否有精神分裂症卻極為困難,因為旁人無法進入當事人的各種身心與生理資料細節,更不可能輕易掌握任何一個人極其複雜、難以窮盡的生命史;當旁人對這一切細節根本無從掌握其億萬分之一時,他事實上也沒法客觀評價與分析;他只能在你所提供的極其有限、而且是經過高度篩選及理論化或故事化的資料中去理解。

特別是當 “個案" 牽涉到所謂科學時,恐怕就更難有個定論了。我們都知道歸納法很不可靠,在不同事件中企圖建立起所謂因果關係,事實上近乎一種迷信,只是迷信得比卜卦擲茭也許稍微高級一點點而已。比方說,在我念醫學院的時候,書上說,胃潰瘍是胃酸造成,研究上,兩者具有高度正相關。臨床上也發現,胃藥 (即制酸劑) 確實可以治療胃潰瘍。這樣一些彷彿無可置疑的科學結論,在經過將近一百年之後卻發現,也許幽門桿菌才是胃潰瘍的病因,而非胃酸。2005年(?)的諾貝爾醫學獎,於是就頒給了兩位其實早在八零年代就發現幽門桿菌的研究者。

但你若問我,這是真的嗎?幽門桿菌真的是胃潰瘍的病因嗎?其實我也只能說天知道。為什麼?因為我們是在談論科學,而不是談論宗教。科學若跟宗教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的話,那就是科學是說不準的,每一個科學理論都是暫時的,未決的,等待被否決的,畢竟它不是一種邏輯演繹,它缺乏一種確定性(certainty)。宗教有確定性,但實證科學沒有,更不用說那些基於歸納與觀察、純粹透過極其有限的一兩個研究的單薄結論了;那樣一種研究,怎麼會是顛撲不破、不容質疑的真理呢?一百個實證研究,恐怕會有一百個不同的結果不是嗎?

再舉個例,剛去劍橋頭一兩年(1998年左右),曾看過一些七、八十歲或更老的阿嬤,返回劍橋領取遲到了半個多世紀的畢業證書。為什麼?因為以前女生是沒法接受高等教育的。以我所屬的King’s College為例,直到1972年,女生才首度被允許註冊為 King’s College的學生。如果以整個劍橋大學31所學院來講,第一個正式註冊為劍橋學生的女生是在1947年。更早之前,十九世紀末,女生一開始頂多只能旁聽,不許發言,只允許在一旁以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男同學們在課堂上辯論。許多年後,才允許女生們參加考試,但就算考得再好也沒有學位。這也是為什麼直到20世紀末,當她們已從荳蔻年華的少女變成白髮蒼蒼的阿嬤時,總算才能返回母校,領取遲到了半個多世紀的文憑。

據說,當年第一批女學生進入大學校園時,男學生的反應非常激烈。不是性激動哦,而是激烈的義憤,聽說還有抬棺抗議的莊嚴場面,哀悼大學已死,哀悼原本神聖的大學,如今竟然被聰明才智矮男性一截的女性給污染了。當時的主流思想認為,女生憑什麼接受高等教育?當然不行!女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害處可多了!不但危害家庭!!搞不好還危害人類文明!!!這聽起來很荒唐,很 “意識形態",但不管任何時候,主流一方總是能透過所謂科學來 “證明" 其偏見或意識形態乃是有憑有據的一種科學理性。當時許多研究 “證實",女生接受高等教育很可能危害其身心健康,進而傷害家庭穩定與價值等等。
這聽起來很好笑,但科學史基本上就挺有趣,很像一本笑話史。比方說,看到躁鬱症的病人逃跑,大家追啊追的,害得病人不小心掉到水溝裏。把他救起來之後,咦?原本亢奮的躁動情緒竟然平穩下來了。於是,科學家就 “發現" 這樣一種治療:把病人綁在椅子上旋轉,一邊轉,一邊用水桶往他頭上澆他冷水,讓他情緒平穩。另外還有什麼憂鬱症的病因原來就是夏天做愛做太多了啦;還有什麼頭皮有瘀氣,要畫破頭皮,把隱含憂鬱的污濁血液或氣體給排出來,做為一種治療。不會吧?!太搞笑了!但是,科學不就是這樣嗎?在無數的可笑錯誤中不斷推翻前例,企圖找到一個最接近真理的結論。

但是,Chomsky曾提出這樣一種極其悲觀的科學圖像,他說,也許科學就好像一個喝醉酒的人,鑰匙掉了,於是他在路燈下拼命找啊找的,但很不幸,不管他怎麼找都不可能找到,因為那把遺落的真理之鑰,並不是掉在有路燈的這一頭,而是掉落在我們的理性所無法企及的對街黑暗那一頭。

我之所以講這些,只是一個開場白,只是想說說所謂科學理性是怎麼一回事。之所以講這一段,主要是因為看到修亮姐所引用的這位黃士修所推崇的所謂科學理性,實在非常不科學,非常不理性。這位我所敬佩的 “核能流言終結者" 黃士修先生,他講的底下這些話,在我看來,表面上鼓吹理性,事實上卻純屬流言。他說:

日本2011年 311海嘯發生核災變的福島農產品,"除了加嚴標準之外,更採用逐批檢驗的方式來確保安全。日本國內有許多餐廳採用福島的米與蔬菜作為食材,福島的農產品也早已能出口到國外如歐盟等地。各國政府之所以開放福島農產品,憑的是科學的證據,而不是任何不理性的恐慌。臺灣在國際社會上本就處於弱勢,任何一個有國際觀的政黨,都應該要在平等、尊重、理性的基礎上廣結善緣、爭取支持。如果今天臺灣不能夠理性地給福島農產品公平的待遇,將來如何期望其他國家給臺灣公平的待遇?如果國民黨為了政治鬥爭,選擇用謠言製造更多的風評被害,傷害無辜的福島民眾與農漁工作者,所謂的人權豈不只是空談?臺灣已經陷入政黨惡鬥太久了,這個社會需要的是理性的政策對話,而不是逢政敵必反。我們要求國民黨文傳會立即撤下這張圖,並且發表公開道歉聲明。知錯、認錯、改錯,國民黨才能成為真正的制衡力量,也才是全民之福。"

你如果要談理性,談科學證據,那就根本不應該講什麼 “台灣在國際社會處於弱勢",所以應該開放日本福島農產品進口,以 “廣結" 什麼 “善緣"。這是一種政治交換,一種非理性的政治盤算,怎麼會是一種科學證據或科學理性呢?

至於說什麼 “日本國內有許多餐廳採用福島的米與蔬菜做為食材",這算哪門子的科學理性?那豈不是也等於說仍有許多日本餐廳根本不敢使用福島的產品做為食材。事實上,就我所知,大約至少有一成六的日本人,至今對於福島農產品仍有高度疑慮。我的家人,三十幾年來就住在距離福島大約兩百公里的世田谷區,兩個姪子姪女都是日本人,一句中文也不會講。據他們說,福島核災變之後,他們家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得搭車到更遠的地方尋找安全的食物。那時候,我還陸續寄了幾箱乾糧到日本給他們,怕他們搶不到安全的食物吃,因為他們說,食物一上架,往往馬上就會被搶購一空。他們還說,日本政府對自己的國人很好,安全健康品質又好的食物統統留給自己的國民吃,有問題的或品質差的食物,就外銷到鄰近國家比方說台灣來。我跟他們說,台灣正好相反哦,我們台灣人都會把好的農產品外銷拿去賣,至於品質爛的,就留著給台灣人自己吃。
我當然不是要以此做為一種證明 “福島農產品有問題" 的什麼科學理性的證據,我不至於這麼 “單純"。如果要這樣議論事情,哪能議論出個什麼所以然來?我只是要說,如果這樣一種什麼 “日本國內有許多餐廳採用福島的米與蔬菜做為食材" 的說法也能算是一種科學理性的話,那麼,我或任何人,難道不是可以舉出一百倍或一千倍、一萬倍更多的反例不是嗎?

至於什麼 “廣結善緣" 或什麼要有 “國際觀"、不要欺負日本農民、要 “尊重" 日本農民的什麼 “人權" 云云,就更荒唐了,有沒有輻射污染跟什麼國際觀或欺負農民、廣結善緣有什麼關係呢?至於所謂 “早已能出口到國外如歐盟等地",其實也不過是去年 (2015年) 才有限度開放。這樣一種所謂 “別人都開放了,所以我們也應該開放進口" 的理由,又怎麼會是一種科學理性與證據呢?依此 “理性",美國人整天吃含有瘦肉精的豬肉,所以我們也應該趕緊開放進口買來吃,才叫做有國際觀?才叫做尊重美國豬農的人權?
事實上,相較於台灣社會的習於唬爛與做假,我還是比較佩服日本人做事的誠實與嚴謹 (可惜這樣一種美德這幾年顯然正在迅速敗壞中,比方說日本汽車耗油量長年以來的數據造假)。至於福島農產品及豬肉等等究竟安不安全,究竟有無輻射超標,去年二月的 “Nature" 期刊有篇文章如下:

http://goo.gl/XLsc4P

這文章倒是十分肯定日本政府的努力,所以也因此招來一種是否偏頗的質疑。但是,即便是這樣一篇高度正面肯定的研究 (該研究發表於"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結果證明依然還是有輻射污染的疑慮。而且很奇怪的是,超標輻射污染的檢出率,並非逐年下降,而是一會兒升,一會兒降。高達 4%,低則是0.2%。而且,研究中還提到不同食物具有不同的輻射污染程度,其中以豬肉和菇類的汙染程度最高。
我想請大家捫心自問,假設你去超商買香菇或買豬肉,眼前架上有來自福島的以及不是來自福島的,請問你會買哪一種?我不相信你會說有人做過研究,證明福島農產品或肉類的輻射污染超標比例不過才3%或4%,所以根本不用擔心,因為我們具有科學理性。請問這是哪門子科學理性?如果你選擇買不是來自福島的農產品或豬肉,我能罵你是 “非理性的恐慌" 嗎?我能說你糟蹋日本農民的人權嗎?

講到科學理性,記得多年前,曾應邀去成大參加一個好像也是有關科學方法與理性的座談會,會後我寫了一篇好幾千字的文章在這留言板上 (新版巴勒網據說會有針對留言板的搜尋功能,屆時一搜應該就有),批評當時跟我對談的一位中研院學者 (在我看來非常迷信) 的所謂科學理性。在台大雲林分院工作時,也曾遇到一些自以為很懂科學方法本質 (實際上十分幼稚可笑) 的外科系教授,同樣讓人感到很不可思議。這讓我深深有一種感覺:一個人也許很會開飛機,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懂得有關飛行的物理學原理。同理,一個人到菜市場買菜每次都很會殺價,買到的菜既經濟又實惠,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懂得經濟學。科學也一樣,科學和 “科學哲學" (philosophy of science) 基本上是兩回事,就好像 “形上學" 英文叫做 metaphysics (後設物理學),但它跟物理學畢竟是兩回事。一個好人,道德品性特佳,但這並不意味著他能懂得極其抽象艱澀的道德哲學;一個渴望理性的人,並不等於他很有理性;一個以 “終結流言" 自我期許的人,同樣也不意味著他所講的不是流言。
陳真

==============

黃士修

《還沒真正在野 就開始跟風搞民粹的國民黨》
2016年5月3日,國民黨文傳會臉書「國民新聞吧News Bar」貼出一張圖,諷刺蔡英文準總統還沒上任,就一路髮夾彎甩尾轉變立場。圖片內容是日本著名怪獸電影角色哥吉拉,對著蔡英文手上的水果噴出放射熱線,水果籃上面並有白血病、癌症等字樣。
沒想到國民黨還沒真正在野,就開始跟風搞民粹,更牽連遠在日本的無辜福島農民。如果已經被選民接連教訓的國民黨,還不懂得思考如何用政見、理念、視野、格局來說服社會大眾再一次地接納與信任,只想模仿民進黨過去以謠言製造恐慌的手段來打擊政敵,這個政黨就應該被持續唾棄直到徹底反省。
許多人往往被福島縣的名字所誤解,福島雖名為縣,但面積事實上有臺灣的1/3大,許多地方與發生事故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相距遙遠。日本對於福島農產品,除了加嚴標準之外,更採用逐批檢驗的方式來確保安全。日本國內有許多餐廳採用福島的米與蔬菜作為食材,福島的農產品也早已能出口到國外如歐盟等地。各國政府之所以開放福島農產品,憑的是科學的證據,而不是任何不理性的恐慌。
臺灣在國際社會上本就處於弱勢,任何一個有國際觀的政黨,都應該要在平等、尊重、理性的基礎上廣結善緣、爭取支持。如果今天臺灣不能夠理性地給福島農產品公平的待遇,將來如何期望其他國家給臺灣公平的待遇?如果國民黨為了政治鬥爭,選擇用謠言製造更多的風評被害,傷害無辜的福島民眾與農漁工作者,所謂的人權豈不只是空談?
臺灣已經陷入政黨惡鬥太久了,這個社會需要的是理性的政策對話,而不是逢政敵必反。我們要求國民黨文傳會立即撤下這張圖,並且發表公開道歉聲明。知錯、認錯、改錯,國民黨才能成為真正的制衡力量,也才是全民之福。
參考連結:國民新聞吧News Bar
【蔡英文髮夾彎!日本輻射食品也要來了?】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